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wind7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ghwind74

博文

君为渥然丹者

已有 4295 次阅读 2011-11-29 19:24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学者

人通常在知而不多的时候最爱说话——知道得太少,怯生生不敢说话,怕说错;知道得多了,觉得事情其实蛮复杂,要给个明确的结论很困难,于是与其说不清楚,还不如尊重事情的复杂性、索性不说。我现在就到了说不清楚、以至于要不说的地步了。但心里总还是想说,于是在彻底讷言之前,略说几句,关于今天的课堂以及引申开去。

不知什么原因,学生们今天出现了大规模地迟到,响铃之初,约莫有2/3的同学落座,随后的1/3直到12分钟之后才次第进入教室坐好。在我累计171次的本科课堂(不计课堂讨论)授课环节中,这无疑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但也很遗憾是最负面的一次。课堂在某种意义上类似于音乐会的演出——台上经过了紧张的前期准备、台下(也许)经历了一定的期待,因此在指挥的手臂抬起之时,一切都是寂静的,等待着开始。如果这时有人踢着凳子进来找座儿,不知指挥会怎么想?他多半会象李德伦先生那样不耐烦地甩甩指挥棒从新准备。非常抱歉的是我没有抵抗住这负面情绪的影响,因此这也成为我171次授课中感觉最糟糕的一次——失去了与学生交流的愿望!为此,我感到遗憾与惭愧,为因此而使同学们听课受到的影响而表示道歉。(注:由于教学、科研、学生等各种工作的要求,我在有限的总精力中为本课程所付出的努力也相对以前减少,这也是我需要向你们表示歉意的地方——虽然也许你们并不明显知道它的存在。)

不过,我只能道我可以道的歉,做为老师,我仍然需要指出:课堂的纪律需要遵守。你可以在来或不来之间做选择,但请不要在早(按时)来或晚来之间做选择!晚来是对按时就座的同学与老师已形成安静和谐气氛粗鲁的干扰,这不是任何一个自傲的人所应施加在别人身上的。如果你愿意,也可以选择自修,我并不当然地认为每个人只有在课堂上才能学好相关课程。如果你需要额外的辅导,我视其为教师的义务也一贯如此施行……

上面的这么多话,实际都是建立在你愿意学习本课程的基础上,如果这个基础不存在,那么直接无视其可也。

……

话说开去,这个基础必须存在吗?从你们生命大的视野来看,当然不是的!大学,提供了一个环境,让你们感受到多样的生活与挑战。万民皆颂的“大学要培养创新性人才”需要你们在大学毕业后能够survive,那么什么是survive?它有多个指标,但根本指标之一是你保持了完整性、之二是你仍然拥有热情。

就完整性而言,以专业课教师的视角,我并不想藏私心——任何专业的训练实际在造就专才之余,也损失了人的完整性!它使得你在某个特定方向过分突出、而在其它方向着力不多以至萎缩。如果这个特定的方向是你所能且愿,那么可喜!如果这个特定的方向非你所愿,那么可叹!就此来看,在大一大二发展自己的兴趣、寻找未来的方向是一个长期而言对己负责的做法,如果学生们是因此类事物而造成对某些课程的懈怠,做为教师,本人并不反对(甚或斟酌之后地欣赏)。但如果你既不能俯就培养计划所提供的学习轨道、又缺乏自己长期的英雄韬略,而对当下又不认真,难道,你在期待时间会做为你的朋友为你的未来努力?就我来看,时间是世界上最大的跟班,它从不为你做任何决定,它只在你做了决定之后伴着你努力开拓的身躯为你助推。你为什么不在坠落的时空中煽动自己拯救的翅膀?难道人会从平地掉落到山峰……?就热情而言,无需多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察言,善养浩然之气”。能够拥有完整的热情、不可摧灭的火种,那才是真正的survive

尊敬的年轻的先生/女士们,你们正值年青,拥有热情,但热情并不久远,燠热过去,便是秋声!不闻欧阳子喟叹“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不知王右军嗟悼“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现在的美景虽然消失地并不快,但如果消失就不再回来了。请珍重,君尚为渥然丹者!



https://m.sciencenet.cn/blog-614096-513000.html

上一篇:青椒vs老教师
下一篇:略议形式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1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