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沉浸式”阅读会给大脑留下啥痕迹 精选

已有 5402 次阅读 2022-11-25 08:59 |个人分类:书评书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沉浸式”阅读会给大脑留下啥痕迹

■武夷山

(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22年11月25日)

10月,美国基础图书出版公司(Basic Books)出版了美国埃默里大学神经经济学杰出教授和精神病学家Gregory Berns(格雷戈里·伯恩斯)的著作The Self Delusion:The New Neuroscience of How We Invent—and Reinvent—Our Identities (本文作者译为“自欺:关于人们如何创建和再创建自我认同的新神经科学)”。

本书的主要观点是,我们讲给自己听的故事和关于我们的故事,对于我们的人生都是至关重要的。

众所周知,我们都在讲述关于自己的故事。伯恩斯则认为,我们不仅在讲故事,其实我们就是故事,而且我们读的故事会改变我们的大脑。他认为,我们的自我认同不是恒定不变的,随着大脑接收和过滤来自外部世界与内部记忆的信息并将其作为行动依据,自我认同会不断重生。

伯恩斯汲取了来自神经科学、社会科学和精神病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告诉读者我们的故事和自我认同都是短暂的,因此是不断变化的。他论证说,我们会如何悦纳独特的自我,以便使生活好过些,因为此时的人生应对方案不是关注什么对我们最好,而是使悔恨最小化。

总之,本书告诉我们如何成为我们想讲的故事的主角。这是一本启发性很强的书,是赋予读者力量的书,是充满惊喜的书。

下面摘译本书的一些内容,让大家感受一下伯恩斯的叙述风格。

谈到阅读,多数人可以说出一本改变了自己思维方式的书(往往是青春期读的一本书)。作家斯蒂芬·金举出的一本书是威廉·戈尔丁的《蝇王》,那是他12岁时碰到的一本书。他形容说,这是他读到的第一本“长着手的书——强有力的手,它们从书页上伸出来,扼住我的咽喉”。

当我们说有什么改变了大脑的时候,“改变”有两种表达方式。第一种是短暂的改变。大多数心理实验都是围绕短暂改变来设计的。

第二种改变是长效的变化,但这些变化较难测度。对于大脑,多数神经科学家将大脑的短暂改变解释为瞬时信息处理而不是持久变化。例如,视觉皮质对视场中的变化作出响应,但这些响应不会持续。刺激一消失,大脑的响应也停止。对于以文学形式表现出的文化痕迹,我们真想知道是否有什么东西使大脑的结构也发生了永久变化。

接着,伯恩斯介绍了采用静息态功能磁共振手段研究大脑的方法。

静息态这个词有一点用词不当,因为静息态网络亦可用其他任务来扰动。在一项实验中,学生们在备考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之前和备考用功90天之后接受了静息态功能磁共振扫描。结果发现,用功学习之后,学生们的额顶区静息态网络内的联系更强了,于是科研人员得出结论说,针对逻辑问题的强化训练强化了这些模式。更可能的解释是,用功的行为,尤其是日复一日、周复一周的用功学习,导致大脑自身的物理改变,这些改变一直持续到了实验中的静息阶段。

然后,伯恩斯讲述了20位志愿者连续19天阅读小说《庞贝》并接受静息态功能磁共振扫描的实验。

文学将读者沉浸在作家创造的世界里。对于许多小说,读者在阅读它们的时候感到自己与小说的主人公简直是一体的。这就解释了在志愿者阅读小说的日子里,我们为何观察到他们感觉运动网络的变化。不过,很能说明问题的是,这些变化一直持续到了他们结束小说阅读之后。非常不幸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些变化还能持续多久。

回顾那些改变了我的人生的图书,我无法真切地回忆小说中的细节,但我能回忆起书中的人物……回过头来看,我一定是被这些打破偶像角色的壮举所吸引,他们对传统的社会习俗嗤之以鼻,打造出自己独特的旅程。他们都化入了我的自我认同,至少影响了我对自己的看法。

《中国科学报》 (2022-11-25 第3版 读书)




https://m.sciencenet.cn/blog-1557-1365235.html

上一篇:中学学长校友的文章——我家三代六人与南师附中之缘
下一篇:接待上海科技情报所代表团——日记摘抄947

18 刘全慧 晏成和 尤明庆 李学宽 赵凤光 王安良 张晓良 徐长庆 鲍海飞 谌群芳 周忠浩 胡大伟 刘钢 杨正瓴 崔锦华 刘炜 李丽莉 籍利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8 0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