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岩——坚定的石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yq721 读博是件快乐的事,因为认真做学问自然能创新

博文

读博士也需要“有闲” 精选

已有 6384 次阅读 2009-3-27 14:05 |个人分类:胡思乱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读博, 80后, 有闲

《80后如何成为想当科学家的博士》一文受到很多老师和同学的关注,着实让我出乎意料。当时一路写完,根本没有回炉,对遣词造句上进行考究,就着自己当时的心情很坦诚的说完的。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了解,正所谓“大人不计小人过”,而我原本就是“小人”一个了。

今天有一位叫做“读博的人”在我的博文后面留下这么一段回复:当你一边读博,一边为“下一顿饭没着落”而苦恼的时候,你还有心思去快乐的读博吗?

这是我在中午午休前看到的,记挂于心,折腾的没有睡着,故而早早爬起就此进行回复,此文标题算是一个概括性的回答吧。

《80后如何成为想当科学家的博士》主要集中于论述读博需要有求知欲和好奇心,避开了“有闲”的讨论。因为在写此文时,潜意识里设定的目标群体是相对有闲的博士生。这个“有闲”是用博士生的补贴进行说明的。

首先,从博士生补贴上来说,我的“有闲”有了基本保障。读博第一年的时候,学校发给博士生的月补贴是600,实验室再补发了200;一个月八百,吃饭和日用消耗差不多了;导师过年时的奖金也就恰好可以孝敬父母,因此一开始读博我就没有什么要为下一顿饭发愁的事。这个学期开始,学校增加到700,实验室补到500,钱还是很充裕的。虽然不能跟我那些毕业了正在工作的同学相比,但是这些钱在武汉已经够吃,能够合理利用而且还能过得有滋有味的。

其次,到目前为止,我对找女朋友非常谨慎,一定要找一个通情达理没有小女人心性的女生,“宁缺勿烂”是我的基本原则。于是没有了感情的纠葛,也没有了女朋友带来的外在物欲,我的博士生补贴够用。我的一个同学,博士生补贴有两千多,但是就是有了一个喜欢花钱,喜欢逛街购物的女友,而经常出现资金紧张的事情;平常他的这位女友还要求他每天有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陪她(这是一位文科,偏清闲的女生),这就消耗了我那同学很多心力的,原本实力比我强,可两年下来我估计我的能力要比他高上一倍多,毕竟我每天比他多四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就是让他与他现在的女友分手而来二十四小时追赶也是做不到的。所以说,只要不找女友,国家给的基本补贴,博士生基本吃饭的保障还是有的。

再次,就是如何隔绝各种诱惑的事情。我一个月拿一千二,我的同学已经有人能够拿到一万二了,而且还说我博士毕业了也不一定能够拿到他那么多的钱,潜在意思是我读博是亏了的,说不定博士毕业后工作找不到,真会出现吃了这顿没下顿的事情。概括的说,读博五年,我会要错失很多机遇,带来很高的机会成本。加上目前经济危机横行,是否可以保证毕业后顺利找到高薪工作,都充满着未知数,于是很多博士生心里就那么的煎熬——当初要是没有选择读博,而是直接工作该多好。有了这份煎熬,精神食粮上就真的已经是“下一顿饭没着落”了。还是那句话,博士生如果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那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有闲”,做不到“有闲”,博士期间做出来的东西就差,做出差的东西找到高薪工作的几率就小。也就是说,越煎熬,越有可能让这份煎熬变成现实,还不如撇开目前同学那反馈过来的各种诱惑,撇开对机会成本的斤斤计较,消逝掉心中的“煎熬”,做到真正的“有闲”,如此才会获得最大概率的争取到未来很高薪酬的工作的。

后两个问题博士生自己是可以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比较难说。某些方面应当找中国的教育部,找所在学校论理。但是,笔者以为,如果真的是一个有志于做一个科学家的博士生一定会在选择读博前有着明晰的规划,这个规划会让他仔细的考察那些单位适合自己,他们就会去选那些有实力的培养单位接受培训,一般而言这些单位都是会保证博士生的基本生活的,应当不存在所谓的吃了这顿没下顿的问题。如果是盲目的为了获得一个博士学位以求一份高职时,选错导师,选错就读单位的几率就会很高。因此,总体来说,读博士需要“有闲”,而且这份“有闲”是通过我们自身能够争取到的。如果你成天在玩游戏,看电视电影,缺钱的时候就奢望着上帝撒些银子给你时,我觉得最好是不要来读博士,你会非常的痛苦,一刻也感受不到读博的快乐。

感受不到读博的快乐是你的问题,而不是我说错了,写下此文后,我会直接无视那些不能着手体会读博之快乐的人之回复的。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9417-222831.html

上一篇:以论文发表还是技术研发为导向?
下一篇:小议“持之以恒”

3 王春艳 李宁 杨芳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12: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