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博文

心系江湖鱼水情(曹文宣)

已有 5595 次阅读 2013-5-15 17:44 |个人分类:科研院所史料|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江湖, 鱼水情

曹文宣(1934,5,19—),四川彭州人,鱼类学家,中国鱼类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2013年5月5日,长江流域鱼类保护生物学2013年学术研讨会在四川彭州举行。会议由中国鱼类学会组织,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农业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利用重点开放实验室、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长江口研究中心、四川农业大学水产系等单位承办,3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

按照中国传统习俗,今年也是曹文宣先生的八十大寿。与会者中有多位曹先生的学生,他们请画家宿万盛(以画蟠桃和鳜鱼闻名)绘制了一幅《鳜鱼图》献给老师。中科院水生所王剑伟(曹先生培养的首位博士研究生)向大家报告了《长江流域鱼类保护生物学的发展——曹文宣院士从事科研工作60周年回顾》,曹先生开创了长江鱼类保护生物学的研究领域,提出了保护区建设、生态调度、珍稀鱼类产卵场的保护和人工繁殖技术研究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与会者重点围绕长江流域鱼类保护生物学进行了报告和研讨。

在1994年同事和学生们为曹先生过六十岁生日时,曹先生曾说出了3个心愿:在赤水河建立长江上游特有鱼类保护区,《长江鱼类》能够推出新版,将稀有鮈鲫培育成标准的实验动物。20年后,曹先生在此次学术研讨会上又提出了3个新的愿望:长江全面禁渔十年;长江上游特有鱼类保护区真正发挥作用,加强建设和管理,让赤水河成为珍稀鱼类的避难所;加强学科交叉,促进鱼类学、特别是鱼类分类学这样的传统学科的发展。

我是水生所的子弟,读中学时与曹先生同住一栋名叫“新大楼”的筒子楼的二楼,曾见过曹先生有一柄漂亮的维吾尔族(或是藏族)腰刀,大约是他长期野外科考的纪念品。曹先生是四川大学毕业的,他结婚时,水生所的川大校友(包括我母亲)联合赠送了贺礼,我还吃了曹先生的喜糖呢。1979年我当兵到青海,三年后回来,曹先生问起我在青海何地服役,从西宁出发的沿途地理,我一一作答。曹先生曾多次到青藏高原考察,他告诉我在青海湖畔的茶卡采集过一种鱼类标本,后来再去,河流干涸,这种鱼再也采不到了。1982年我在水生所鱼类学研究室的鱼类生态组工作,曹先生是鱼类学研究室的负责人。1983年我到水生所办公室做宣传工作,1993年,我写了《心系江湖鱼水情——记著名鱼类学家曹文宣》,发表在中国科学院《科坛文明天地》的“科苑人物画廊”栏目(1993年第2期)。1997年曹先生当选中科院院士,我在给媒体写消息稿时,仍以《心系江湖鱼水情》为题(曹先生在这篇稿子上作了多处红笔修改),这篇稿子的结尾我是这样写的:“曹文宣年轻时拉得一手好手风琴,繁忙的科研工作使得他已多年不摸琴键了,但他在梁子湖工作中练就的绝招——撒网——却不生疏,这可是从事鱼类生物学野外考察工作的一项基本功,并常常指导身边的青年科技人员练习撒网,只见他将一张渔网理顺后,悠着劲撒开,落下便是一个漂亮的圆形,仍与40余年前一样洒脱。”曹先生指导青年科技人员练习撒网是我亲眼所见。而他拉手风琴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早年曹先生和余志堂到西南边地野外科考,借住在某农场,农场有架手风琴,农场职工开舞会,曹先生拉手风琴,余志堂吹口琴给大家伴奏,农场没有女职工,一帮男职工因为有乐器伴奏,跳得高兴得不得了(我在鱼类生态组工作时听组长余志堂老师说的)。2009年是中国科学院建院60周年,中国科学院新闻办公室与新华网联合举办“60年中华科学情”网络征文活动。我撰写了《君食武昌鱼,莫忘育鱼人》并被刊用,其中回顾了上个世纪50年代曹先生在梁子湖开展的团头鲂(俗名“武昌鱼”)生物学研究。

(感谢王剑伟博士、刘焕章博士提供图文资料)

 

                            宿万盛作《鳜鱼图》


                     学生们向曹先生(左三)敬献《鳜鱼图》


   这是一张珍贵的老照片,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三位鱼类学家,伍献文(右,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宜瑜(中,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左,199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07月24日曹文宣代表近百名院士在“世博会长江水生生物养护宣传周”上宣读《长江水生生物养护院士倡议书》,倡议“行动起来,保护母亲河,建设和谐长江!”(此图由《长江日报》记者高宝燕拍摄)

参见本博主相关博文——

易伯鲁、曹文宣、柯鸿文与武昌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0b305e0100xx1e.html

我能辨尔是雌雄(曹文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0b305e010106dg.html

《中国水生野生动物》创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0b305e01014ueu.html

中科院水生所院士疾呼长江禁渔十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0b305e0101b1yk.html

不要在赤水河干流修建水电工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0b305e010177lh.html





https://m.sciencenet.cn/blog-708326-690274.html

上一篇:世界读书日随记
下一篇:可怜的江豚宝宝

2 吕新华 蔡庆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