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唯变化永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hua 世间唯变化永恒,以开朗的心简洁地生活...

博文

我的可拓之路:可拓学初探记录

已有 1110 次阅读 2022-4-13 07:55 |个人分类:可拓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在原地踏步,其实并没有。人生就像螺旋,看似转了一圈又会回来了,其实并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功不唐捐,所有的努力都算。

    人总是善变的,特别是遇到困难的时候。但想要吃透一个复杂系统,必须顶住现实诱饵,避免被现实打败,坚持多方位探索很重要。如何随机应变,以不变应万变?盲人摸象之所以成为一个笑话,不在象本身,而在于人太着急。所以,做研究一定不能着急下结论,坚持摸全很重要。比如:象鼻子和象尾巴看似很像,但功能完全不同,摸到象鼻子,可以再顺势摸到象头,或者直接经由象鼻子跃升到象背。

     所谓象鼻子,其实就是一个好问题,比如:为什么1967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要成立第一个“管理信息系统”专业的博士学位项目呢?这个被认为信息系统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在学术界正式出现的标志是偶尔出现的,还是必然出现的? 而我国为何会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科技情报”专业呢?为什么1958年,中国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会招收我国第一届科技情报专业本科生呢?

     一起带着好奇,找到象鼻子,温故知新就不难发现:原来管理信息系统项目的主要发起人Gordon B.Davis,是爱达荷州立大学政治科学与与会计学学士,斯坦福大学工商行政管理硕士和博士。20世纪60年代,Davis博士去公司做第一手调研和观察时发现,数学或经济学建模都必须用很多假设来简化复杂的问题以提升精确度,达到更精确的目标。但调研中所遇到的很多现实社会中的组织管理问题相对比较复杂,难以用数学、经济学模型精确求解,需要引入其它诸如社会科学、管理科学的研究方法。在实践中他注意到:公司的管理工作、决策过程、工作效率和效果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制于如何广泛、有效地使用信息技术(IT)和信息系统,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去开发并更好地使用信息技术,构建信息系统去提高公司管理水平和竞争力。”在这个过程中,他敏锐的觉察到,未来的公司需要创立一种新的功能或职能部门来开发、使用和管理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和日趋重要的信息系统。所以有必要创立一个新学科,来支持未来更多公司开发、使用和管理好信息技术和信息系统,以实现企业战略目标、进一步创新,持续改进商业模式和流程。带着这些实践和思考,1967年,Davis博士和两位同事一起在明尼苏达大学创办了第一个名为“管理信息系统”的博士学位项目,主持领导了1968年-1993年这个博士培养项目计划,并担任了100多名博士生导师、合作导师或指导委员会成员。他先后在比利时、芬兰、瑞典和新加坡等25个国家进行长期访问讲学,出版了20多部著作,发表了150多篇论文。其中《管理信息系统:概念基础、结构与发展》,专著《博士学位论文写作》广为流传。2004年,Davis博士成为明尼苏达大学卡尔逊(Carlson)管理学院霍尼韦尔管理信息系统名誉退休教授。

  而我国,1949年才成立新中国,11月在原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基础上成立了中国科学院,随后几年陆续成立了中国科协、中国气象局、国家地址部等科技协调研究机构。1955年,钱学森回国,直到1957年,归国的海外学人已经达到三千多。在这期间,我国于1956年1月提出“向科学进军”的口号,科技事业开始进入一个有计划的蓬勃发展新阶段,同年制定了《1956至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拟定了57项重大任务,并提出主要任务于1962年提前完成,奠定中国原子能、电子学、半导体、自动化、计算技术、航空和火箭技术等新兴科学技术基础。促进了新中国新兴工业部门的诞生和发展,在提前完成该远景规划的基础上,中国又制定了《1963至1972年科学技术规划纲要》,上述都需要科技情报工作的支持。

  我国科技情报专业1958年诞生,为新中国科技事业发展提了宝贵的助力。1978年改革开放后,为适应我国改革开放和信息技术发展需要,1978年,中国人民大学招收经济信息管理专业第一批本科生。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管理信息系统专业被引入我国,1980年,清华大学首次试办管理信息系统本科专业,1993年科技情报更名为科技信息,社科情报、情报学、医学或农业图书情报学专业三个相似专业经过演变被合并为信息学。1998年,上述4个专业,即原科技信息学、经济信息管理、管理信息系统、信息学和林业信息管理共5个专业一并归为“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隶属“管理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之下。

   站在信管角度看我国原创学科发展,总结原创学科发展规律,任重而道远。现在就以可拓学为例,做一个系统记录和分析。关于可拓学,对于我而言,其实只是一个刚刚找到门的初学者,在记录和分析过程中,如有谬误,欢迎及时批评和指正。

【20190829可拓天府行】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这个时代的独特精神,也有每一个时代所共有的精神,比如契而不舍精神,这是我们父辈这一代给予我们的宝贵财富之一,也是我们应该继续秉承和坚持的。蔡文先生说,做科研一旦选定方向,就一定要坚持,不能朝三暮四。的确,从1976年选题至今,先生一直坚持耕耘,从最初的物元分析到现在的可拓学,这一干就是40多年。今年进入第43个年头,而77岁的蔡文先生依旧每日一早在群里给年青的学者们分享一篇文章和一段自己的科研感悟,打开朗读一遍,总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慢慢浸润内心。呵呵,对比自己的科研,虽然至今依然在坚持,但是进展却很缓慢,总结原因,还是有一定的畏难情绪。信息甄别作为一个研究方向最初萌发于对统计数据质量的需求,源于自己对基于人工智能的专家系统的好奇。后来慢慢发现会计学、微观经济学都有研究,再后来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又赋予这个方向新的活力,正当自己孤军奋战,感觉压力山大,差一点被现实打败的时候,莉莉老师却突然出现......想想自己真的很幸运,每当关键时刻总有贵人引路,感谢遇见。



https://m.sciencenet.cn/blog-520919-1333650.html

上一篇:The Brain , Emotion , and Depression 脑、情绪与抑郁——读书笔记:情绪是什么?
下一篇:【EISA魔力书箱.202208信管悦读会】走自己的路,向着数学强国的方向

5 张学文 李学宽 刘秀梅 尤明庆 刘善堂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8: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