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我的高考(2)时代的进步
热度 3 冯大诚 2024-5-26 07:47
我的高考(2)时代的进步 前文说到,在高考之前,需要先报志愿,我决定听从老师的指导,报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高考志愿一张纸上两张表,第一张是重点大学,第二张是非重点大学。是都可以填十个学校,还是重点大学五个学校非重点大学十个学校,我记得不清楚了。 在录取阶段,这些志愿是怎样根据考生的考分录取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4556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3
我的高考(1)报考什么学校?
热度 7 冯大诚 2024-5-22 07:49
我的高考(1)报考什么学校? 一年一度的夏季高考又将来临,想起了我经历的高考。虽然那已经是整整六十年以前的事情了,很多事情已经遗忘得干干净净,但是有些情节又似乎发生在不久以前一样,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在受教育方面,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我上的小学虽然很破烂,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教室是庙舍,暗得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5408 次阅读|18 个评论 热度 7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离乡和回家
热度 3 冯大诚 2024-2-15 08:13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离乡和回家 我真正的第一次坐火车是在1964年,那年我考上了大学,要从家乡苏州坐火车去北京。 之所以说真正的第一次坐火车,是因为在5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小学曾经组织过一次坐火车活动。每人交一角钱车费,学生排队从学校走到火车站,从边门直接走到站台上,依次坐到一列空的客车上。然后火车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6628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四十四年前的“研究生新生入学注意事项”
热度 5 冯大诚 2022-7-30 08:12
四十四年前的“研究生新生入学注意事项” 前些天整理旧物,找到一张1978年的山东大学“研究生新生入学注意事项”。 这个“注意事项”印刷在一张八开的白报纸上。当时所用的办公纸张都是这种比较粗糙的白报纸。四十多年来虽然存放在闭光的环境下,但是仍然已经被氧化得整体发黄,看上去也非常“脆弱”了。 那一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16809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5
纪念卢炬甫教授
热度 6 冯大诚 2022-4-2 08:27
纪念卢炬甫教授 【简介】卢炬甫(1947—2017),天体物理学家,厦门大学天文学系中断八十二年后的重建者,原主任。科学网博主。 卢炬甫是我的老同学、老朋友,不幸在2017年11月去世,至今已经四年半了。四年多了,一直想写一点纪念他的文字,可是,每当写了几句,便心里难过,停了下来。五十多年来我们相识相知、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7631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6
六十多年前基础教育的一个点滴(续)
热度 11 冯大诚 2021-9-3 08:06
六十多年前基础教育的一个点滴(续) 上篇说到,我的小学校舍系苏州城里长洲县城隍庙的几个殿宇。 我上小学时,学生的水平全都是“从零开始”的,也就是没有什么学前的准备。大家都没有上过“幼稚园”(现在称幼儿园),那时候,幼稚园极少,上幼稚园大概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语文课一开始就学认字写字,没有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6534 次阅读|23 个评论 热度 11
六十多年前基础教育的一个点滴
热度 9 冯大诚 2021-8-30 08:09
六十多年前基础教育的一个点滴 又是一年开学季。整整七十年前的1951年,我开始读小学。那时候政权新旧交替不久,学校还遗留下来不少旧时的印记。我想,现在把我还能够记得的事情写下来,虽然只是关于一个小学校的个人记忆,也可以看到我国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点滴。 察院场是苏州城的中心点。人民路贯穿苏州城南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7359 次阅读|20 个评论 热度 9
纪念新中国放射化学的奠基人杨承宗先生
热度 4 冯大诚 2021-5-18 08:28
纪念新中国放射化学的奠基人杨承宗先生 今年,是杨承宗先生诞生110周年,5月27日,也是他老人家逝世十周年的日子。去年9月,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和“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了《没有勋章的功臣杨承宗传》。这是《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丛书》中的一册,时任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中科院院长白春礼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5757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献给母亲的蚕豆
热度 5 冯大诚 2020-5-10 07:58
8 年前,我写过一篇《立夏时节说蚕豆》,文章以与母亲通电话,母亲说蚕豆开始,又以母亲曾经说过的1937年吃咸菜豆瓣汤结束。当时,母亲虽已96岁高龄,身体还健康,能够自己一个人从4层走下楼到200米外的理发店去理发。她常常在电话里讲到过去的民间文化,有时还告诉我一些生活的常识。 母亲很喜欢吃鲜蚕豆,六、七年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13891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5
纪念黄震荣同学
热度 6 冯大诚 2018-4-27 09:21
纪念黄震荣同学 昨天下午,当看到黄震荣逝世的消息,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七十多岁的人,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是,黄震荣没有任何基础疾病,好好的人,怎么会没有了呢?一问才知道,飞来横祸,闯祸的家伙还逃逸了,警察正在找,但人是真的已经没了,毫无办法。 黄震荣是我的老同学,上海人。六十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4253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6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30 2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