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
访问数:983209
研究领域:生命科学->生物物理、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全部博文

自旋布居与手性合成

在北京科音Sobereva的计算化学论坛里看到一篇关于自旋密度和自旋布局的文章 “ 谈谈自旋密度、自旋布居以及在Multiwfn中的绘制和计算 ”( http://sobereva.com/353 ),里面有几张未配对的自由基单电子,其自旋极化参数函数在空间上的分布存在立体选择性,如丁烷双自由基的自旋密度 ...
2021-8-30 08:07

自旋极化与手性合成

下图所示,左为丁烷双自由基的自旋密度布居,右为自旋极化情况,即自旋极化参数函数的等值面图。图示有: 1)自旋向上和向下的Alpha和Beta单电子分别集中分布在丁烷双自由基的两端;2)自旋密度等值面离核比较近,离核较远处无论是alpha还是beta电子都很少。 注:图片引自sobereva的博客 http://so ...
2019-9-26 14:52

轨道对称性、自旋与分子手性

我对前线轨道理论用于解释不对称反应时的轨道对称性之说一直存在困惑。以已二烯为例,前线轨道理论在讨论电环化反应中产物出现不对称性,是如图 1 这么处理的。 即,无论是加热时的基态反应还是光照下的激发态反应,产物的手性都取决于 HOMO 轨道的对称性。图中表示 p 轨道的两瓣,假 ...
2016-8-14 14:14

Fe3S4与生物分子手性起源

上一篇博文 讨论了酶的α-螺旋结构诱导电子自旋极化及其应用于生物分子手性合成的可能模型。 然而,在地球生命起源之前,是不存在具有生物催化功能的酶及其α-螺旋结构的。如果生物分子手性果真与自旋极化的电子有关,那么在地球生命出现之前的具有单一自旋方向的电子又从何而来? ...
2015-11-18 12:58

α-螺旋中的电子传递与感生磁场

本文全凭臆想,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上一篇文章 中提到电子沿肽链的 α- 螺旋传递时,会产生一个很强的感生磁场。由于磁场是矢量,除了大小还有方向,因此这里进一步探讨 α- 螺旋中感生磁场的方向问题。 肽链的肽键存在一个电偶极矩,这是由酰胺分子结构中电子在羰基和氨基端的离域布居造成的 ...
2015-10-29 07:36

关于电子自旋的几点困惑

非物理学出身,本人对电子自旋十分好奇,但由于读书不多,对电子自旋现象的理解都是唯象的,同时也存在不少困惑: 1) 如图 1 所示,电子经半金属等自旋材料的“过滤”后,产生自旋极化电流,图中衬底与半金属界面存在自旋电子碰撞和散射,会不会破坏衬底与半金属之间的衔接,使得长在衬底上的自旋材料剥离 ...
2015-10-27 10:54

六世古莲

六世古莲 2014年春,山东济宁梁山县码头村在进行基建施工时,偶然在土层中发现埋藏有古莲子。经鉴定,这批古莲子约在公元1280年至1420年埋入泥炭层,逢元朝至明朝初期,距今约六七百年。今年,合肥植物园辗转得到5颗古莲子,并于6月初播下一颗进行试培育。昨天(2015.8.16),这颗古莲子 ...
2015-8-17 09:03

大熊猫因能量消耗低而能以竹子为食

大熊猫因能量消耗低而能以竹子为食 我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不知道也没有打听过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是多么的不容易,但眼见大熊猫为了放弃肉食,选择每天进食大量竹子(20-30斤)而熬出了黑眼圈,深感 确实 不易。 大熊猫具有典型的裂齿,本身是肉食动物,却以吃竹子著称。按说大熊猫能爬树登高 ...
2015-7-10 12:41

假如人类不曾在地球上出现

假如人类不曾在地球上出现 If we had never existed 充满智慧的人类是地球 40 多亿年以来最具优势的生物。尤其是近 1 万年里,进入现代人类期的人口数量从数百万猛增至 70 多亿,人类赖以生存的城市、农田和牧场侵占了地球陆地超过 1/3 的面积。 据估计,人类现在霸占了地球 40% 的生产力。喧 ...
2014-5-24 15:53

实验室中的进化

如图,左侧是野生果蝇,右侧是实验室饲养果蝇。 图片来自Scientific American, 2013,August,84-89;The Surprising Origins of Life's Complexity一文,作者是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Carl Zimmer,Science杂志2005年发布的125个科学难题中,“生命起源”的问题是他写的
2013-9-7 13:01
全部博文
放眼世界
学术八卦
生活点滴
地外生命
极端生命
手性起源
生命起源
科普探索
时事乱弹
极端生命
徽风皖韵
0) { // 插入数据到页面,放到最后面 $('.blogBox').append(data); page++; } else { // 锁定 me.lock(); // 无数据 me.noData(); } // 每次数据插入,必须重置 me.resetload(); }, error: function(xhr, type){ console.log('Ajax error!'); // 即使加载出错,也得重置 me.resetload(); } }); } }); $('#sendMessage').on('click',function(){ $('.cover').show(); $('#mesBox').show(); }); $('#seleCli1').on('click',function(){ $('.cover').show(); $('#selBox').show(); }); $('.cover').on('click',function(){ $('.choAlert').hide(); $('.cover').hid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