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寻芳草——周浙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高原精灵(2)——有蹄动物 精选

已有 4547 次阅读 2023-1-29 15:57 |个人分类:科学考察|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今天的主题是有蹄动物,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吃草的动物,它包括了奇蹄目和偶蹄目两个大类。这两类动物大家并不陌生,前者有犀牛、马和驴,后者有猪、骆驼、鹿和牛。不知道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有多少人见过野生有蹄动物,而在青藏高原见到他们并不算稀奇。

先说说奇蹄目的犀牛,它们如今在中国大陆已经绝迹,在全球也是硕果仅存,早已成为珍稀濒危物种。但是青藏高原曾经是犀牛的家园。在3000万年青藏高原北缘的临夏盆地就曾经有一个巨犀动物群。巨犀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最大巨犀的重达五吨,比大象要大得多。如今这些庞然大物已经消失,仅以化石的形式被保存了下来(图1)。

如果你去过西藏的中部和北部,你一定见过藏野驴(Equus kiang )(图2-5)。藏野驴是国家I级重要保护野生动物,但它们在青藏高原却十分常见。 藏野驴常常成群结队出现在高原面上,在哪里觅食、嬉戏、奔腾,无论动物园都多大,都没有动物们奔腾的空间。藏野驴是典型的青藏高原动物,栖息于海波3600-5200米的高原草甸、荒漠和戈壁,对恶劣环境有极强的适应能力。藏野驴是群居动物,每天早晚沿着固定的路线去饮水,行动时由雄驴领头,幼驹居中,雌驴殿后。它们有短距离季节性迁移的习性,能游泳,善奔跑。普氏野马、三趾马和藏野驴这马氏三兄弟都曾经在青藏高原广泛分布。在人类历史中去过重要作用的家马,就是通过普氏野马长期的驯化而来。普氏野马的种群,已经在中国绝迹了,1985年从国外引种几匹野马,试图恢复其种群。普氏野马在12万年前的晚更新世,在欧亚大陆还有广泛的分布。三趾马因前后脚都有“三趾”而得名。三趾马1800万年至1500万年间在北美动物群中有着统治地位,在1150万年通过白令路桥来到亚洲大陆,并很快扩散到青藏高原。三趾马的化石对于研究青藏高原古高程和古环境,起过重要作用,因而成为古生物界的明星。这马氏三兄弟,如今仅有藏野驴还驰骋在青藏高原。

藏原羚(Procapra picticaudata)又叫小羚羊、山黄羊和西藏黄羊,主要分布于西藏、青海、四川和甘肃(图6)。藏原玲身披棕色毛,一双大大的圆眼睛,雄羚长着一对镰刀状的角,苗条的身体、黑色的短尾配上白色的臀斑,看上去煞是可爱。

     藏羚羊(Pantholops Hodgson)是青藏高原的特有动物,也是青藏高原知名度最高的动物(图7)。较大的体型和长而直立的角,使其和藏原羚区分开来。藏羚羊栖息于海波4600到5300米的高山草甸。藏羚羊身上底绒制成的披肩称为“沙图什”,是世界公认的最精美最柔软的披肩,价格昂贵有软黄金之称。怀璧有罪,就是底绒给藏羚羊带来毁灭性的灾难,被大量的猎杀,几乎灭种(图8)。国家为了保护藏羚羊建立的保护区(图9),青藏铁路为了保护藏羚羊的迁徙通道,架设专门的桥梁,青海省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令人欣慰的是藏羚羊在青藏高原得到了有效的保护,种群数量在不断增加,从上世纪末的不足5万头,到了如今的接近30万头,其保护级别也成功的从“濒危”下调了两个等级,成为了“易危物种”。也许正是因为种群数量的增加,我们才有机会在青藏高原见到藏羚羊。

       在一次考察中,当行径到藏东南的一个峡谷,我看到前方的山坡上有一群“羊”,心生疑窦就放慢了车速,仔细一看这不是羊,尽管我一时不能准确判断是什么,但能肯定是某种野生动物。我们把车停在路旁,拍下了这群动物的尊荣(图10)。回来后给藏族师傅看了照片,他们说是岩羊,对照了动物图册,又请教了专家,确认今天遇到的“羊”就是岩羊(Pseudodois nayaur)。如果说在藏东南峡谷和岩羊的偶遇,岩羊和我都有几分的拘束话(我怕拍照和靠近会吓跑了羊儿们),那么我和岩羊在珠穆拉玛峰脚下的再次相遇,可称“亲密”。2022年巅峰使命的考察中,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脚下,我们在路边又遇到了岩羊。这几头岩羊颇有明星的份,见到我们并不慌张,大大方方摆出各种造型,任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拍照(图11-13)。岩羊也是青藏高原的特有种,多栖息于海拔4000-5500米的高原,行动敏捷,常行走于悬岩峭壁间。

       2020年我们研究团队在《中国科学 地球科学》出版一个“青藏高原新生代古生物及其生物地理学意义”的中英文专辑。那一年是牛年,编辑选择了一头野牦牛做封面(图14),意在鼓励大家牛年牛气冲天。看到封面照片的第一眼,我不由为摄影师的安全担忧。的确野牦牛(Bos mutus)体型壮硕,嗅觉灵敏,性情凶悍,一般人也不敢靠近它,我们在高原鲜有机会与之相遇。苏涛和刘佳在往双湖的路上拍过一张照片(图15),至今也没有确定是否野牦牛。在青藏高原最常见的则是牦牛与黄牛杂交的犏牛。做为一个生物学工作者,之前我还真不知道,野牦牛、藏原羚、藏羚羊和岩羊都是牛科动物,活到老学到老是十分正确的。

0.jpeg

图1 巨犀的复原图(照片来自网络) 

1西藏野驴Equus kiang的副本.JPG

图2 藏野驴(徐小婷拍摄)

2 藏野驴的副本.JPG

图3 伦坡拉盆地成群的藏野驴(苏涛拍摄) 

3.JPG

 图4 欢快的藏野驴(刘佳拍摄)

4.JPG

图5 奔腾的藏野驴(刘佳拍摄)

5藏原羚 Procapra picticaudata的副本.JPG

图6 藏原羚(徐小婷拍摄)

6藏羚羊 Pantholops hodgsonii的副本.JPG

图7 藏羚羊(徐小婷拍摄)

7.jpeg

图8 被猎杀的藏羚羊(照片来自网络)

8.jpeg

图9 保护藏羚羊的可可西里保护区

9岩羊Pseudois nayaur的副本.JPG

图10 藏东南河谷的岩羊

11.JPG

图11 珠峰脚下的岩羊

DSC_6889的副本.JPG

图12 珠峰脚下的岩羊

13.JPG

图13 珠峰脚下的岩羊

152803a3q4wvjjb8m0r8qw.jpg

图14 专辑封面发怒的野牦牛

牦牛 伦坡拉 SUT_5304 1的副本.JPG

图15 野牦牛?(苏涛提供)




https://m.sciencenet.cn/blog-52727-1373990.html

上一篇:高原精灵(1)
下一篇:憨豆情缘

8 宁利中 雷蕴奇 张珑 王德华 张叔勇 苏德辰 张晓良 姚远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1 1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