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今夜
张檀琴 2017-1-4 23:40
《今夜》 看到了《雷雨》的结尾,几个角色都歇斯底里地嚎哭 “为什么”;这时一条信息在手机上显示出来,兄长到了“武汉”,这几年经济比较萧条,销售倍加艰难;孩子做了一晚上作业和数学题,这些数学题,有的达到了初中和高中的难度;外甥在东京,他喜欢熬夜,他的孩子在三亚;我已经看了一晚上的圣贤之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3031 次阅读|没有评论
看着蚕一次次脱掉生命的躯壳,我想
张檀琴 2016-6-25 17:43
看着蚕一次次脱掉生命的躯壳,我想,人为什么不脱掉他的躯壳,而人的躯壳又是什么?我想,人的躯壳不是他的皮囊,而是他的灵魂。人的灵魂才是他的躯壳,固然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但是上面沾染多少污秽和尘埃,是那种肤浅和暂时的东西,应当一次次将它脱掉。不正是人的灵魂常常在束缚牵绊我们,腐蚀吞噬我们,甚至变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2774 次阅读|没有评论
蚕如何蜕皮
张檀琴 2016-6-10 19:51
蚕小的时候,干枯的桑叶表面经常有蚕吐上的丝,缠住蚕的足,把蚕困住,即使新鲜桑叶来了,蚕也不能脱身,不能到达新鲜桑叶。我觉得这是蚕的一种毛病。 但是今天在那些蚕丝上,可以看到挂在上面的蚕蜕下来的皮,主要是头部和尾部的蜕皮,数量比较多。这说明蚕在干枯桑叶上吐丝,是为了固定自己的身体,好把新的身体从旧的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140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2016年的书房(拟《醉翁亭记》)
张檀琴 2016-5-14 19:21
2016年我的书房,一台电脑,一个网络信号,电脑旁边还有孩子制作的一个小纸盒,七八厘米见方,三四厘米高,是蚕结茧专用的,盒子里有一颗已经结好的白色蚕茧,蚕在茧壳里沉思,那种沉思是真正的哲学。盒子里有另一只蚕,正在吐丝给自己盖房子,框架基本建好,它还时不时搞一搞质量检测——用坚硬脑袋和有力的躯干推或顶框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19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盖房子者——蚕
张檀琴 2016-5-5 12:54
蚕结茧之前,会排便干净,把“尿液”排干净。结茧前两天开始,消化率下降,大便呈现绿色,大概对腔肠有清洁作用,让人以为它在拉稀。为了把蚕茧固定和悬挂起来,蚕先制造主悬索,主悬索本身需要加固,蚕在主悬索上加上与侧面连接的悬索。主悬索排列成一个面,把它叫做悬索面。加固主悬索还有一个具体方法,在悬索面的两边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2517 次阅读|没有评论
大龄蚕如何蜕皮,给蚕做手术
张檀琴 2016-5-1 21:03
《给蚕做手术》 大龄蚕是指蜕皮几次之后的蚕,不知道术语是什么。 低龄蚕蜕皮的方法主要是身体扭曲。 蜕皮过程是比较艰难的,去年有一只蚕蜕皮失败,尾部的皮蜕不下来,不能排便,最后死了,具体原因不知道是什么。今年又发生个别蚕蜕皮困难的情况,就是在尾部多日残存一段旧皮,妨碍排便。只好给它们做“手术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130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孤儿回忆——清明时节雨
热度 1 张檀琴 2016-4-1 11:19
孤儿回忆 有几年,两个孤儿由爷爷奶奶抚养,农村生活条件差,北方农村缺水,人们没有洗澡习惯,加之老人受了打击,对孤儿的照顾可能变得更差。在夏天,女孩睡觉前解手,是在室内坐在便盆上解手,解手完了开始站起来的时候,可以看见大腿和下腹皮肤因为不洗澡而粘在一起,开始往开剥,粘在一起是因为坐便的时候大腿和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198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从“太阳出来喜洋洋”到“大风刮来喜洋洋”
张檀琴 2015-11-15 11:47
以下为转述。出处:敬题。 华西(狭义,指中国长江上游周围的地区,如四川、重庆一带)秋冬多雨,这在古诗中也有反映,例如李商隐的《夜雨寄北》。这首诗说,“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秋冬之雨不同于春夏之雨,寒气袭人,甚至寒彻骨,南方人到北方之后,往往能够 ...
个人分类: 木头记---------散文|220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2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6 10: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