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旅行杂记 精选

已有 10234 次阅读 2012-5-28 15: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欧洲杯, 意大利, 切尔西, 漳州一中

旅行杂记
曾泳春
 
       1、到达Finkenbach那晚,正是拜仁和切尔西决战夜。第二天一早,当我坐在旅馆里洁净的铺着格子桌布的餐桌前,一边望着窗外的森林一边惬意地吃德国早餐时,就看到几个德国人没精打采地坐在另一张餐桌边,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着什么。懂一点英语的旅馆老板的儿子说,昨晚拜仁输了。我听了赶紧低下头不敢吭声。想起了2年前世界杯时,我正好去意大利,看到意大利人狂热地看球,而最终他们输给了英格兰,从世界杯出局了。而在欧洲冠军杯决战之夜,我来到德国,拜仁输了。我想我真是祸水啊!红颜祸水。
意大利人看球
 
      2、是不是该说,足球,让女人走开?我不喜欢看女足,如果不是特写镜头,从整个电视屏幕上看,几乎是看不出男足女足的,但就会感觉整个进程的推进非常缓慢,因为看惯了男足的速度,就无法容忍女足的速度。忽然想起中学时,由于我短跑的速度,我还是漳州一中女足队的一员,并因为不能忍受足球砸到身上的疼痛,我练就了一付在球场上躲球的技巧,我是名副其实的最佳闪手。
 
      3、我们这次去拜访了德国一家与纺织检测有关的研究所,德国人很客气地说,他非常admire会讲英语的中国人,因为中文和英文相差如此之远,我们都能讲,而对他们来说,学会讲中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太难了。因为德国人的这句话,我们顿时自信心爆棚,开始无知无畏地讲起Chinglish来。我们一个教授问检测是不是在真人身上实验时说:Is it tested on a true man?德国人目瞪口呆地回答:Yes, it's a true man。我们一路上,German和Germany随心所欲地用,Swiss和Switzerland也是爱说哪个说那个,我在瑞士说价格时,直接把瑞士法郎说成Swiss France,搞得那个老太太的眼睛从老花镜上方盯着我,不知我在说什么。更搞笑的是,那天我们在餐厅吃饭,因为上的面包有点烤过了,黑乎乎的,同事大声地喊waiter过来说:We want bright bread。
Hohenstein Institute,是一个家族私人研究所,设在城堡里,城堡就是这个家族的
 
      4、第一次认真去看德文,发现有些词与英文很像,是可以猜出来的。于是我们又无知无畏地猜起德文来。我们早闻德国啤酒的有名,特别是黑啤,于是就想找黑啤喝。那天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旅馆酒吧,我们研究着酒单上酒的名称,发现一个单词bl**che biere(中间几个字母忘了),我还自言自语,ch发音发作k,最后一个e视而不见,那么这一定是德文的black beer。于是就很坚决地指着酒单说:要这个,黑啤。美丽的瑞士waitress瞪大了眼睛说,但这个没有黑啤啊!这个可以有,这个真没有。
旅馆酒吧,放着非常棒的音乐
 
      5、苏黎世机场是要求quick check-in的,要自己打印boarding card和行李单,然后自己把行李单贴在boarding card和行李上,而且要贴得很专业,不专业的话托运行李时害得人家还要重贴,这不是误事儿嘛!他们可真省事儿。这还不算最自助的机场了,世界上最自助的机场,我想应该是我去过的肯尼亚内罗毕机场吧。内罗毕还被称为是东非的巴黎,可见其地位。去年初我去肯尼亚时,到了这个首都机场要转机,可真长见识啊。这里的服务员你都看不出来,不穿制服的,爱穿什么穿什么,也不坐在座位上,爱上哪逛上哪逛。飞机是否来了,要我们自己不断跑到跑道旁去看。起初我还不敢出候机室那个开着的门,因为外面就是飞机跑道,我只敢探探头去看。后来因为飞机死活不来,穿着便服的工作人员很和蔼地说她也不知道,我只好偷偷溜到跑道上去看,因为我明明看到一架刚刚到达的飞机像是我们要乘的那架。结果人家根本不管我,随便上跑道,只要你懂得闪飞机。我跑回来告诉工作人员我们的飞机应该到了,她伸头看了一下说:Right!然后我就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抬着吸尘器、水桶等上了飞机打扫去了。OMG,要是乘客能替他们打扫,他们可就更省事儿了。
内罗毕机场,我上跑道拍的照片,瞧他们多悠闲,有什么可急的呢,太阳天天升起
 
      6、回国时,我买了几把瑞士军刀作为礼物送给学生们,因为是军刀,我很自觉地把它们放进了托运行李里。而我前些天在Thun湖边时,捡到了一把我看还是相当大的瑞士军刀(By the way,看来瑞士遍地是军刀啊)。结果打包时,我忘了这把军刀放在随身包里了,安检时就被拦住了。人家把军刀拿出来,我心想这下这把军刀保不住了。没想到安检人员把军刀打开,拿了把尺子量了一下,居然说ok,还给了我。我真是目瞪口呆,难道老外肉够厚,这样长的军刀还不足以威胁他们?
 
      7、永远不要相信天气预报!这次出国,最惨的一件事就是我提了一箱子羊绒衫出去,最后又提了这箱子衣服回去,却从头到尾几乎只穿同一件衣服。天气预报是3-16度,而实际气温几乎高达30度。结果除了两次需要穿正装的场合,其他时候我只能反复穿那件出来时洒了香水的单衣。每天洗完澡绝望地把那件衣服又套到身上,到最后那件衣服跟长在身上了一样。不过我终于悟出一个真理:衣服不需要每天都换。前几年研究了一小下自修复材料,我忽然发现,也可以发明自清洁材料,self-cleaning clothing,多牛啊!低碳生活,从self-cleaning开始!
 
     


游记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575843.html

上一篇:阿尔卑斯山下的田园牧歌
下一篇:纪念边一

33 曹聪 李学宽 庄世宇 罗广营 王善勇 陆俊茜 徐迎晓 王桂颖 张玉秀 王春艳 李程 刘艳红 武夷山 褚昭明 汤治国 陈国文 唐常杰 钱磊 强涛 赵新铭 韦玉程 聂广 张欣 覃开蓉 张婷婷 陈龙珠 刘钢 柏舟 shsm fansg crossludo wwxxmm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7: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