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博客一周年记

已有 3790 次阅读 2008-4-16 18:0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翻翻日历,不觉间这个博客已经一周岁了,大体浏览一下,约有30篇文字,也没有什么章法,大多是自家菜园里的土产品,平均下来每月2.5篇,似乎有点少,呵呵,实在是由于以下两个原因所致:一则博主写字的速度一直不是很快,所以无法快速完成一篇文字,有些想法随生随灭,也不可考了。再则,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各种工作琐事与生计上了,毕竟中国人的生存还是很艰难的。生活其实是很令人恐惧的一个过程,我总是无法习惯它的规则。这些年一直迷茫于细节中,因此,也更愿意相信对于细节中国的了解在当下对此在生存的重要意义。今天下午在修改学生论文的间歇里看到母亲拿着捎把趴在地上打扫床下,问母亲是何故?母亲支吾半天才说:我前些日子给她的那张钱不见了,已经找了两天,今天看看是否掉到床下了。我马上猜到是母亲由于眼睛看不见的缘故在街上掏丢了,忙安慰她,不用找了,过两天再给她一些。其实,这是很冷酷的年代什么都需要自己去解决,任何机构都指望不上,去年朋友来电话让我带母亲回北方按手印,否则当地每月发给的80元低保(是否叫这个名字搞不清楚了,反正没有工资收入的丧偶的老伴都有)将停发,由于那段时间正是我课程多的不得了的时间,也无法顺利调课,就告诉朋友,让他们看着办吧,结果终于给停发了,母亲对于此事埋怨我很久,我能理解,毕竟那是她的全部收入来源,好在我的母亲不用过多为此担心,毕竟我们兄弟自己还是可以养老娘的,问题是那些境况更差人家的老娘该怎么办呢?这些年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渐渐明白,很多所谓重要的事情,其实都是不重要的。今年的物价飞涨好象没有哪个部门非常关心这类小事,而普天下的母亲们都在唠叨着鸡蛋多少钱一个了,菜多少钱一斤了?我的母亲总在我抽烟的时候和我说说这些事情,我知道这是中国最土气的问题,但是,这也是我最尊重的问题。对于生存我总是保持着发自内心的敬意。前段时间看到李飞教授关于研究生待遇问题的文章,很是感慨,原本想回应一些文字,可是回忆起那些日子,痛苦不堪,求助无门(那时就坚信里尔克的一句话:人生哪有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不忍心再折磨自己了,忘掉那些,向前看。

       不管怎么说了,这里是中国最好的交流平台,有很多人在细节中关注着这个贫瘠而瘦弱的中国,由此观之,我有理由对于她的未来抱有谨慎的乐观。对于个人来讲,也许更直接的愉悦来自于与众多素昧平生的朋友们开诚布公的交流。也谢谢那些光临寒舍的朋友们!

2008-3-16日于南方临屏涂鸦,以示纪念!



博客感言
https://m.sciencenet.cn/blog-829-21886.html

上一篇:记忆中春天的印象(之一):玉兰花的寂寞
下一篇:共和国的内伤——击中卑微生命的子弹来自哪里?

0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05: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