duzhanch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zhanchi

博文

滇情难却(3)

已有 5437 次阅读 2014-7-5 16:10 |个人分类:科考科研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云南, 科考, 紫胶

 

第三次入滇记事

 

题记:1967年,第三次入滇,参加中科院紫胶考察队,历时五个月,考察地区为玉溪专区诸县,翻越哀牢山。

 

1966年下半年,正当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之际,为落实“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最高指示,有关部门决定,与备战有密切关系的紫胶考察上马。

紫胶是一种树脂,为胶蚧科昆虫-紫胶虫所分泌。由于云南省是我国紫胶的主要产区,所以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前期,中科院就先后组建过中苏科学院紫胶工作队和中科院西南地区考察队紫胶分队,对紫胶老产区,包括景洪、思茅、临沧、德宏、保山等专州,即云南省西南部进行了考察,对发展紫胶生产曾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尽管如此,紫胶作为国防、电气等工业不可替代的辅助原料,还是供不应求,仍需大力发展。为此,国家林业部军管会生产指挥组给中科院综考会来函,要求继续进行紫胶考察,于是中科院紫胶考察队再次应运而生。

就专业而言,我原本与紫胶队无缘,因为所学与所从事的研究,均距紫胶甚远。紫胶虫的寄主植物多为木本,而我此前的研究对象以草本为主。两类植物的生物学特性及其利用者截然不同。没想到,自决定组建紫胶队后,与我同居一室的紫胶队老队员-黄瑞复,以其渊博的学识,深厚的植物分类功底,每晚给我深入浅出地讲解紫胶虫及其寄主植物的相关知识,由此渐渐对其产生了兴趣,萌生了参加紫胶考察的念头。再者,我家庭出身不好,性格内向,开会只带耳朵;对于“文革”来说,无足轻重,为可有可无之人,天天听会自感无聊,造反派头头亦无视于我。故此,在黄瑞复的推荐下,我似乎顺理成章地参加了紫胶考察队。

考察队由综考会革委会副主任杨绪山带队,一行15人,于1967年8月5日乘火车离京,7日在广西柳州转车,9日到贵阳,住八角岩招待所;次日离筑,11日到达昆明,住云南饭店。

12-15日,全体考察队员在昆明集中,共21人。他们是:综考会的专业人员凌锡求、林钧枢、赵维城、杨绪山、李明森、候光良、李立贤、韩裕丰、赖世登、王联清、黄瑞复、杜占池、朱忠玉、陈斗仁,司机梁玉仲、吴加林、陈才金、石贵良;动物所的宋世廉、刘举鹏;林业部森林四大队的周性恒;清一色男士。期间,队内交流情况,阅读有关资料,讨论近期任务。并请老队员黄瑞复、凌锡求和林钧枢给新队员介绍紫胶虫的分布、发展、生产与存在问题等;动物所的昆虫专家宋世廉和刘举鹏,给大家讲述紫胶虫的习性,紫胶的用途、加工以及国际上紫胶科研和生产概况。

16-19日,全体队员参加在昆明召开的“云南省紫胶工作会议”。与会单位有:省商业厅、林业厅、供销社、民族贸易公司,以及11个专区(州)的紫胶代表。第一天,全体大会,林业厅等部门领导讲话,学习有关文件。之后几天,按专区(州)分组进行讨论,考察队员白天分头参加各专区(州)会议,晚间队内开会,交流各组情况。会议内容大致如下:(1)各专区(州)介绍紫胶生产现状,总结经验教训;(2)紫胶生产战线两条路线斗争情况;(3)对考察队提出希望,主要是摸清紫胶虫寄主植物数量,紫胶发展潜力,确定冬代保种地区,等等。

20日为周日,去昆明西山一游。

21-28日,野外考察之前的务虚工作,包括:

(1)讨论考察任务、地区和方法。关于任务,有三中不同意见:①以紫胶资源和发展潜力为主;②以解决生产关键问题为主;③紫胶资源潜力与解决生产关键并重。最后选择折中方案,二者兼顾。关于考察地区,确定考察玉溪专区和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关于寄主植物的考察方法,确定采用对比归纳法,通过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的座谈、访问和实测,统计出主要寄主植物的数量。同时,在路线考察中,观察寄主植物的分布地域、地段及海拔高度;观察胶虫、寄主及指示植物的生长状况,确定紫胶虫的适生范围。

(2)召开民主生活会。大家表示,一定要天天学习毛主席著作,雷打不动;要关心北京和全国的文化大革命,采用正面宣传的方式参与当地运动。并尽快建立勤务组。

(3)关心当地文化大革命。到省博物馆参观了“闫红彦罪行展览会”;对当地的主要造反派队伍-毛泽东主义云南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八二三无产阶级革命派进行了详细分析;三次到昆明市区观看武斗形势。虽然枪声不断,但并无恐惧心理,仍在大街上信步漫游。有一队员提议去某街道品尝狗肉,这是1965年来滇时,偶尔发现的炖狗肉摊位,食之味美可口。我们来到这条街上,狗肉摊位还在,但吃得人不多,我们几个每人来了一碗,觉得味道大不如前,好像有点发酸。回到旅馆后,有一队员说,他正在路边行走,突然一声枪响,不远处有一人应声倒地。后来听说,个别不法商贩,发国难财,将武斗中死掉的人,弄来冒充狗肉出卖;联想起那天所吃狗肉,不禁疑云满腹,难道此乃人肉?一阵恶心,毛骨悚然。

29日,离昆明,到玉溪。玉溪位于云南省中部,县城海拔1630米;远在晋朝时即已设县。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山峰、峡谷、盆地交错分布。该区盛产优质烟草,建有玉溪卷烟厂,当时尚名不见经。不曾想,到了九十年代,“红塔山”驰名中外,成为全国第一品牌,玉溪荣获“云烟之乡”的美称。

30日,专区支左委员会、农业生产小组、林业站有关人员,给全队介绍本专区紫胶发展历史、产量及存在问题。得知,该区1963年开始试放紫胶,寄主植物分布不均,还未掌握冬代保种技术。此外,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目前汽油紧张,专区没有油库,总站之油仅能维持一周。当晚召开民主生活会,讨论怎么办;翌日继续讨论。有的主张玉溪考察结束后,就回京参加运动,有的主张考察完玉溪与红河二个专(州)再回京;在野外,结合“斗批改”,开展大批判。结果没有形成决议,只能看形势发展再论。

31日,考察队全体人员投票选举领导班子-“勤务组”。票数最多的五位当选:杨绪山、凌锡求、王联清、梁玉仲、张光鼐(专区林业站)。并确定黄瑞复、宋世廉、周性恒、候光良、林钧枢和赵维城为业务班子成员。

其后数日,在新班子的领导下,进行了如下工作:

(1)收集资料,到气象站抄写观测数据。

(2)讨论“政治思想学习计划”,包括:①及时发现活思想,结合当时形势,决定学习毛著内容;②摸索考察中突出政治,“抓革命,促生产”的经验;③通过“四同”,宣传毛泽东思想。④及时传播最新指示及中央政策,并立即行动,将中共中央《九五》命令写成大字报贴出。

(3)再次讨论并确定调查项目:寄主资源的调查内容为:①主要寄主植物的生物学、生态学特性及分布规律;②寄主植物与胶虫泌胶、越冬的关系;③老树复壮,壮树利用和幼树抚育的特点与方法;④因地制宜建立紫胶园的经验。紫胶虫的调查内容包括:①胶虫产区的气象条件;②总结群众的保种经验;③胶虫怀卵率、胶被率及其厚度的测定;④越冬基地生态条件调查与选择。土地资源的调查内容有:①调查紫胶虫的分布范围,确定其分布上、下限;②紫胶土地资源质量的等级划分;③主要寄主树的紫胶土地类型划分;④估算紫胶土地资源及其发展潜力。

9月3日,玉溪武斗形势严峻,有点小紧张。4日,讨论何去何从,并往北京拍电报请示。回电说:办好补助粮,下去考察。5日,召开队会,认为形势大好,但有曲折,有困难,要响应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尽量多考察一些地区。并派人到处联系,搞了一点汽油。

9日离玉溪,前往元江县。沿途所见紫胶寄主植物有火绳树、钝叶黄檀、斜叶榕、山麻黄等。来到元江,清山碧水,花艳果香,所见植物有:高大繁茂的酸角、高山榕、万年青、垂叶榕、气达榕等,树形各异的合欢、凤凰木、柚木、香樟、棕榈、槟榔等,种类繁多的果树椰子、芒果、木菠萝、腰果、番木瓜,荔枝、番荔枝、杨桃、香蕉、菠萝等,灌木或小乔木小桐子、银合欢、山芝麻、假木豆、黄花夹竹桃等,各显美姿,竞相争艳,呈现出一派边缘热带的独特风光。境内海拔,最高2580米,最低330米。少数民族主要有哈尼族、彝族、傣族、回族、苗族等。

元江县原定11-13日召开“全县紫胶工作会议”,真是不期而遇。会议主持者致开场白,开宗明义,大会以批判重经济、轻政治,重粮食、轻紫胶为重点。而后,各区代表相继发言,在介绍本区紫胶生产情况的同时,纷纷结合实际,批判走资派。最后,考察队成员分别与各区代表进行座谈,商量今后紫胶发展、胶园建设与冬代保种问题。会后,又专门与各区紫胶辅导员座谈,询问紫胶生产中存在的重大问题,征求他们对考察队的要求。

元江县城海拔仅380米,烈日炎炎,其热无比。我们住在县招待所,平房,没有空调;穿着短裤、背心,仍然汗流不止,于是抓空去元江游泳。元江发源于大理自治州巍山县境内,其不同河段名称不一,从上往下依次称李社江、石羊江、戛洒江、漠沙江,元江县城以下始称元江,进入越南称为红河。此处江面并不太宽,水流亦不太急,水性好的几个游向江心。没想到老赖体力不支,险些被河水冲走;幸亏身强力壮的司机老梁一阵速游,将他拉了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16日,离元江,到青龙镇,海拔1300米。区里介绍情况之后,到紫胶样板山考察。此地为粮胶间作,以粮带胶的样板。火绳树上胶虫分泌的紫胶极好,思茅黄檀较差。1200米以上,胶虫不能越冬。

20日全体队员来到岔河紫胶园,一起练兵,熟悉和统一工作方法。该园是县里选定的紫胶保种基地,位于元江支流小河底河的支流,保种条件良好。作为考察试点,在此工作了8天,勘查了两山一沟。河边约900米,两岸种有灌木寄主木豆;主要野生寄主植物有火绳树、钝叶黄檀、思茅黄檀、朴叶扁担干、一担柴、假木豆等。此处生长着不少紫胶虫指示植物,如:厚皮树、大叶紫珠、四角菜豆树、八宝树、逼迫子、火筒树、千张纸、红椿、芒果、八角枫、蝦子花等。1200米为紫胶虫的冬代保种上限,主要寄主植物大都出现在此线之下;虫与树分布一致。山羊喜食木豆、钝叶黄檀和火绳树,与发展紫胶有一定矛盾。

植物有明显的垂直分布规律。1100米以下主要有:寄主植物朴叶扁担干、皱纹枣、火绳树等,以及其他植物天干果、水晶树、蝦子花、余甘子、拟金茅、苞茅等。1100-1200米主要有:寄主植物钝叶黄檀、火桐树、黄杞、菲岛桐、高山栲、大叶紫珠、扁担干、锈毛千斤菝、金合欢、假木豆、山芝麻、鹿霍等,以及其他植物麻栎、锥栗、千张纸、水晶树、黄杨木、五月茶、茂林麻、浆果楝、黑面神、叶底珠、排钱草、皱叶狗尾粟、扭黄茅、棕茅、大菅、类芦等。1200米以上为云南松、麻栎、金茅群落;寄主植物可见高山栲、三点金草、香薷等,以及其他植物黄栎、油杉、木兰、南烛、四脉金茅、野古草、细柄草等。

依据考察所得,与胶园职工一起,就胶园发展方向、管理组织形式、放养与保种地段、老树更新与幼树抚育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在样方调查、观察和访问的基础上,估算了紫胶寄主资源数量。此外,提出如下建议:(1)胶虫以轮放为好,每年变换放养环境和寄主植物,以防退化;(3)提高资源利用率,提升紫胶生产地位;(2)开辟林业小道。期间,23日开会讨论江青“九五”讲话。

28日-10月2日,先后考察了勐仰坝、石头寨、马鹿讯。所见,冬代保种以气达榕最好,火绳树次之,分布在沟谷中的思茅黄檀易受冻害。1250米以下均可保种;1500米北坡,夏代仍可放养。

在勐仰沟,设10×2000米的大样地,统计思茅黄檀大、中、小树的株数,并详细调查了3片台地的寄主数量。在1200米的石头寨,详细调查了4大片台地。开垦后,3-5年之内可种农作;弃耕后火绳树实生苗的数量可观,现存火绳树林,每亩40-50株,生长良好,根蘖枝条比比皆是,均为生长3年就可利用。

10月3日,召开民主生活会。为了广泛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全面总结经验,摸清寄主资源,决定下一步分三路:鹏程-界牌片、西拉河片和甘庄片。各片需要调查和解决的问题各有侧重。我参加甘庄片考察。

4-7日,先后考察了甘庄、干坝子、干坝头、黑摸底、二塘桥、假莫代等村寨。所到地区大都在1200米以下,最低点为二塘桥之河谷,约650米。所见寄主植物有火绳树、钝叶黄檀、思茅黄檀、气达榕、高山榕、偏叶榕、垂叶榕、一担柴、皱纹枣、朴叶扁担干、假木豆、飞机草等。其他习见植物有黄栎、木麻黄、天干果、法氏栎、白花羊蹄甲、红麻、小石积、余甘子、野高粱、芒草、刺芒野古草、细柄草、扭黄茅、黑果黄茅等。在海拔1000米的假莫代箐沟中,一担柴之紫胶较好,思茅黄檀较差;1220米处,去冬放养于偏叶榕和万年青上之胶虫,全部死亡。

8日回到元江。9-13日,召开毛主席著作讲用会;学习最新最高指示“毛主席视察华北、中南和华东地区的重要指示”;请元江林业站干部介绍当地文化大革命概况;讨论政治思想工作计划。大家认为,关键是要斗私批修,要把自己摆进去,革自己的命;要加强宣传紫胶生产的政治意义,提高各级干部与群众对紫胶的认识,普及紫胶生产技术,把考察工作搞得更好。同时,在总结前段工作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确定了下一步计划,决定分四路考察:元江之东的龙潭-洼垤片、元江之西的因远片、命利-羊岔街片和小羊街片。我参加小羊街考察。

14日来到小羊街,海拔1840米。其后数日,先后考察了坝木、牛街、昆染冲、猪街、仰组、纳诺、打芒、哈施、妥寨、阿克、浪牙、八牙、者当、路薄、中梁子等村寨。每到一处,或与紫胶联队,或与公社干部,或与村民百姓,进行访谈。沿途观测各种寄主植物分布高度和生长状况、胶虫泌胶性能。

26日回到元江,进行了为期2周的总结。首先各路相互汇报考察情况,而后各自做出小结,最后按如下内容进行汇总:(1)总结目前紫胶生产中存在的问题;(2)对各区和重点公社的寄主资源进行统计,并就其分布、质量、利用等进行评价;(3)依据产胶地位,对全县的公社,分三级进行分类统计;(4)就胶园建设、寄主树更新、抚育和改造问题,提出具体意见。期间,用一天时间召开了毛主席著作学习讲用会。

11月9日到达海拔1480米的新平县城。新平于明朝万历年间置县;少数民族以彝族、傣族、哈尼族、回族、拉祜族居多。境内,最高峰为哀牢山脉的大雪锅山,海拔约3140米,最低处在漠沙江边的南蒿村,海拔约420米。

经县林业站介绍情况,决定定分兵5路考察,戛洒江-漠沙江河谷诸区一路,江东三路:杨武区、新化区和老厂区,江西一路:平掌区。

我与李明森、刘举鹏和张光鼐为一路,考察平掌区的哀牢山区。12日乘车西行,翻过海拔2000米的山脊,来到戛洒江边的河口村,海拔480米。吃过午饭,继续驱车前进,至海拔800米的鱼塘,公路到了尽头,下车开始步行。这是攀登哀牢山东坡的起点。天不作美,一路阴雨绵绵,似无停止之意。我们穿上雨衣,背上考察包,冒雨登山。紫色砂页岩风化而成的泥土,导致路滑难行,步履维艰。大约在雨中跋涉了2小时,来到了1820米的大坝多。我们住进了一家有楼房有庭园的旅店。服务员介绍说:这里原为法国建的耶稣教堂,解放时牧师乘直升飞机逃走回国,后来改成旅馆。房间内镶木地板,弹簧软床,彩色玻璃门窗,宽敞整洁明亮。没想到,在如此偏远的山区,有如此豪华的建筑。欣喜之中,我们赶紧脱下半湿的衣裤,倒出鞋中浑水,挂在火盆之旁烘烤。事毕,草草补记日间所见所闻,而后上床休息。雨,时停时落。我们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在舒适、温暖、惬意的环境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13日,继续赶路,不一会又下起了小雨,雾霭笼罩,能见度极低。登至1900米,见数种杜鹃、桤木、高山栎、石栎等;2150米出现草甸,主要植物有龙胆、萎陵菜、朝天罐、旱茅、金茅、野青茅等;2400米,蕨菜、泽兰甚多。雨越下越大,山水聚集于狭路,顺流成溪;我们在水中吃力地行走,满脸汗水与雨水混为一体,不断淌流。此时已无暇观察,无心赏景,只顾低头看路,蜿蜒蛇行。不久,进入山腹,最高点2500米,植被类型为常绿苔藓林,群落上层以石栎、栲树为主,下层以箭竹为多,树干树枝松萝密挂。然后,顺西坡急行,下至1600米,再次上坡至1790米,到达区政府所在地-平掌街;全程70余里,走了近7个小时。此时,全身湿冷,劳累不堪,饥饿异常,重复昨晚程序,换衣,吃饭,火盆烘烤。大家边烤边聊,当地干部说,此地有一首民谣:巴多巴多,真是啰嗦,日出爬到太阳落,仍未到巴多。可见山之陡,路之遥。火光映脸,心血来潮,默想登山情景,遂成打油诗一首,并记录于野外记录本备忘:

巴多坡,巴多坡,陡峻路滑八百多;

考察健儿飞身上,苍天恶地没奈何。

淫雨连绵似天漏,羊肠狭道变成河;

          风雨无阻疾步驰,直穿山心过哀牢。

14日,雨仍在下。我们请区领导小组和紫胶辅导员介绍情况之后,在镇上逛了一圈,而后休息、静卧,以消除连日积累的疲劳。

15日,雨停,天阴,早起,开始了哀牢山西坡考察。这里属于把边江-李仙江水系,与东坡相比,降水较多,气温较高,冬季寒潮入侵次数较少,环境条件利于紫胶生产。我们顺坡而下,植物以高山栲为主;至1600米,以麻栎居多;至1400米,出现大量火绳树、火筒树、逼迫子、蝦子花等寄主植物。行至河边,1080米,为华桥河与瓦寺河交汇处。奇特的是,前者河水清清,后者却呈红色。二河汇集,向西南流去,是为曼干河。沿河考察,忽又来雨,继而一阵暴下。无避雨处,只得冒雨前进,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抵达海拔1150米的曼干公社。虽为公社,却只有十多户人家,以哈尼族支系-卡多族为主。这里,房屋多为木质结构,房顶覆盖木片、树皮之类,其上长有暗绿色的地衣类植物,皆因雨水多、湿度大之故。妇女头缠黑布,身穿青色筒裙,双耳戴坠,双脚赤裸。公社干部将我们视为嘉宾,热情款待,端来红糖粥,边吃边用火盆烘衣,谈论沿途见闻。

16日,考察曼干箐和那旧,海拔介于1360米至1200米之间,常见寄主有金氏黄檀、思茅黄檀、钝叶黄檀、火绳树、火筒树、皱叶枣、千斤菝、假木豆、木豆等。山坡上,以思茅松林为主,撂荒地可见成片思茅黄檀或火绳树。当地盖房、烧柴、夜间照明的“明子”等,均为就地取材,森林普遍遭到破坏。在那旧,看到山民正在放养思茅黄檀种胶,胶虫大量涌出,在木豆枝条上爬行。

17日,大晴天。离曼干,下坡来到海拔950米的曼干河边,过竹桥,上坡缓行。骄阳似火,皮肤暴晒,汗流浃背,又热又渴,其苦胜过大雨浇身。爬到1470米的杨山箐寨,休息,喝茶,买鸡蛋20余,1角钱3个,既便宜,又可补充营养。山顶,海拔1550米,沿北坡而下,到达海拔1500米的渔塘。饭后,按照惯例围着火炕进行访问。之后,安排我们在小学的竹楼上住宿。夜间雷雨骤至,竹楼漏雨,我们起来用塑料布遮挡,忙了大半宿。

18日,雨止,山谷云雾飘渺,凉风阵阵,略感寒意。离村下山,沿途可见:思茅松、栎类、木荷、栲树、南烛等。来到1000米的汗田村,该村虽小,但寄主植物丰富,有放养紫胶虫的习惯,建有粮胶间作的紫胶园,重视多种经营,有竹子、核桃、石榴、桃等。然后上坡,登至海拔1420米的垭口寨。这里,地处垭口,坡上梯田广布,坡下思茅黄檀成片分布,胶虫冬代可以越冬。这表明,此地保种上限明显高于哀牢山东坡。小憩片刻,行走不远,来到曼穴寨,海拔1500米。据说此地解放前就有紫胶,寄主树较多。当晚,召开座谈会,向队干部宣传紫胶生产的重要意义,并询问寄主树的分布范围和数量。大家七嘴八舌,场面热烈,直到深夜10点多钟;破天荒地打破了他们天黑即睡的老习惯。而后,住入队长家的库房,睡在竹编地板之上,下层是畜圈。夜间,牛哞、羊咩、猪哼之声,阵阵入耳,扰得时睡时醒,辗转反侧,直至清晨。

19日,主人一大早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糯米饭、炒鸡蛋、酸菜、芋头等。饭毕,离曼穴,下坡至1180米的华桥河畔,阳坡为以粮带胶的土地类型。涉水过河,一路顺坡上攀,经1680米的小平掌,再登100多米,终于到达区政府所在地-平掌街。

20日,原路返回,再度穿越哀牢山腹,夜宿大坝多。翌日,步行至鱼塘,乘车回到新平县城。

其后数日,进行总结,并与新平县林业站人员座谈。按照惯例,在各路小结的基础上,汇总、统计出各区的寄主资源数量,划出紫胶适生范围。并提出建议:要充分开发利用现有寄主资源,推广粮胶间作,以短养长,以粮带胶,加强经营管理,开展多种经营。

26日,离新平,到玉溪。停留一日。决定下一步分县考察,拟为三路:华宁、易门、峨山。我参加华宁县考察。

28日,离玉溪,沿途海拔变化不大,最高点曲陀关2000米,至通海县城,1850米。该县北有杞麓湖,南有秀山,依山傍水,湖光山色,街道整洁,民居古雅,手工业发达,为玉溪之冠。

29日,早餐后,步行不到半小时,来到秀山脚下。秀山峰顶海拔2060米,山体下部为常绿阔叶林,上部为杉、松、柏等针叶林,。据说,西汉开始建庙宇、造亭园,渐渐成为佛教胜地,全盛时期寺庙多达百座,曾与昆明金马山、碧鸡山和大理的点苍山,并称云南四大名山;民国时期辟为公园。该山相对高度只有200米,对于我们这些考察队员来说,犹如散步,不一会儿就到了位于山顶的涌金寺。该寺建于宋代,全部木质结构,高朗轩敞,奇巧庄重。寺内,宋柏、元杉,苍翠挺拔,明代玉兰,娇艳多姿。登台北眺,视野开阔,杞麓湖水,波光粼粼;城内建筑骈集,井然有序;坝中村落棋布,良田千倾。之后,沿幽径盘旋下山,但见林木扶疏,葱郁多姿;古建万寿台、普光寺、紫光阁等,依山势而立,各具一格,相得益彰。其上留有不少历代文人墨宝。有超凡脱俗之联:任他名利热场登台亦冷,到此清凉境界有句皆仙;有劝人行善之联:佑净佑明佑忠佑孝昭若二十八宿,惩贪惩淫惩杀惩欺严乎三十六雷;有触景生情之联:花鸟多情有高人自然不俗,林泉可爱虽片石亦足争奇。名联佳句引人入胜,令人游兴大增,无奈碍于任务在身,只得匆匆赶回旅馆,装车出发。途径杞麓湖畔,来到华宁。当晚请华宁县领导小组介绍情况,30日与林业站人员详细座谈。

12月1日,按计划去县境南部考察。因汽车不能前往,搭乘马车,来到黑牛白公社。先后徒步考察竹鸡河西岸的黑牛白、大总多、小河边及小寨。3日,沿河来到1200米的华溪公社。4日,来到华溪河边。这是一条深不足1米,宽约20米的小河。我们乘木船北上,至盘溪码头下船住宿,计划次日考察北部。此地不通公路,但有小火车经过。小火车即窄规火车,两规间宽1米,为法国人1910年建成;抗战时期,为了防范小日本从越南入侵,曾拆除数段。解放后,经修复,1957年昆明至河口全线通车。火车途径崇山峻岭,弯多路险速度较慢,故有“火车不如汽车快”之说,是为云南十八怪之一。5日,我们乘此火车,沿南盘江北上,途径数个山洞,在中村附近下车;摆渡过河,徒步继续北上,夜宿禄丰火车站。6-7日,考察中村、以则、新寨等地,夜宿1660米的大塘田。8日考察斗泥,9日考察大沙田,10日,从大沙田车站步行,钻过几个山洞,来到南盘江边的小滴水村,乘木船返回盘溪镇。11日回到华宁县城。这次考察,一如既往,深入村寨,便走沟谷,与老乡同吃、同住、同商量。经考察得知,华宁为紫胶新区,处于试验阶段。寄主植物有火绳树、思茅黄檀、气达榕、万年青、蒙自合欢、木豆等。其中,火绳树数量最多,占90%以上,主要分布在南盘江二、三级支流两岸,海拔1350-1650米地段,而胶虫保种上限却在1350米左右,二者明显不一;且寄主植物的利用率极低,尚不到5%。

12日回到玉溪,搞汽油而不得,继续考察红河自治州无望,经请示,队勤务组决定:抓紧总结,然后回京。

13日开始,进行了为期2周的总结。首先开会讨论政治思想如何开展,决定每天“斗私批修”1.5小时。业务总结按部就班,第一步各路分头进行小结,第二步开会相互交流,第三部按虫胶、寄主植物、土地资源和经济四个专业组分头进行总结。第四步讨论编写总报告。各专业组总结内容大致如下:(1)虫胶组:分析胶虫的死亡原因,探讨引种与保种问题;(2)寄主植物组:寄主植物资源数量及其合理利用与经营管理,宜胶公社分类,保种寄主植物特性;(3)土地资源组:配合胶虫组和寄主组,进行类型区划分,确定重点公社、适生范围和成片寄主分布地,选出保种地段,并依其制表、作图;(4)经济组:分县分区按公社,统计适合放养紫胶的生产队和紫胶产量,分析有关农业基本资料,提出经营管理形式,展望紫胶发展前景。总报告内容包括:基本情况,保种问题及其解决办法,寄主资源的扩大问题和紫胶生产的组织问题。

本次考察到此结束,与“文革”前不同的是:这一次,考察队不仅是一个调查队、一个研究队,而且也是一个宣传队、一个工作队。在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商量的过程中,亲身体会他们的贫困生活,亲眼目睹他们的艰辛劳作,直接感受他们淳朴善良的优良品德,胜过千言万语的说教。这犹如一面镜子,时时激励我们,破除名利思想,献身祖国科考。

这次考察,锻炼了毅志,增强了体力,提高了觉悟,扩充了知识,初识紫胶学科。与草原学科相比较,发现二者竟有不少共性:1)紫胶虫的食物是植物的液汁,家畜的食物是植物的干物质,均为植物;(2)紫胶虫的寄主植物或家畜的饲用植物,都有优良中低劣之分,其中质优者均为数不多;(3)在亚热带地区,胶虫和家畜所利用的植物群落,为次生植被类型;前者主要是次生林地,后者主要是次生草地。(4)对植物的最佳利用方式,均为轮放。(5)单纯利用天然植物均不可取,必须建立紫胶园或栽培草地。正是:莫道隔行如隔山,岂知山山紧相连。植物如此,动物如此,万物亦如此。

28日到达昆明,运动形势紧张,不宜久留。匆匆购票,已无座位。30日下午上火车后,因须对号入座,我们只好站着。到点了,火车没有开动,派人打听,才知值班司机不知去往何处。久占难耐,我们就席地而坐。一直等到31日上午,火车才徐徐开动。快到安顺时,贵州省造反派上车,让乘客统统下车,接受检查。我们赶快掏出介绍信,言明我们来自北京,与当地运动没有瓜葛;于是留在了车上,选个座位,赶快睡觉。不知过了多久,火车才又开动。我们几个喜好旅游的年轻人,不顾数月的奔波劳顿,又先后在桂林、武汉下车,游玩了几天,直到1968年元月9日才回到北京。至此结束了第三次入滇之行。

 

 



https://m.sciencenet.cn/blog-39664-809262.html

上一篇:取消限购,为时尚早
下一篇:滇情难却(4)

16 吉宗祥 陈楷翰 黄永义 雷栗 朱朝东 王军军 陈敬朴 徐耀 李璐 杨顺楷 Majorite zhangling shenlu yewen ddsers Vetaren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7 0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