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色 COLOR SCI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小水獭 ☆Enjoy Life ☆Do Science☆

博文

对”真实的盗梦空间——通过光遗传技术的虚拟记忆”一文的评论

已有 6296 次阅读 2013-8-31 12:16 |个人分类:活色生香de生物科学|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学者| optogenetics, ChR2

真实的盗梦空间——通过光遗传技术的虚拟记忆一文的评论

陈筝的原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chen0


陈筝的这篇论文交流写得非常好,非常有吸引力.促使我去读了这篇nature文章:

Liu X, Ramirez S,Pang PT, Puryear CB, Govindarajan A, Deisseroth K, Tonegawa S (2012)Optogenetic stimulation of a hippocampal engram activates fear memory recall.Nature 484:381-385.

这篇文章创意非常好,而且实验设计非常严谨,而且形成了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但是我还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第一: 这不是虚拟记忆,作者写的题目很清楚是记忆的回想(memory recall).即是对以往已经形成的记忆的重新激活.本文也是通过条件化恐惧(fear conditioning) 先使小鼠头脑中形成了这个记忆, 同时使参与这一记忆过程的海马细胞表达光敏感蛋白(Channrodopsin2, ChR2);之后光激活ChR2而使小鼠头脑中又将之前的记忆回顾了一遍,同时在行为上产生了肢体僵硬freezing.

但是陈筝提到他们在今年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我认为这个实验设计可以说确实是产生了虚拟记忆.如果陈筝提到的盗梦空间是Science这篇文章,是对的.

第二:如果要保证所有参与恐惧记忆形成的海马神经元都表达ChR2,前提条件是DG100%神经元都被AAV9-TRE-ChR2-EYFP感染,但是海马是一个香蕉型的弯曲的结构,体积非常大.一次AAV病毒注射,作者是如何保证DG100%神经元被感染.或者参与记忆形成的神经元都100%刚好被病毒感染呢?

第三:距离盗梦空间还有一段距离,不能把记忆强加到别的个体上,如果老鼠A的记忆能转移到老鼠B,可以称为盗梦空间.不过当然,陈筝的这篇博文没有涉及到这一步,陈筝的文章内容本身没有错,而且陈筝在评论里明确的阐明了"是还有差距".

综上所述,小水獭只对实验技术本身的局限性有一点看法,另外对陈筝博文的所用词语有些理解上的不同.作者的工作和陈筝的博文都非常严谨而精彩,而且很有启发.

基于此文小水獭有几点想法: (1)如果有一天可以小鼠所有的大脑神经元都有TRE-ChR2序列,然后给小鼠一个快乐的记忆,是否可以探索出快乐记忆的形成通路(engram).

(2)光敏感通道不只有阳离子通道ChR2,还有阴离子通道HaloR(halordopsin).如果神经细胞同时表达ChR2HaloR,ChR2的蓝光可以使小鼠回想起恐惧体验,然后再用黄色光激活HaloR使记忆消除,抹去该恐惧记忆.小鼠鼠又是否可以开开心心了呢?

上图来源:

http://hargreaves.swong.webfactional.com/hipp3dd.gif

-----------------------------------------------------------------------------

陈筝文中有点小错误,这篇是nature 4月19日的文章,不是三月. 嘻嘻嘻




https://m.sciencenet.cn/blog-5525-721205.html

上一篇:GFP系列(四)目前在固定组织上无抗体加强mCherry最优化条件
下一篇:Optogenetics 光控基因技术系列 (一)

3 郭卫 陈湘明 陈筝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6 0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