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喑农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丁dot 仅代表我一人观点! 请诸位笔下慎重,莫带粗口!

博文

一点思考!

已有 3158 次阅读 2009-4-22 00:07 |个人分类:拱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思考

今天上午时分接到一个电话,是曾经组织过一次航空学会的公司打来的,邀请我写一篇关于飞机维修知识的稿件,如何知道我呢,源于参加会议时留下了联系方式。我很坦率地对那位先生说,“对不起,关于飞机维修知识的文章我是没有办法写的,因为我从事过的领域主要集中在导航制导和控制上”,那位先生很礼貌地说我谦虚,我便说“我真的不能写,因为我真的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我要是真能忽悠出一篇我不懂的文章,那岂不是要把我自己往北医六院(主治神经疾病的医院)送?”,随后那位先生问我是否能给他们推荐一些能写此类文章的单位,我便推荐他和相关的研究院所联系比较合适,因为高校的科研工作相当比例是在从事理论的研究,和工程应用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个明显的断层,当然可能有些专业工程性质比较强,则实际应用的可行性更高一点罢。

电话挂毕,忽然发觉这毕业两年有余,竟然没有写一篇像样的文章投出去,虽说可能和我工作的性质不完全属于科研类有关,也可能和没有什么职称评定等的要求而必须发论文有关,但更多的原因是我觉得我自己慵懒了很多,懒于持之以恒做一件事情,虽然是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但同时有时候思想会思念那堕落的温床,让自己放松了下来。原来的计划很多都在不同的借口中流产,想来有点痛惜啊。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具体谁说的不太记得了,说“美国的博士毕业是科研的开始,中国的博士毕业是科研的终结”,我这算不算终结?我没有搭上一劳永逸的快船,没有走上一眼可以看到后天的事业道路,我还在奔波,我的明天依然玄幻,虽然有太多的不定性。但明显可以感觉到的是我似乎正在慢慢对我眼中的科研浇灌王老吉,一个荒唐的借口是我必须的要为我的房租,我的水电,甚至我灌水的成本考虑,在现实面前,精神的刺激远不如一块面包更实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俗?

同样不记得在哪里看到一篇帖子说现在70人搞科研的尴尬,因为基本上目前科研主流(包括科研位置主流)大都是50、60的天下,而20年前,大学毕业有个计划的但相对简单的环境,你不用操心你的住房,不用操心你的医疗,甚至不用操心你会失业,你只需要安心做你的工作,至少从某种角度来说,压力相对较小,诱惑相对较少,整个科研环境也相对比较干净。现在呢?想想这些情况大家都很清楚,绝然不像有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腚位思考那般简单。今年硕士又扩招,录取分数线已经跌破发行价了,试想两年之后又会怎样?那80、90的人该怎么办?难道我们的教育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然后击鼓传花滴将压力不断传递给下任,实际上这压力经过众多学子的放大,已经影响到了整个社会层面,而制定相应政策的人大都是“大学精英教育”的产物,这种精英产物如何能搞出现在大学生白菜价的现状?有人说现在大学生就业难在于质量差,这话貌似有礼,实际上我以为这是不负责任的话,为什么质量差?质量差在哪里?看看现在高校在干什么?科研项目工作有多少是导师亲力为之?一个工学博士能正常时间毕业的有多少比例?黑夜不仅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同时还给了他们黑色的眼圈。曾有人说,中国高校的科研80%以上是研究生完成的(包括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导师的任务就是拉项目,找钱,所以,现在导师被冠以“老板”荣誉,真正创新的东西短时间成形是有一定难度的,而来钱快的多是成熟的技术,甚至是简单重复的劳动。试想研究生除了毕业要面临的压力之外,在经历了几年的和科研无限亲密接触后,还能有多少人对那种黑眼圈工作感兴趣?再有就是高校收了不少钱,提供的教育产品却是与社会需求脱节的,致使就业难,我们更应该从问题的深层次发掘原因,而不是仅从表面上看说这不行,那不行,到底怎样才行?

时间晚了,想起一句话: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中文意思到底是什么,因为这句话出自老美的总统之言,在一个崇尚个人自由的国度,完全没有我们这样先进的国家集体至上理念,如果是我们常见的那种翻译,我真怀疑这总统是不是说错话了。所以我一直对这句话前后的两个country感兴趣(我的英文不咋滴,所以,会遇到很多问题),如哪位看官英语出神入化,请予以释惑,不胜感激先!



https://m.sciencenet.cn/blog-60330-227421.html

上一篇:怎么这么不小心?搞的我成了史前人?
下一篇:关于做志愿者的一些体会和思考!

1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7 0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