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坪博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mu 广学馆记

博文

惜别青如是 精选

已有 4997 次阅读 2014-7-3 00:34 |个人分类:社会与人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青如是

周一的深夜,莫名的醒了,只觉一阵心悸。我微微有些不安,这些日子我的睡眠一直都不错,没理由半夜惊醒的,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到隔壁看看女儿,依然熟睡恬然,才稍稍静下心来,却是再也无眠。对于自己偶尔灵异的第六感觉,有时颇觉痛恨,却也无可奈何,但愿此番只是一只蚊子的叮咬造成的小小不适吧。

 

然而早晨上班到了办公室,打开微博,马上得悉了噩耗:青,走了。不觉大惊!

 

突然有些痛恨自己周末为什么要到马鞍山森林公园去拍蝴蝶。如果不去,也许就不会看到那只突兀于山路中间的该死的奠字袖章。来来回回的路上,我尽量不去看它,可是它却在一次次风吹之后,又依然屡屡映入我的眼帘。扎眼啊,它是那么的新洁呢。平时,总是有一两只很乖的蝴蝶乖乖的站在我的指尖上留下倩影,这天,无论我怎么努力,却一次都没有成功。回程的时候,我很累很累,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我还以为,这只是我疏于运动罢了。

 

青的网名叫青如是,和我一样,也是一位自然观察爱好者,都对植物、鸟和蝴蝶等感兴趣,因为有不少共同的志趣,所以我把她当作是一位挚友和良师,其实在现实中,我们只在2009年的一次科普活动中见过一次面,而且几乎没有机会交谈,所以,我居然没有拍过一张青的照片。那时我还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菜鸟,而她却是武汉鸟会的最初创始人之一,对于民间NGO组织的管理有着自己理念的骨灰级鸟人。后来她因故淡出鸟会,但在论坛、微博、QQ中,还是能经常看到她的身影。

 

此后应她所邀,加入了由她作为群主的观自在书吧,有机会对这位奇女子有了更多了解。身为一家专业杂志社编辑的她,自然文学功底极为扎实,加之博物观察功力深厚,对社会、人生亦有颇多感悟,照片拍的也很有味道,可谓知性、达理、强闻、博识,团结了一批年龄相仿、志趣相投的江城高知,活跃于荆楚大地的山水之间,其间青颇有一些重要的发现。比如2012年夏天,她曾经在神龙架的大九湖地区记录到一只栗鸢的幼鸟,不仅是湖北省数十年以来的唯一一笔明确记录,填补了图鉴影像的空白,而且提出了栗鸢在大九湖地区繁殖的可能性(参见武汉晚报报道:77种新鸟掠过湖北天空);蝴蝶方面,就我所知,她拍到的有一只孤斑带蛱蝶如果得以证实,也应该是湖北省的省级新纪录;青对二十四节气和植物的关系颇有研究,在新浪微博,她刚刚开始整理的身边草木,已经发到62种了,却因为健康原因戛然而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e10b90102uwhm.html)。喔,我还记得,在群里面,我们一起讨论的第一种植物居然是通泉草。通泉草通向黄泉,天啊,这也算是谶语么?

 

青是一位优秀的母亲,做得一手好菜,我见过她秀过她的快手美食,还有在自家厨房拍摄的江城晚霞。她的儿子当同学的成绩当然也很好,篮球也打得不错,而且在母亲的影响下,自然知识也很丰富。2012年,一群观自在书吧的孩子,其中包括她的儿子当同学,在湖北省京山县举办的观鸟比赛中拿到了唯一一个地主以外的奖项。在母亲病重的时候,还在上中学的当同学会每天早晨自己做好早餐、吃饭、洗碗,然后自己去上学,懂事而坚强。

 

青有好人缘。青在武汉这座码头城市长大,青的好人脉不仅在自然观察爱好者这个圈子中,我知道青的一位朋友在某部门办事的时候,对方工作人员刚好是青的中学同学,偶然间谈到青的名字,马上很亲热地说,啊,青是老班长啊,事情居然办得格外顺利。虽然我和青只有一面之缘,可是,我的书桌上,还摆着几本青寄给我的校园鸟类以及鸟调的资料和书籍,我理解这是对我的期望。每次书吧举行的聚会,都有一群铁杆抢着要来。我因为照顾家庭或是出差的原因屡屡错过,还没来得及参加过一次,真是太可惜了。但是在心底,我是一直和大家在一起的。

 

青选择了树葬,选择了回归自然。方便的时候,我会和朋友们一起去看看那棵树,我想,那棵树上,一定常常会有鸟儿起落停歇;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定常常会有蝴蝶和蜂儿在周围翩然飞舞……

     摄影:七月在野

 

贴几张青拍摄的图片:

 

立春:

目送:

 

家常菜:

 



https://m.sciencenet.cn/blog-504206-808550.html

上一篇:Google归来
下一篇:森林公园有棵蝴蝶树

19 陈楷翰 朱晓刚 庄世宇 吕喆 刘旭霞 武夷山 王德华 余昕 李志俊 李帅军 冯珞 张忆文 张珑 陆俊茜 黄伟 蔡庆华 李璐 chtang Vetaren1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4: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