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难熬的四五六月 精选

已有 9162 次阅读 2022-3-8 12:1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上午,有位老兄来我办公室,向我哭诉他带了个做事懒惰、做事拖延的研究生,让他操心费力,不讨好,辛辛苦苦培养三年,看样子很可能最后为自己培养了一个仇人。他一想到这里,心里真苦,真难受,眼泪就忍不住噼里啪啦的流下来了。听了他的故事,这事儿还真值得深思啊,这里面都是人性的问题啊。

我告诉他,遇到懒惰拖延的学生,要躲得远远的。懒惰会滋生很多其他不良品质,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烦恼。研究生懒惰,做事情拖延,不做事或做事慢,或者不按照标准做事严重打折扣,平时不痛不痒的,师生还能和平相处。但是,最终要面临毕业的时候,学位论文有相关学术标准。如果很多该做的工作没做完,临终关口了,就会积累很多矛盾和怨气,难免就会集中大爆发。毕业后,回忆起来就只剩下怨气冲天了。

想一想,懒惰拖延的研究生,头脑灵活,看事通透,分析清楚了形势,摸清了导师脾气,看人下菜,都不是一般人。如果遇到Powerful的导师,这学生肯定就会听话起来,至少不会肆无忌惮。他们把学习科研的事情,都按照学校要求Deadline稳步推进,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唯独不把导师说的话当回事儿,不按照导师安排的时间节点做事儿。最后时刻,突然拿出自己搞出来的半成品,好坏就这样了,逼宫老师签字。要么坚持学术标准,鸡飞狗跳,哭爹喊娘,要么忍气吞声,做出妥协让步。老师又能怎么样?!

老兄说,他平时和这位研究生谈了几十次,效果都一般,学生基本上都是我行我素,不痛不痒,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各种理由推脱,就是不怎么做研究,学位论文也因此进展缓慢。他每次都是卑躬屈膝的,不敢硬要求,怕学生反弹,影响学生心情,每次都采用劝告说理的方式,希望学生能写的快一点,多做点工作,这样学位论文能厚实一些,毕业才能稳妥一些。他也知道,对懒惰拖延学生来硬的也没有用,他们根本不吃这一套,因此,老兄尽量发扬民主和平等的育人方式,春风化雨,但效果不大。可是,事情进展并非如老兄所料那样顺利,临毕业了各种问题就扑面而来了。

平时,导师努力越多,投入精力越多,敦促的越紧,最后大爆发的时候,很可能就会怨气越大,最终导师会被自己平时的努力Push而反噬,就像反作用力一样,重重地打回了自己。临终了,学生因为学位论文没有写利索,感到焦虑不安,心里各种负面情绪就滚滚而来。学生就想让导师降低学术标准,开绿灯,放水,蒙混过关,导师还想坚持学术标准,感觉论文实在太差了,拿不出手,让同行看了丢人,就算是浑水摸鱼毕业了,等教育部学位论文抽查,万一抽到就留有后患,会将导师一生的学术声誉尽毁。因此,师生就这样僵持着,相互都试图说服对方,都苦不堪言,相互埋怨。

懒惰拖延者最后对老师的不满也是正常现象,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给自己最后把论文写糊了,找个足够的理由,将懒惰拖延导致出现的问题也就逐步合理化了。一切都不怪自己,都怪导师,从中才能找到安慰和解脱的途径,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否则,情绪会很压抑,很难受,无益于身心健康。想一想,导师有出气筒的作用,也算发挥了一点价值。这是普遍的人性,导师需要反思,否则将长期从这个死循环里走不出来,真是一个悲剧啊。毕业季又来了,做导师不容易,难熬的四五六月。想一想,最不容易的还是学术标准,它老人家的位置在哪儿啊,可是被这师徒俩欺负毁了,学术标准比导师还要冤啊。

我劝老兄,每年这个时候,研究生毕业都会经历阵痛。一切还要从大局出发,从稳定出发,力所能及的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将学位论文尽量的弥补和提高,后续工作就顺其自然。学术标准能坚持的还要坚持,不能突破了底线,但年龄大了,不要给学生硬刚置气,别在临退休前惹个大麻烦,影响后半生的正常生活。看着他年过半百,已经透支衰老的身板,心里莫名地感到一阵阵的辛酸。认清了研究生做研究、拿学位的真相,仍不失热情去投入干工作,我相信这也是一种英雄主义。

送走了老兄,我点上一支烟,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沉思:什么时候,学术才能回归学术,科研不再受这些外在因素干扰啊。



https://m.sciencenet.cn/blog-58729-1328546.html

上一篇:不可遏制的急剧衰老
下一篇:青藏高原高寒草甸和草原:土壤碳响应气候变化的差异性

29 王安良 李东风 汪运山 周忠浩 唐平安 周浙昆 郑永军 罗春元 鲍海飞 武夷山 孙颉 李建国 李学宽 杨正瓴 黄永义 杨顺华 冯大诚 曹俊兴 何应林 彭真明 张晓良 许培扬 王飞 汪晓军 姚新生 刘秀梅 文永蓬 江帆 姚远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17: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