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云
闲话科研“赶” 精选
2021-11-27 09:19
阅读:5244

    所在机构,2021年的科研统计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也更为繁琐一些(需要填写的字段很多,还需要提供电子版、纸质版、收录证明等)。11月初就催着按规定的时间节点完成统计任务。按照出版常规,实际上多数期刊2021年还有一期或两期尚未正式出版,有的期刊可能还存在拖期现象,比如2021年的最后一期,正式出版时间可能会是2022年。假如是需要出具收录证明的,收录通常是滞后一些的,年尾出版的,很可能需要到2022年才可以知晓是否收录。统计意味着什么?数果子,代表着奖励性绩效或科研工作量。或多或少给我带来了一定的紧迫感。

    回顾2021年,我的科研感,真是特别地“赶”。年初是忙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申报的事情,需要认真按照科研管理部门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完成规定任务。其中饱含着紧张、焦虑、忐忑等复杂情绪。虽然是“老运动员”了,但是远远没有稳操胜券、气定神闲地气象。也许是因为“越老”越“期待”之故。提交申报书,并未完事,密切关注申报进展。啥时候通讯评审,啥时候会议评审,自个有没有可能通过通讯评审,有没有可能获得立项?获得了该怎么办?没获得该怎么办?获得了,该布局,如何实质性展开研究,按照规定时间节点完成规定任务,争取如期结项;没获得,还得认真考虑“从头来过”。无论如何,获得了比没获得更酸爽。今年的立项结果公示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意味着等待的过程更长一些。知道自己没有立项,还想知道是否自己通讯评审这关是否过了?后来,了解到没过。没过,心情更难过,过了,似乎可以得到一丝安慰,看到了曙光。上述,全过程其时挺“赶”的,谁经历谁知道。

    关于科研项目申报,我算是有两手准备的。这多少会导致更“赶”。岗位聘任环节,对科研有更多感知或认知。论文等级、成果类型、科研项目等级、科研奖励等级……“算与不算”“怎么算”,事在人为。2021年6月,进一步了解有关职称评审条件,按照有关算法,我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或者说努力方向搞错了,还得撸起袖子加油干,找差距补短板,我还需要努力多发论文,发“高水平”论文。或许我算是够努力的,利用暑假“全力以赴”,完成了一篇投稿。一篇是约稿,另一篇是常规投稿。约稿那篇经历了两个月审稿退修过程,被录用;常规投稿那篇,经历了近三个月审稿退修过程,目前在终审环节,尚在等待最终结果。录用之后,何时能刊发,也是比较关注的,大家都能明白,最好是在“更有用”的时间点。

    我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员角色从事科研工作,优劣势并存,劣势更突出一些。比如相比“学院派”“学界”,我更多地属于“少数派”“业界”,许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摸着石头过河”。我的科研“赶”,某种意义上还有几分责任感在其中。比如像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申报,是限项申报,得到了申报机遇,就得格外珍惜。

    我时不时会接到一些求助,参与解答有关科研方面的困惑。其实,我自己也是种种困惑相伴相随,几乎是时时刻刻在向师友或文献寻求解答或指引。有时候,有些求助显得格外紧急、焦急,囿于精力和能力,我很难帮上忙。当前的大环境,“发表难”是比较客观的。如果“眼高手低”,期待“多快好省”获批大项目出大成果,属于小概率事件。我自身的感受是,想做点“有用功”,需要做足“无用功”。如果说我在科研方面有些许成绩,可以说我下的都是“笨”功夫,我从2005年1月开始写博客至今,或许从我的博文,可以更好地了解我有多笨。不怕您笑话,我的好些博文,实际上算是“深思熟虑”的,耗时耗力的,我之所以坚持,那是因为我至今仍傻傻地认为:假以时日,那一定会是有用的。我先后出版过5本博客书,均是常规出版,且其市场反响,个人认为在当前看是属于比较好的(参见:图谋与博客书.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92302.html)。

    到了我当前这个年龄,对科研或者科研追求,理应有着更清醒的认知。为何?何为?理想境界是:为我所欲,为我所乐,为所欲为。现实处境是:或多或少属于“追名逐利”,跟着感觉走,身不由己。尽管如此,科研“赶”或许也属于我等的幸福感,且行且珍惜,边走边干,走不动了,也就干完了,最好是干完了再走。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启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407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