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病菌,你不打,它就不倒 精选

已有 5649 次阅读 2013-1-20 00:02 |个人分类:科普文章|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学者| 抗生素, 细菌感染

又有些日子没来这里耕耘了。今天上来就是想随便与大家唠唠嗑,不算科普(尽管暂且把它归于这类,其他没有更适合的地方放了)。突然感觉科普这个词很沉重。

 

北京前几日空气质量不好,同许多城市一样,PM2.5爆表,严重超标,舆论一片哗然,有人会笑话城里人越来越娇气了,又想生活方便,出门开车、坐车,又受不了尘埃的侵袭。其实, 老天的事情我们又能管得了多少?但重视总比不重视强,治理污染总比任其发展好吧。

 
雾霾到来之前,嗓子突然有些痛,又发炎了,似是急性,伴有点低烧。凭以住的经验,上呼吸道细菌感染,光靠休息喝水及所谓去“火”的药,恐一时半会儿难以遏制,故果断翻出家中的二代头孢,连服三天(0.5克,每天分两次),果然很快压制下去。但此做法也遭到周围一些人的批评。

 

有消炎作用的抗生素现时名声比较臭了。因为它会产生N多副作用,比如抗药性什么的。但抨击它的前提是滥用不好,但像俺这样偶尔把它当成杀敌武器,拿起来用一下,自认为没什么不妥。凡事不能走极端,人类对付细菌等坏分子,还离不开抗生素,你不打,它就不倒,有一定道理。但打有打的各种手段,靠人体保卫部队即免疫系统的力量同样是和打法,适当的时候借助外力并没有错。只是有一些时候,自身有能力解决的情况下,盲目不恰当地使用了外力,杀敌不成反加重了伤害,就不好了。这种事情多了,就把抗生素的名声搞坏了。

 

最近总是感叹自己年龄大了,身体弱了,自身免疫力下降,连拔个智齿,都长得慢,要是头十年,三天伤口指定长好,炎症一周内全消,可这回居然折腾我十多天。可口腔医院的大夫死活不给开止痛药,也不给开消炎药,一是毕竟是正规大医院,对滥用抗生素比过去管得严多了,二是一般的消炎药确实对这类炎症没有太大作用,大夫看我一准儿能自己扛过去。可不明白的是,我的一个外地亲戚最近也拔智齿,在拔之前两天就尊遗嘱吃上了头孢,真有必要吗?不懂了。

自觉免疫力下降的表现之一是最近“口”事不断,尤其是那个讨厌的口腔溃疡,反复发作,这个还真是有些遗传,据说病毒是元凶,没有抗生素可用,只能靠多吃水果蔬菜,补充维生素,尽量少吃最爱的甜食,多用盐水漱口等办法对付它了。可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今天吃喜筵,多吃了两块喜糖,结果又起来了,哎。

 

就北京这空气质量,这气候,据说大部分人都有慢性咽炎,没办法,凭体验吃消炎药根本没用,而且很快会产生抗药性,会伤肝肾。年轻免疫力强的时候,偶尔发个急性咽炎什么的,其实也很少吃抗生素。 知道自己身体里就带着杀敌武器呢。比如,外界细菌来犯时,身体免疫系统里大个的,有吞噬作用的白细胞会迅速聚集成一只颇具战斗力的部队,把敢于进犯的细菌们一个个吞噬掉。由白细胞中的单核细胞(体检报告中有这一项计数,是血液中的匆匆过客)转化来的巨噬细胞们是细菌进入人体后最先遇到的最强用力的抵抗部队,它的士兵打败细菌的办法是将它们大量吞噬掉。当然彻底消灭不可能,少数坏分子成不了大气候,也没必要斩尽杀绝。

 

所以,只要自身任免疫系统足够强大,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借助抗生素这类外力消灭来袭的细菌。但老弱病残就不一样了,免疫系统一旦发生异常,战斗力下降,自身的武器不好用了,必须借助外力补充战斗力。如肿瘤病人免疫力很差,最怕感冒什么的,对病菌没什么抵抗力,往往死于感染性并发症。没有好办法,为保命上抗生素是免不了的,但一不留神副作用的伤害也出来了,很令人纠结。再有就是我等即将进入衰老期的人,免疫力一年不如一年的人,也会越来越频繁地与抗生素打交道。但就怕过度使用。

 
所谓与细菌和谐相处,那要看是什么菌,看存在数量。对于致病菌,你不打,肯定不倒,会得寸进尺,酿成大祸,该打的是必须打的,这个还要靠抗生素之类的外力。所以,抗生素功不可没。但如何选择使用外力的时机,其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医生的经验重要,病人对自身的观察和以往的经验也重要。

 
如何对待各种疾病症状,往往是很令人纠结的事情,相信即使是医生本人,也并不总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理。生了病,很多时候吃药是必要的。我是信现代医学的,我想很少有人真不信。西药药效来得快;能救命,当然也能致命,但哪个轻哪个重,我想大家应该看得清楚。我也不反对中医对待疾病的辩证理念,哲学思想。但很明显,现在包括很多名老中医在内,他们诊病辨症还要靠西医的手段,满口全是西医的术语,感觉与现代西医的趋同越来越多,很多中药特别是中成药,里面主要起作用的还是西药的成分,比如我偶尔会使用的鼻炎康。中药医病的原理弄得有些乱,令人困惑。对于中医,对于西医,应该都有许多认识上的误区。最可怕的是偏听偏信,走极端。其实中西医要真能取长补短也不错。

 



https://m.sciencenet.cn/blog-438991-654777.html

上一篇:稻香湖晨景
下一篇:2013, 京城第一场雪

19 李伟钢 曹聪 戎可 陈国文 陆俊茜 李学宽 梁建华 张玉秀 黄晓磊 王春艳 吴国胜 樊晓英 杨月琴 李宇斌 鲍得海 陈冬生 louiexp biofans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1 1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