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q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dqiao

博文

拜访王昌敬教授

已有 5823 次阅读 2017-8-29 08:1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山西医学院, 王昌敬, 曹连吉, 路应连, 寄生虫教研室

我们读本科和研究生时,山西医学院人体寄生虫学教研室,教过我们课的几个老先生中,可能是张文忠教授最先因心脏病离开了我们,然后就是最年轻的殷润华老师因癌症,于1994年去世,之后是肖霭祥教授、田庆云教授相继离世。现在就剩下路应连教授和王昌敬教授了。

调到上海工作以后,只要回太原,总会去看望一下我的导师路应连教授以及王昌敬教授。记得最后一次去王老师家拜年,曹老师(曹连吉,给我上解剖学的老师,王老师的丈夫)问我交大在上海的什么区,离上海中学远不远。原来王老师的父亲曾经是上海中学的校长。王老师也是上海中学的毕业生。大约56年前,路老师告诉我,曹老师不在了,王老师被女儿接去北京了,后来又听说去了养老院。

前段时间在西北出差,路过一些寺庙,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给同行的晓君院长讲了一段我年轻时候的故事。从山西省五寨县沿着山里流出的河水,向芦芽山进发。河两旁植被茂密,气候宜人。我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是和我导师路应连教授采集白蛉标本。这里的生态环境给我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当时我们就想今后一定再来一趟。大约是1987年,路老师、王老师和我一行三人利用暑假,又来到了芦芽山林场,在这里我们大约住了3周。每天早晨,喝着小米发酵后的酸稀饭,吃着土豆、莜面蒸的拨烂子。然后就带上几个馒头和咸菜上山了……。

1、芦芽山顶(同学女儿张嘉薇摄影)

结束的前一天,县防疫站的老师说,我们应该去看看芦芽山顶的风光。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我们几个边采标本,边往山上爬。路上能看到文革中被拆毁的庙宇遗址,有人用石头摆放了佛龛,依稀能看到祭拜的痕迹。在我们前方,有十几个游客。遇到这些祭扫的地方,他们就会贡献一些祭品。路过的时候,我看见有小石头下压着几毛钱,周围也没有人,我顺手就揣到了兜里。一路上一共检了将近2元钱。回去的路上,我很开心地告诉王老师,明天我们在火车上有瓜子吃了。她问我为啥,我就把我偷揣了祭拜的钱的事情告诉了王老师。王老师对我说,你个捣蛋鬼,这样的钱买的东西,我可不吃。

晚上,林场的领导为我们饯行。食堂多炒了几个菜,还有白酒和几瓶过期的啤酒。大家蹲在食堂前的空地上,王老师和路老师代表我们向林场的领导和食堂的师傅表示了感谢。第二天早晨,我吃过了早饭,还不见王老师出来。就去她住的房间,门窗大开着,里面没有人。疑惑间,王老师回来了。她问我闻到了什么?我说没有呀!她开玩笑地说,昨晚她又吐又泄的。肯定是我拿了不该拿的钱,神在惩罚她。我辩解到,假如惩罚应该是惩罚我呀。王老师说,谁让我是你老师了,没有管好你。后来我想,那天我们三个人中,就王老师喝了啤酒。

我们回到太原以后,整理好标本,有些苍蝇可能是新种。两位老师就派我到上海昆虫研究所,找范滋德先生帮忙鉴定。临走的时候,王老师还特地告诉我,她小女儿清华本科毕业后,推荐到同济读研究生。她有一个照相机,假如我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找她小女儿借。当时的照相机是奢侈品,不知为什么,我就把胶卷给搅住了。我去寄生虫病研究所,找到金长发老师,他帮我把胶卷退了出来,试了试,还能用。寒假过后,王老师问我是否知道把照相机弄坏了?我说是。但是当时找金老师给修了一下,能用,我才还回去的。并不是有意不告诉他们。现在想起来,当时确实应该将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告诉他们一下。

今年四月初,回太原的时候,又遇到了路老师。再次谈起了王老师。路老师说,王老师还在北京。我辗转找到她小女儿的电话,知道了她现在住的地方。上周,利用去北京出差的机会,终于又见到了慈祥的王老师。

让我诧异的是,王老师已经记不得我了。她首先问我怎么认识她的?还问我现在教研室的几个老先生都有谁不在了。她还问我和乔健天教授有什么关系?其实乔健天教授有几个女儿,我不过碰巧也姓乔罢了。等我讲完我们在一起的故事以后,她似乎又记起了我是谁了。

九年前,王老师先是因为眩晕住进了神经内科,结果检查下来,心脏的问题更严重,有3条血管都堵住了。在太原,她的学生们不敢冒险给她放支架,转院到北京以后,心脏的问题才得到了解决。当时,曹老师也身体不好,不能来北京相伴。王老师只好一个人在养老院安养。后来,摔了一跤,股骨颈骨折,所幸手术后恢复顺利。这之后,女儿又把她接回家中,专门请了护工阿姨,住家照顾。王老师现在的问题主要是记忆力和视力都不行了。虽然知道有糖尿病,但是王老师一直不愿意用胰岛素。她认为,她的血糖问题通过控制饮食就可以解决。我臆测,王老师一辈子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现在由于医疗保险在太原,假如开始使用胰岛素的话,得回太原住院才能调整好胰岛素的用量。但她不愿意给子女们再增加负担。但愿今年年底,社保卡可以异地开通并使用,这样像王老师这样的跟随子女在异地的老人们,就会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王老师的第二个问题是牙已经全部掉光了,牙槽骨萎缩得假牙也不能再装,好在女儿孝顺,每顿饭将各种食物打成糊状。王老师说,她现在吃啥都一样,反正也闻不出味道了。

2、在王昌敬教授小女儿家

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王老师一再强调,不想给大家添麻烦了。反而是她的小女儿一再鼓励她,近期目标是再活两年,先争取90岁,远期目标是100岁。

我们企盼着,并祝愿王老师健康快乐!





https://m.sciencenet.cn/blog-616948-1073191.html

上一篇:父亲尼古丁暴露导致后代多动的分子机制
下一篇:味道

3 蔡小宁 牛丕业 王振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7: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