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pd55 追求科学,勇于探索,苦海无涯,愿作小舟。

博文

高级罗德学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四学生 精选

已有 12847 次阅读 2023-11-14 21:09 |个人分类:新观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高级罗德学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四学生

诸平

image.jpg

Zandy Wong, a cisgender woman smiling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20231112日提供的消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四学生来自美国亚历山德拉的赞迪”·黄(Alexandra "Zandy" Wong,以下称为黄赞迪)被任命为罗德学者(Senior named Rhodes Scholar)。

黄赞迪是一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研究专业学生,因其残疾宣传工作而赢得赞誉,她是2023年获得罗德奖学基金会(Rhodes Trust)表彰的32名学生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克里格学院(Krieger School)公共卫生研究专业大四学生、下一代无障碍倡议(NextGen Accessibility Initiative)创始人赞迪(Alexandra "Zandy" Wong) 被授予罗德学者奖( Rhodes Scholar),这是美国大学生最负盛名的奖项之一。

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的黄赞迪是2023年获得罗德奖学金的 32 名学生之一(is one of 32 students to win a Rhodes scholarship this year)。该奖学金提供在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学习两到三年的全部费用。黄赞迪计划攻读两个理学硕士学位,一个是应用数字医疗(Applied Digital Health),另一个是循证社会干预和政策评估(Evidence-Based Social Intervention and Policy Evaluation)。

黄赞迪说:我希望改善残疾患者访问数字医疗平台时的用户体验。获得辅助技术非常重要,无论是拐杖、轮椅还是像我这样使用的助听器——我们希望确保它们是可用且负担得起的。

黄赞迪先天患有严重的听力损失,12岁时接受了改变生活的助听器。她突然能听到鸟儿的歌声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NF阿格拉研究所(Johns Hopkins SNF Agora Institute)研究员斯科特·沃伦 (Scott Warren) 说:亚历山德拉的黄赞迪对包容性的热情在我的课堂上熠熠生辉。她在每次课堂谈话中都表现出尊重和有力的态度,深入倾听同学们的意见,同时也表达了她的观点。我知道她会发光,因为她会对世界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黄赞迪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始就读,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课程转向网课。面对正在学习新教学技术的教师,黄赞迪发现她需要为自己和他人辩护发声。她的信念给她的教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感到很荣幸能有她来上课。

彭博社杰出教授(Bloomberg Distinguished Professor)杰里米·希夫曼 (Jeremy Shiffman) 说:她是一位才华横溢、杰出之人。由于她自己患有严重的听力损失,通过她的倡导活动,她已经在促进残疾人获得医疗保健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过去的三年里,黄赞迪的倡导已经超出了课堂。作为洛约拉马利蒙特法学院科埃略残疾人法律、政策和创新中心(Loyola Marymount Law School's Coelho Center for Disability Law, Policy, and Innovation)的科埃略法律研究员(Coelho Law Fellow),她研究了针对 COVID-19 的不公平数字公共卫生应对措施。作为一名实习生,她帮助起草了要求联邦机构拥有可访问社交媒体帐户的政策。她为州政府委员会(Council for State Governments)制定了包容性政策,帮助残疾青年过渡到工作场所和学术环境。

通过她的下一代无障碍计划(NextGen Accessibility Initiative)该组织与 Z 世代领导的组织合作,让年轻受众完全可以访问其内容,黄赞迪帮助为 119 个国家/地区的超过 200,000 名学生创建了可访问的教育内容。

她还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探索了神经科学和政策研究,有意寻求经验,为她在政策、技术和医学的交叉领域工作做好准备。作为一名新生,她加入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科学学者计划(Johns Hopkins Neuroscience Scholars Program),目前在副教授阿曼达·劳尔(Amanda Lauer)的实验室研究听力损失。

我预测,在牛津大学学习后,她将成为世界上残疾人权利领域最杰出的领导人之一,杰里米·希夫曼教授说。

罗德学者的选拔过程分为两个阶段。首先,申请人必须得到其学院或大学的认可。今年有超过2500名学生开始申请;862名学生最终获得249所不同学院和大学的认可。美国16个选区的选拔委员会随后会邀请最优秀的申请者参加面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今年有6名入围者。

黄赞迪计划于202410月进入牛津大学。然后,她计划进入医学院,成为一名学术医生(academic physician)。

一年级学生获得植入人工耳蜗学生奖学金(First-year student wins scholarship for students with cochlear implants

2021年黄赞迪还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年级学生时,她就作为神经科学学者项目(neuroscience scholars program)的成员研究小鼠的听力损失。

在听觉神经科学教授阿曼达·劳厄(Amanda Lauer)的实验室中,一年级学生黄赞迪编写项目代码来帮助确定小鼠的听力损失程度。由于小鼠无法传达是否听到声音,黄赞迪可以帮助确定它们的听觉神经元是否响应刺激而放电。通过在实验室的研究,黄赞迪致力于揭示听力损失的机制,并更好地了解她自己的听力损失。

黄赞迪患有先天性传导性听力损失,左中耳的一块骨头缺失了一部分。当声音进入她的耳朵时,它会被处理为振动,但由于缺少骨头,这些振动不会一直到达耳蜗中的毛细胞,而耳蜗中的毛细胞将声音作为电脉冲传输到大脑。

为了帮助声音振动到达她的耳蜗,黄赞迪在12岁时接受了骨锚式助听器(bone-anchored hearing aid简称BAHA)人工耳蜗植入。戴在头部外面的声音处理器通过磁性附着在黄赞迪的耳朵上方头皮下方的植入物上。处理器接收的声音被发送到植入物,植入物通过骨传导将声音传输到内耳,绕过受损的中耳,进入耳蜗。

黄赞迪说,她收到植入物的那一天是超现实的,让她打开了新的声音世界的大门。我称这种体验有点像从旧的投影电视到高清电视。我第一次听到鸟儿的鸣叫声。我第一次听到左耳后面头发沙沙作响的声音。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样的声音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从来没有机会像这样体验它们。

突然间,黄赞迪的功课有了进步。在植入之前,上学是一个挑战。由于听力损失,她很难集中注意力听老师的课。她说,她很容易不知所措,因为教室里的噪音会淹没她应该集中注意力的课程。但一旦她接受了BAHA植入,团体活动和俱乐部就变得更容易应对,她的成绩也提高了。

为了表彰她在学术上的成功,黄赞迪被任命为获得安德斯·蒂尔斯特伦奖学金(Anders Tjellström Scholarship)的美国三名学生之一,该奖学金每年2000美元,旨在表彰植入人工耳蜗 BAHA 的学生的杰出学术成就和对领导力的承诺。该奖项以开发骨锚式助听器的医生安德斯·蒂尔斯特伦 (Anders Tjellström) 的名字命名。

当她第一次申请霍普金斯大学时,黄赞迪考虑学习计算机科学,但很快意识到她想更多地了解听力损失背后的科学,并将重点转向神经科学。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科学学者计划(Johns Hopkins neuroscience scholars program)的一部分,黄赞迪协助阿曼达·劳厄在医学院进行听力损失研究。

阿曼达·劳厄说,黄赞迪在困难时期投入了这项研究,并将很快接管实验室的实际工作。

黄赞迪对她所做的一切的热情具有感染力,我很高兴实验室里有这样一位积极主动、聪明能干的学生,阿曼达·劳厄说。

但据黄赞迪说,实验室的教育机会并不是她研究的唯一好处。

黄赞迪说:我的高中并没有真正的听力障碍社团,所以这个项目确实为我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不仅是霍普金斯大学的听力障碍学生,而且是全美国各地的听力障碍学生。我真的很感谢他们的指导,因为这确实帮助我找到了这样的社团。

 上述介绍,仅供参考。欲了解更多信息,敬请注意浏览原文或者相关报道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2210-1409638.html

上一篇:任何活动都比坐着对心脏更好
下一篇:大四学生黄赞迪的倡导获取及其采访录

4 吴斌 郑永军 崔锦华 汪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4 0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