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eiuca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uleiucas

博文

学生时代:村小 精选

已有 5003 次阅读 2021-6-1 20:18 |个人分类:校园话题|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家乡在鲁中山区,那是一座小山村,我就在村里读的小学。

听父辈说,村里的小学原来在村西的山梁附近,不知道什么时候搬到了村东头。本来我可以早点上学的。有一天,母亲带我走进了校长家,问我能否上小学。校长是一个老太太,人很和蔼,在村子里很受人尊敬。那时我似乎不是很希望上学的,因为我曾经上过两天学前班,老师很凶,我还总受欺负,所以对学校没什么好感。或许家人总希望我赶紧上学的,但是校长看我是农历9月出生的,又生得矮小,所以当时并没有同意,让我晚一年再去,结果直到8岁才入一年级。那一年是1990年,开学不久北京就举办了亚运会。

现在想来,我还是很喜欢那个小学的。学校并不大,就着地势分为两级,南高北低,两级中间有一道坡连着,南面是老师的办公室、一二年级的教室、操场、菜园和厕所,北面则是校长办公室和三四五年级的教室。所有的办公室和教室前面都有花坛,校园里还种着一些松树柏树什么的。你是不是好奇,学校里怎么会有菜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记得有老师在里面种大白菜,每年小雪过后,我们就会帮着老师收白菜。不过后来菜园就不见了,平整成了操场。

村小位于村子的边上,学校的北面是一条小河,我们经常在春天的时候去河里抬水,因为那时候我们要在校园里植树。学校的东面是一个很小的水库,估计水也不是很深,但对于小学生来说也是危险的存在。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有一年的冬天,水库结冰了,我们几个小伙伴跑到冰上去玩。突然之间,冰裂开了,一个小伙伴掉进了水里,我们都很害怕,不知道当时是不是都哭起来了。后来有大人经过,把那个同学救了上来。

这是一所五年制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时候,班里只有两位老师,一位是班主任语文老师,还有一位是数学老师,都是女老师,好像除了语文数学也没有什么其他课程了。这位语文老师把我们班带完三年级以后就去别的地方了,而数学老师则一直教到我们毕业。从三年级开始,又多了很多课,开始有了自然课,再后来有了地理和历史。那位自然课的老师后来接任了班主任,他是邻村的,很年轻,很有活力,不过后来学校衰落了,他就转行了。有一年,他还开着三轮车到我们村去收粮食。那位地理老师也是邻村的,后来做过这所小学的校长和其他学校的校长。他很凶,经常打同学的手板和屁股,而且要学生钻到桌洞里打屁股。那位历史老师说话很慢,总是端着搪瓷茶杯,上面写着“莱芜师专”,估计是他毕业的学校吧。那时候,能上师专,毕业后在初中或小学当老师,已经是很让人羡慕和尊敬的了。

我们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班只有20个人左右,等到毕业的时候就只有十几个人了。印象里我在五年的小学学习中,成绩都还不错,并且经常被抽中参加乡里的考试,大家管这种考试叫“抽考”。除了一年级的春节因为字写得不好没有得奖状之外,我每年就能把“三好学生”的奖状拿回去,被父母糊在土坯墙上。语文老师说我和另一个同学写字的姿势不规范,就给我们纠正,那个同学很快就纠正好了,我却一直没明白到底怎么写才好,最后老师只得放弃了。

在小学阶段,不知怎么得我就养成了阅读的习惯。学校给每个班订阅了《中国少年报》、《儿童文学》和《当代小学生》等报刊杂志,从三年级开始,我就很喜欢读这些东西。在校长室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房间,曾经有段时间作为阅览室的,我在那里也读过一些书报,只是现在都不记得了。后来那个房间还做过少先队活动室,但我不记得在那里组织过什么大队活动。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很早就加入了少先队,到五年级的时候还戴过“三道杠”,领着各班的“两道杠”检查教室卫生、考勤和下午上课前的小合唱。

我(左)和同班同学合影

 

除了文化课,我好像也上过几堂音体美的课,因为不是每周都有,老师也不固定,所以记得很不清楚。我记得学校里有一架风琴,需要边用脚踩、边用手弹的那种,就是靠着它,我才学会了《国歌》、《少年先锋队歌》、《让我们荡起双桨》等歌曲。体育课就更少了,大部分时候是自由活动。记得有一次学校要组建鼓乐队,让大家在操场上练习各种运动和姿势,结果因为我时不时的“顺拐”,就遗憾地落选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别的同学戴上大盖帽、穿上白色的队服、敲鼓吹号。不过,我也有机会展示自己,就在“六一儿童节”的联欢会上,我还表演过节目,我至今还记得,当时自己拿着父亲做的快板,与其他三个同学一起,表演了一个天津快板,歌词可能是老师编的:“我们四个人,一起把台上,庆祝六一儿童节,放声来歌唱……”美术课似乎也许有过。小学最多的课,感觉是劳动课,每到周六上午就要全校大扫除,还有植树、种花、种菜、收菜,干了很多活。我对文体活动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来自村子附近部队派来的少先队辅导员,几乎每年来一个,都是很帅的兵哥哥,说着普通话,教我们唱歌、做操、玩游戏,给我们讲故事。我还记得有一回辅导员带我们参观他们的营区,我都兴奋了好久。

小学不仅有寒暑假,还有麦假和秋假,老师们要回家收粮食,我们也要回家帮着家长收粮食。这个时候,老师会给我们布置特殊的作业,特别是秋收以后,让我们去山上红薯地里挖别人家没挖干净的红薯,交到学校里去。有时候,还让我们去摘柏树籽、捉土鳖虫,晒干了交给学校。我不记得当时是不是给我们钱了,也不知道后来这些东西都卖去了哪里。我们还经常组织春游。说是春游,其实不过就是爬村子附近的山。课外的时候,我们很少爬山,因为那里有很多山洞,有时候会比较害怕。

学校的生活肯定并不都是快乐,也有难过的时候。最难过的是每学期开学之初,要交几块钱的书本费、学杂费,但我却总是不能按时交,因此被老师撵回家好几次。平时还要买纸笔文具,那是最大的花销了。我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因此也就没有什么零花钱,也不会买零食吃了。我曾经翻看过自己为数不多的小学照片,那还是小学毕业时照的,发现自己确实很瘦小,而且都是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其实在过年的时候,父亲也会给我买衣服的,但我平时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别人给的,我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也许是因为同学都是本村的,大部分家里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小学毕业照

 

我就读的那段时间,应该是村小最辉煌的五年,不论是教师数量还是学生数量,都还不少,而且还建立了鼓乐队、整顿了操场、买了很多课外书。但是后来就出现了问题。我的下一年级只在这里上到四年级,五年级就去乡上的小学读书了,那所小学其实原来是一所初中,我的堂哥就曾在那里读初中。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村小的学生越来越少,最后就关张了。

我参加小升初考试的学校,就是那所初中改小学的学校。考试那天下了瓢泼大雨,教室里房顶的瓦片已经有不少破损,雨水直接落到了考试的课桌上。过了一个很长的暑假之后,我得知自己考上了初中,就彻底告别村小了。

 




https://m.sciencenet.cn/blog-797254-1289235.html

上一篇:三维坐标中的明代植物图像
下一篇:学生时代:大学

20 周忠浩 汪育才 黄永义 夏炎 杨卫东 褚海亮 康建 段含明 王安良 郑永军 鲍海飞 张晓良 史晓雷 潘发勤 孙颉 杨顺楷 闻宝联 张学文 刘立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