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j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xjun

博文

老屋记 精选

已有 7645 次阅读 2022-4-22 16:3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有一座草房,距离闹市不远,深藏芦苇丛中,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面有个不小的园子,园子里种上些豆角,茄子,西红柿,辣椒,西瓜……园子周边栽种点葡萄、苹果、海棠......园子边有一个狗窝,窝里有一条老狗,每到家里来了陌生人总会“汪汪汪”的吼两声……院子的围墙由天然的枸杞树、芦苇枝组成。老旧的大门就藏在不起眼的芦苇丛中,大门两边有几间矮平的简易房,房里养了几只老鸡,喂了几只老鹅。盛夏时刻,闲暇时节,在郁郁葱葱的葡萄藤下,杀个西瓜(新疆人不叫切西瓜,叫杀瓜),来瓶冰镇红乌苏,喝喝老酒,逗逗老狗,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这也是很多城市人梦想的生活。

(茅草从中的老房子)

 

幸运的是,父母的老房子具备了所有的一切,坐落在城区,出门就是纷繁的闹市,进门就是静怡的家园。对这个老房子,父母倾注了所有的感情,老房子的一切,都是父母辛辛苦苦积攒而来,家里的葡萄树4月份栽种,家里的苹果树5月份移植,园子的西红柿苗,也是从邻居家拿来,包括家里窗户上贴的窗花,也是母亲亲手剪贴……

(芦苇和枸杞组成的院墙)

 

父母通过多次的搬家,从甘肃搬到新疆,从3连搬到8连,从8连搬到团部,终于搬到了这个让人“羡慕”的地方。相对于我而言,我也是幸运的,因为大部分的假期,我是在这个度过的。之所以羡慕,是因为家门口不足50米的地方就是网吧,我可以任意时间去,老板都是邻居,在别的小伙伴没有电脑用的时候,他总是把他的主机让给我,这让很多小伙伴羡慕不已。

每到金秋时节,家里总是最热闹的。葡萄藤通过葡萄架爬上了屋顶,紫的、粉的、金的、黄的葡萄挂满了枝头;红红的大柿子(西红柿)一口下去就冒蜜汁;圆滚滚西瓜压坏了围墙,藤下的葡萄便宜了家里的老土鸡,他们总会选择最甜的下嘴;我们时不时也会摘些葡萄逗老狗,高高抛起,老狗伸长了脖子,稳稳接住;父母农忙了,没时间喂鸡了,也剪几串葡萄扔到鸡窝;老狗饿了没时间喂,也扔几串,葡萄简直成了动物们的救济粮了……新疆人吃西瓜没有切块的习惯,基本就是一刀两半,一人一半,一人一个勺子(这里的勺子不骂人),更多西瓜还是便宜了土鸡老狗……

(孤零零的花花,萧瑟的深秋)

这一切的美好,在今年秋季戛然而止了,有了党的好政策,家乡所在的地方设立县级市,一轮轮棚户区改造,将父母从茅草房改到了楼房,由乡里进到城里(直线距离不到400米),院子里的葡萄树挖了,苹果树送人了,老土鸡杀了……一切都在短时间内荡然无存了,只剩下孤零零的围墙,只剩下忠诚的老狗在守卫最后的家园了。

(对于陌生人的到访,花花竖起耳朵,警惕心十足)

 

前两天,接到街道办电话,要彻底拆了,家里的老狗实在没地方了,被妈妈拉到叔叔家,正好我也回家了,亲戚聚在一起吃个便饭。妈妈清早就起来准备了,剁好老母鸡,泡好干蕨菜……准备妥当后,又喊我陪她去超市(说实话,这么多年了,能够陪父母去个超市少之又少,自小学开始住校,每年在家的时间就只有寒暑假了),到菜市场,妈妈比较来比较去,这个菜便宜,那个菜新鲜,为了几毛钱,和小贩讨来讨去。我于心不忍,原准备掏钱“打发”小贩的时候,被妈妈拉住了,我也猛然明白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与市井菜贩的讨价,也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自己能陪着父母上街的机会着实不多,回来的路上给爸爸买了一条黑兰州。

晚上8点(新疆时间),晚饭准备妥当,嘉宾入席,觥筹交错。妈妈和姑姑聊起了家常,堂妹突然说起“大妈,你家的花花(老土狗的名)不吃食,我们去喂还咬我们”,听到此话,妈妈的眼圈突然红了,一边压抑着情绪,一边对堂妹说:“我明天去就去看花花。”转过头对姑姑说,有一天花花被人打了,她回家后,花花对着她边低吟边伸长了被打的前腿给她看;又有一天花花看到小外甥女拿东西往外走,花花对着小外甥女吼;又有一次花花看到有人进我家门(小三合院形式,隔壁都租给老乡了),花花咬别人,不让别人进来;还有一次花花咬了叔叔,咬了姑父……对花花的种种事迹,妈妈如数家珍。

妈妈对花花的熟悉,远远超过了她自己的儿子(因工作的原因,每年回家不过两三次,每次两三天而已)。我对花花不仅是嫉妒,更是一种感激,是花花,给了父母更多的慰籍。家里的老狗,不仅是条狗,更是家里的一份子,他扮演的角色,是我这个儿子也做不到的,在这7年了,他陪父母度过的日子,远比这个亲儿子多得多。最后妈妈哭着说:“但凡有点办法,我绝对不会把花花送人,实在不行我自己杀了他,也不想让别人偷走”。我知道,妈妈说的是气话,这条老狗,别说是杀,就是别人吼,她都心疼,怎忍心杀他……

直到昨天,我还在电话里问妈妈花花情况,妈妈说,一切都好。她去看了花花,花花开始进食了,身体慢慢恢复了……希望一切如愿

盛夏时节,葡萄藤下,那条会吃瓜子的老狗,那个喜欢吃葡萄的花花,依旧在树下守望者……

 

(对着花花拍手,花花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

 

 




https://m.sciencenet.cn/blog-711274-1335155.html

上一篇:独具匠心,学以致用——《高等数学(经管类)》林伟初 郭安学
下一篇:第十一届全国数学文化论坛

23 刘炜 陆仲绩 黄永义 刘秀梅 李浪 张永刚 曹俊兴 刘全慧 谢钢 王飞 孙颉 彭真明 杨正瓴 刘钢 尤明庆 罗春元 陈玉 黄河宁 王安良 姚远程 段玉聪 孙宝玺 李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8 2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