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钢铁的奥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owerlight 武汉科技大学 教授

博文

关于科学研究对实验员与技术员的需求 精选

已有 7201 次阅读 2015-8-7 18:3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今天看到陈南晖:论中国科研的技术员问题的博文,很有同感。

实验员也好、专职的实验技术人员也好,对科学研究和实验教学都是非常重要的。

当年我的一位刘老师,东北大学冶金物理化学实验室主任,在他读大学二年级时就被指定留校做实验教学。那时他就从苏联专家那里学会了旋转法测液体粘度,自己在实验室里制作了高温粘度计,用于教学。后来随着技术不断进步,他的高温粘度计也不断改进,他还有几个发明,其中有的申报了专利,有的作为技术秘密没有申报专利。他做的高温粘度计卖给国内多家大型钢铁公司的研究员作为研究连铸保护渣、高炉渣的常用仪器。除此之外,他钻研实验技术,设计制作了各种便于使用和维护的高温设备。他的精神和技艺为老师和学生们佩服。我认为大学的实验教学和科学研究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

当年东北大学有一个姓万的玻璃工师傅,带了三个徒弟,这几位师傅为那时的师生们加工制作了很多玻璃仪器,现在大学里恐怕很难找到技艺高超的玻璃工了。学生们也不学这技术,缺个什么就网上淘。

我的一个同事9年前从英国的大学回来,非常不习惯实验室里没有实验员。有一次拿着一副断了的热电偶来找我,我用当年刘老师教我的饱和盐水焊热电偶的方法给他焊好了热电偶。然后把方法教给他的学生。在欧洲的大学,实验室技术人员就做这些事,而且做的非常好,专心、敬业,受人尊敬。这些技术人员的存在,使一些仪器能充分发挥作用,大大提高研发效率。我们的激光共聚焦高温显微镜在比利时的鲁文大学就有技术员做了一套附件,可以在密闭条件下在炉外操作炉内的加样器,把微小的颗粒加入熔体中在线观察,我拿到了图纸,可是没人愿意帮着做出来,求助本市一个知名大学的教授,他们可以按原型复制各种部件的,但是不感兴趣。最后找个体加工者做了一个,粗糙的很,不能用,最终放弃了。

大学,尤其是理工科大学绝对需要实验技术人员,包括实验工人。过去国内大学都有这样的编制。改革开放后,实验技术人员逐渐不受待见,随着退休减员,对学校的科研影响不小。在学校里多次呼吁过,没有反应,也就无语了。

日本东北大学我以前读博士的实验室前几年雇佣了一名企业的退休技术人员在实验室工作,他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把实验室里的电解提取夹杂物的装置制作成按电量控制电解时间的自动装置,免去不时需要查看的麻烦,这小仪器简便实用,宝钢的专家也买回一套。

上月回校毕业三十年聚会,见到刘老师和我的本科、硕士研究生导师,一起合了影,前排左一为刘老师,右边为王常珍教授,祝他们健康长寿!




https://m.sciencenet.cn/blog-39726-911347.html

上一篇:写给2014年的我
下一篇:冶金实验室安全管理细则

16 戴小华 蔡小宁 戴德昌 黄永义 徐耀 张南希 吕喆 钱磊 曾杰 曹俊兴 蒋敏强 陈南晖 罗帆 yanjip ghzhou5676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6 18: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