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我为祖国守专业 精选

已有 9146 次阅读 2016-12-3 15: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我为祖国守专业

曾泳春


      从夏天结束开始,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这个状态指的是生活和工作的状态。

    平心而论,我还算是个活得兴致勃勃的人。这个兴致勃勃说的不是我活得有多热闹,而是说我的内心很有兴致。白云飘摇、微风拂面、月下涟漪、虫鸣鸟叫、梧桐树影,都能让我心醉神迷,更不消说喝一杯好咖啡,吃一顿美食,读一本好书,看一部好电影,听一首好歌,都能让我充满幸福感。时常和水哥、庞一起遥想曾经那些周末的上午,沐浴在布里斯班春日明媚的阳光下喝咖啡吃早餐消磨时光的日子,庞说:那种感觉就叫幸福。

    但我的幸福感通常不会来自工作。工作是必需的,它让我们在社会上拥有一席之地,使我们的人生饱满、独立,这些道理我懂,但我就是做不到从工作中获得幸福感。即使偶尔在发文章拿基金拼人才得荣誉培养学生等方面“小有成绩”,也只是“偶有快感”,并不能给我带来持续的幸福感。所以,比较惭愧地说,我不是个爱工作的人,我在工作中体会到的只有责任感。

    很久以前写过一篇博文,说到做科研被边缘化的问题,举了个例子。十几年前我刚准备读博时,我的一个硕士同学已经在学校里当讲师,她的爱人是副教授。我因为离开校园久了,就问她校园里的情况,她说女老师大都不怎么去办公室,但如她爱人这样的男老师就天天呆在办公室里。我说,这说明男人还是比较上进的。我的这个女同学当时撇了撇嘴说:什么上进啊,我们女人还不是一样工作?他们无非就是害怕被边缘化,唯恐人们把他们遗忘了,所以得天天坐在办公室,知道别人都在争取什么,才不会被拉下。

    我真是佩服女人的直觉和洞察力。其实,无非如此。那时高校里的环境还很轻松,所以那个女同学说这个话时我还是赞同的。然而,话音刚落,高校环境就开始转变了,到我博士毕业的时候,老师们都开始忙忙碌碌地发文章搞项目(且“美其名曰”科研),再没有了以前那种能够悠闲地上课的氛围了。所以,那个女同学的话很快就不适用了,高校里的男男女女都面有菜色地忙碌了起来,到了现在,连我也是几乎日日呆在办公室里了。

    两周前的周末,两个与我的研究有关的学术会议同时召开,一个是第四届全国静电纺丝会议,一个是第18届全国新型纺纱会议。我稍稍犹豫了一下,放弃了热闹非凡的静电纺丝会议,参加了相比之下非常小众的新型纺纱会议。说起来,这个小众的会议从上世纪的1980年开始,2年一届,到今年已经走过了36年。因而参加会议者中出现了80多岁高龄的老人,在这个会议中一届不拉。一个同事说他自己是从第4届那一年作为青年教师开始走上讲台的,而不久前,他当了爷爷。一个人的人生历程可以用一个会议来丈量,也是有趣。

    回想起来,我的“纺织”生涯也不短了,从17岁开始进入这个大学学习纺织,然后离开校园去工厂做纺织,再回到这个大学研究纺织、教授纺织,到今天为止,我没有离开过这个专业。从没想到要坚持,也没有任何誓言(倒是有过“一只脚踏出校园,另一只脚就不会再跨进校园”的豪言壮语),却在将近30年的时光里从未稍离(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还会继续)。仔细想来这也是我的性格,人生做好一件事、一个角色,已不容易。

    前一阵我在一个微信群里说了句“我为祖国守专业”(其实这句话是徐晓说过的,我当时已被感动),这句话不知怎么被改成“我为祖国守纺织”,并传到了一个老教授的耳朵里。那个当年雷厉风行的老教授激动地要给我打电话。后来她的弟子告诉我说,老教授激动地拿起电话,却发现没必要说什么了。因为,我们已心照不宣。

    坚守是一种修行。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1018424.html

上一篇:我的《契科夫小说全集》哪里去了?
下一篇:想要跟你去流浪4——七月与安生

66 李轻舟 谢力 冯大诚 武夷山 姬扬 陈楷翰 郑学军 吕喆 葛素红 史晓雷 钟炳 吴雷 黄仁勇 杨宇晨 王春艳 张士宏 徐世文 喻海良 郑永军 韩枫 贾绍凤 李楠 刘立 黄永义 吴斌 李学宽 邢志忠 王善勇 朱豫才 蒋永华 罗民 杨正瓴 蔡宁 徐耀 刘炜 罗帆 晏成和 韦玉程 王大岗 邵鹏 曹则贤 张丽娜 冯小平 田丰 章成志 徐晓 曾红 李土荣 罗春元 bimbo xlsd zhouwangpu ddsers mathqa htli gaoshannankai yuzhongding yunmu clp286 zjzhaokeqin aliala biofans qzw Zjinney xqhuang qingsulo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6: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