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纪念边一

已有 9061 次阅读 2012-5-29 00:12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学者

纪念边一
曾泳春     
 
      一星期前,我在瑞士一个叫St. Gallen的小城的山顶旅馆里,艰难地上了科学网,就看到了毛毛边一博主与大家作别。让我吃惊的是,他删除了全部博文。
      3个月前,我删除了全部博文离开,边一为我写了《纪念曾泳春》。他写那篇博文时,看得出他的心情并不悲伤,也没有为我悲伤,这是一种理解——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们不去猜测,我们只是支持并祝福。那篇博文,的确很出彩,将《纪念白求恩》改写得流畅贴切,我记得的一句是“将科学百炼钢化作柔情绕指缠”,非常有才华。
      边一出现在科学网的时间不长,但他一出现,就闪现出逼人的才情。作为一个学数学出身的人,这样的才情让我非常敬佩。边一的博文写得精彩,将诗词、历史、人物用他的才情串接起来,几乎每篇博文都很有营养。也可以看出他写这些博文是花了很多精力的,因为要搜索、要思考、要用溢满才华的笔触将文字书写出来,还经常为我们配上很多图片,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充满激情,才写得出这样精彩的博文。边一和我有一个相同点,喜欢在每篇博文后面链接一首歌,不同的仅仅是,我喜欢用audio,他喜欢用video(我不喜欢用video的原因,是因为video的音效往往比audio差,而且视频的加入破坏了整篇博文视觉上的美感)。我们都是比较追求完美的人。但让我奇怪的是,年轻的边一,却喜欢一些连我都觉得很老的歌,甚至是戏曲。他在纪念我的那篇博文链接了越剧《红楼梦》里王文娟的唱段黛玉焚稿,这是我完全没有料到的。可见边一对很多事情的理解,远远超出了他的同龄人。
      我仔细看边一的博文并不多,也极少去他那里留言。主要是因为他喜欢写古诗词,而这是我极不擅长的;更因为他博文中充满了历史和纪实,而我不喜欢纪实性的文章。但边一博文的特点是,即使是写历史和纪实,也是边一特有的浪漫和飘逸的笔触。记忆中我只在他一篇关于林徽因和感情的博文后做了好几个评论,因为这正好是我感兴趣的,而边一对我的评论作了精准到位的总结提炼,让我觉得不需要再多说一句了。后来,我才在他那篇博文及我们评论和回复的基础上写了一篇《感情,爱情,婚姻》。而他的那篇博文,我再也想不起题目和具体内容,只记得这是我和他做过的唯一一次关于博文的交流。而我在写了《食堂生活》之后,说明了因为甜蜜的契机而休博,并让一切随心,让一切随风,只有边一注意到我写了是因为甜蜜的契机,并在评论中作了祝愿——他是敏锐的。
      这些,好像就是我和边一在科学网上的交流了。交流虽然很少,但依然能彼此感知对方的感性。也许,我们都是太过感性的人,才能做出删除博文这样的事。但也因为交流太少,我们都不深知对方,这也是为什么边一写《纪念曾泳春》,而我写《纪念边一》时,都无法写出深刻的感情。但我们一定是彼此受了影响。边一删除博文,应该是受我的影响,至少是启发;而我那天看了他与大家作别,被那句“恢复了,反而会是伤害”震到,于是再次删除了我以往的博文。那夜,在阿尔卑斯山的星空下,我删除了博文,心里一片空灵。边一说他会“塑来日之新我,以革昔日之旧我”,我由衷地赞赏,即使是“有错有过,有痛有伤”,我们都要有重塑新我的勇敢。不知边一是否会看到我的这篇博文,我想对他说:毛毛,正因为你的这句话,让我有信心重新在科学网上写博文,我先你一步塑新我,试试我们的勇气,无论会走多远,也要表达我们追求美好的勇敢。
      3个月前,边一在一个深夜里写《纪念曾泳春》,今天,我因为还未倒过来的时差,也在深夜里写《纪念边一》。2011.12.25-2012.5.21的少侠边一,我们将怀念你。
      为少侠边一的离去配上这首《雪山飞狐》主题曲,杨庆煌《雪中情》。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575998.html

上一篇:旅行杂记
下一篇:古城回忆——文化的味道

45 蔣勁松 曹聪 汤治国 陈小斌 庄世宇 廖晓琳 鲍得海 李伟钢 刘艳红 吴飞鹏 吕新华 武夷山 王善勇 赵美娣 陆俊茜 吉宗祥 王桂颖 杨正瓴 李土荣 聂广 张玉秀 金小伟 曾新林 邓旭坤 李宇斌 杨月琴 张珑 陈国文 覃开蓉 唐常杰 吕喆 赵凤光 强涛 梁红斌 徐迎晓 柏舟 王春艳 刘拴宝 张海权 ddsers fansg mathqa xqhuang crossludo agreatbo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8: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