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s32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qs321

博文

国际专业学术刊物公正性的一个案例 精选

已有 24071 次阅读 2015-8-17 06:4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最近一位海外从事学术研究的年轻人告诉我一件事情,值得在科学网上报告,尤其值得学术期刊编辑们关注。事情是这样的:年轻人在数月前看到一个专业领域国际主流期刊将计划近期出版一个专辑的通告,这个专辑方向与年轻人的研究方向一致。年轻人考虑到这个学术刊物在专业领域的影响力和正能量,尤其是我国许多评价机构看重的高IF值,计划向这个专辑提交一篇最新成果论文。年轻人的硕士与博士研究生经历均在海外知名大学完成,并且在欧美一些名牌大学做了多轮博士后研究,在自己专业同行公认的几个专业主流刊物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同行反响较好,学术上初露锋芒。

然而,近日年轻人告诉我,他得到这个期刊编辑通告,这个专辑不能接受他提交的论文。因为这个专辑的特邀编辑是这位年轻人的学术伙伴,他们此前合作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并且这种合作关系一直保留至今,并持续发展。为了确保专辑论文评审的公正公平,与这个专辑特邀编辑合作过的研究人员均不能在这个专辑上提交论文。年轻人充分理解期刊的这个“规矩”,没有任何牢骚和怨言,并转而决定将这篇论文提交给这个刊物的正刊。这个规矩体现的正能量意义显而易见,它彰显了国际专业学术刊物采取的一些具有普世价值的措施,以确保刊物的公正与公平,这是学术期刊的生命,是成就一个权威期刊的要素之一。有人可能会说,这个规矩有点大惊小怪,多余,有点不相信专辑的特邀编辑的品德和操守。其实不然,人天生具有私心杂念,人情与生俱来,并具有两面性,它是人类的本能,我们凡人概莫能外。为此,在一个公正社会和政府才会建立很多法律和规矩,用以约束人们的行为,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让社会这个庞大机器高效正常运转,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的大众才会安全幸福。

我曾经于1999年在“中国科学基金”杂志第二期发表一篇题为:“谈谈科学研究中的创新思维”文章,文章主要是结合我的科研实际谈了一点科学研究中发表成果论文的认识。其中“5-如何定量评价科技成果的水平”中提到“我国科技人员公开发表论文的几种情况”中说:如果依据对论文评审的公正与严谨程度区分,大概有几种情况:期刊的正刊论文,也叫综合刊,它主要由反映期刊学科特点的几个固定栏目组成;期刊的专题论文,该期根据某些需要临时由几个特色专题论文组成;期刊的专辑论文,指由于某种需要该期只有一个专题,正如上面提到的这个杂志的专辑论文;增刊论文,指经过出版部门批准每年在期刊正刊外的1-2期;论文集论文,指从某些会议选择的一些论文,由出版社公开出版等。在我国当下,一般而言,从期刊的正刊到出版社出版的论文集发表的论文,评审的严谨与公正公平程度逐渐降低,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据我所知,有的期刊的专题与专辑论文占到一半,甚至更多,大大影响了自由投稿作者论文的发表。然而,在国际刊物,这种规律并不明显,虽然也有专辑,但评审过程的公正公平程度与正刊相当。

记得20年前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召开一个国际会议,为了宣传会议成果,会议召集单位决定从论文摘要集中选择了若干篇质量较高的论文计划在英国地质学会专报出版。我的论文有幸选中,并接到通知要求提交这篇文章的英文全文。为了确保论文的英文质量,会议组织者还邀请美国地质调查局专家对英文进行修改和润色。然而,经过长达半年评审,我收到专报论文评审结果。在给我的通知中指出,这些论文中达到专报要求的论文不多,因此,这个专报不能出版。但是,我的论文经过国际同行评审,认为有一定价值,他们推荐到一个英国出版的专业学术期刊发表,并征求我的意见。当年国内正在开始强调SCI论文,我通过查询发现,这个杂志当时还没有被SCI数据库收录(若干年后,这份杂志已经被SCI收录)。因此,我婉言谢绝推荐,最后将这篇论文提交到我国“中国科学-地球科学”英文版发表。这也算是我被动支持了一回国内期刊。当然,我也曾经被一个国际专业期刊的一个专辑拒过稿。

我们应当承认,我们与欧美学术界在公正公平及诚信方面还存在不小的差距,缩小这个差距需要学术界同行们的共同努力,包括我们科学网上的网友们脚踏实地做出表率。由此我联想到欧美诸多学术评审中实行的严格的“回避制度”(即回避师生及学术伙伴关系等),她确保了学术界相对公正公平环境,也大大促进了整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据我所知,我们国家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技奖励和论文评审中也有类似规定,但是实施结果并不理想,尽管有时属于无意为之(例如信息不准确)。例如一位教授和我说起一件与此相关事情,他的学生与他电话谈起一篇手稿的评审,兴奋地对老师说:这篇论文的一位审稿人的意见非常认真和详实,对他的论文修改帮助很大。教授说,这位审稿人就是我,对学生的论文我能不认真评审吗。我想影响我国学术界公正公平的因素极其复杂,从根子上讲与整个社会的诚信密切相关。学术不可能游离于社会之外。我们有的学术刊物有时为了满足某些“学术牛人”科研项目结题需要出版一个专辑,整个评审过程很可能由他们课题组自己组织评审;期刊有时为了某位老人的“寿辰”组织一批学生,甚至是“孙子辈”学生的论文出版。这些论文评审的公正性有时会大打折扣,当然也不排除其中可能也有比较严格和公正的论文评审,因为,严肃的学术人懂得,发表论文的质量是他们的面子和声誉。

2015年8月17日提交科学网

 



https://m.sciencenet.cn/blog-673617-913641.html

上一篇:寻找老同学
下一篇:做强自己是你唯一的选择

36 吕洪波 曹聪 周健 黄永义 罗德海 马军 王安良 檀成龙 武夷山 贺飞 王启云 李天成 Editage意得辑 陈儒军 长龙 刘晓军 曹俊兴 刘克 杨正瓴 郭胜锋 肖慈珣 夏华向 王善勇 钱磊 徐传胜 冯大诚 吴跃华 姚伯元 朱晓刚 蒋新正 龙小艺 htli gaoshannankai hkcpvli crossing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