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论文不是科学研究的全部
热度 20 刘庆生 2019-2-22 07:46
论文不是科学研究的全部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在我国一些学术机构,经常看到这种现象:只要发了几篇论文,甚至一篇 IF 较高论文,不管论文是否经得住时间考验,学生可以获得“优秀”,老师可以获得若干“帽子头衔”,“升级发财”。在一些学术机构的科研人员职称晋升、业绩 ...
12636 次阅读|29 个评论 热度 20
我谈“当下与未来”
热度 2 刘庆生 2018-11-26 08:03
我谈“当下与未来”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这是我的社会公益报告“我谈大学生活”的第五部分:正确处理几个关系中新增的一个内容。这部分原来只有:“理想与现实,大学与社会,老师与学生”三个常规内容。后来发现在我们的大学中,我们一些领导和“教父”们经常教导大学生们要 ...
4474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帽子是把双刃剑
热度 20 刘庆生 2018-11-3 09:52
帽子是把双刃剑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看到微信转载一些年轻科研人员早逝消息,其中有的人戴了一些“人才帽子”。我在类似微信中发表了一条评论:“帽子是一把双刃剑。其正面是满足了帽子人才自己和家人的成就感和“虚荣心”;负面是给这类人才过多压力,使得他们 ...
10851 次阅读|33 个评论 热度 20
科学网是一面镜子
热度 17 刘庆生 2018-8-29 07:27
科学网是一面镜子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我是在退休半年后的 2012 年 1 月份在老家过年时的喜庆日子注册开通了科学网博客版(为了描述简洁,以下统称科学网),在此之前没有上过科学网。在职工作繁忙,作为大学老师需要全力以赴奋斗在“教学服务和科学 ...
12039 次阅读|29 个评论 热度 17
我为什么感谢贫穷?
热度 20 刘庆生 2018-8-1 07:02
我为什么感谢贫穷?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一位贫穷家庭孩子今年考入北京大学,她结合自己在这个贫穷家庭经历写了一篇题为“感谢贫穷”的文章,感动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我。其实我们这些“跳出龙门”的农村孩子,贫苦的经历是我们的“必修课”和老常态,也是当下依然 ...
13839 次阅读|60 个评论 热度 20
大学应做“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表率
热度 4 刘庆生 2018-7-8 07:01
大学应做“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表率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北京交通大学的“毕业典礼事件”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央视节目披露,只让一小部分“优秀学生”出席大学隆重和神圣的毕业典礼现场的还有其它大学。这种现象至少说明: 1 ...
653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4
谦逊,重要的品质
热度 20 刘庆生 2018-6-30 07:41
谦逊,重要的品质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在我们周围偶尔见到一些同行在推荐自己成果时使用一些“高大上”的很不谦逊的表述。我想面对这些“华丽”的成果宣传,只有那些“关系户评委”会借机炒作和“帮忙”,多数同行并不以为然。我多次在有关场合谈到这个问题 ...
11363 次阅读|32 个评论 热度 20
社会公众不必以“帽”取人
热度 15 刘庆生 2018-6-19 07:07
社会公众不必以“帽”取人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些现象,在一些学术机构邀请有关人士学术访问或报告时,邀请单位往往依据他们的“帽子(头衔)”将活动的“规格”分成“三六九等”。这种帽子主要属于两大类:行政帽子(官帽)与学术帽子。我们很多 ...
11853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15
学术人才的评价与选择
热度 14 刘庆生 2018-6-13 07:16
学术人才的评价与选择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每当在科学网上看到大量学术单位(大学和研究机构)招聘人才的广告,我就自问两个问题:什么是人才?我们究竟采用什么方式能够选择到合适的人才?显然,两个问题都涉及“学术评价”。何为人才?这个问题我说不清楚 ...
12331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14
大学教授的“布道”职能
热度 8 刘庆生 2018-6-2 09:58
大学教授的“布道”职能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在清理工作室的资料时,发现了几份 20 多年前学生的硕士和博士论文。这些学生只是我的本科学生,然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在学位论文后面的致谢中提到我。我将这个信息与他们交流时,其中一位现在成为知名教授的学生 ...
10288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8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