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主考随记 精选

已有 3271 次阅读 2024-2-7 22:58 |个人分类:教学行思|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任课教师是期末考试的主考,监考有另外指派的教师。我个人理解,主考要送考卷到考场,如果考卷有问题,要给学生解释,或者明确不需要解释。考试的时候我经常不在学校,都是找青年老师帮忙。只要是教师就可以,博士生博士后都不行。上学期我正好在,就不劳烦别人了。

 

担心睡觉睡过了或者路上交通有意外,我准备了plan B。让助教的博士生去送考卷,如果我不能准时到达。不过这个plan B束之高阁,我正常到校了。

 

考试前,我认真阅读了教务部门发的“监考教师要求”。确实都是对监考的要求,提到主考只有一处,要提前一刻钟到考场,毕竟卷子在主考手里。从规定字面看,主考教师发完考卷就没有事情了。是不是可以离开考场,或在考场中看手机、听音频等?支部书记说在考场里不太好,可以到走廊里用手机等。听人劝,吃饱饭。

 

按要求提前15分钟带着考卷和座次表到考场。来自其它学院的监考老师已经到了,还有位学生的辅导员。让学生按照座次表就做。教务处领导带队来检查考场情况。领导跟我打个招呼,似乎是说我亲自来了之类显得我经常不来。接着问我是否需要计算器。我说答卷本身可以不用计算器,但也没有禁止。不需要,不禁止,估计领导也有些懵。但领导要预防作弊,当场检查计算器翻盖看有没有小抄。这个有些超出我的想象力,我觉得这门课准备小抄没有什么帮助。可能看我有些困惑,教务部门领导给我看一个手机照片,好像是写的情况说明材料。我仍是满脸茫然地“不明觉厉”,领导的意思似乎是前面考试抓到了违纪学生。领导走后,让学生手机关机,连同书包等放到考场前面或者后面。

 

在考场的辅导员跟我说,有位学生缺考。这应该在情理之中。上课期间学生有外伤的诊断,缺了些课。至于是否允许缓考,不在我的权限之内,由学工和教学管理的老师决定。后来我才知道现在的行情,如果有学生缺课,主考要第一时间向教学管理和学工老师反映,主考都被拉进一个微信群。辅导员大概知道我不知道,因此亲自深入考场。

 

考试过程还算顺利,也出了情况。监考老师很负责,抓了个学生,笔袋里有些小卡片。我看了一下,六七张卡片,多是数学和物理,只有一张与力学有关,但似乎与我的课程无关,至少与考试内容没有任何关系。我跟监考老师说了自己的判断,在考试期间替学生保管这些小卡片就算了。如果有学生考场违纪,监考和主考都很麻烦,要保留证据,停止涉嫌学生答卷并控制该学生不离开考场(这个是管理部门要求,但教师有限制学生的权力吗?),并向管理部门报告等候派员处理。考试结束后,教师和涉事学生都要在考场内写情况说明,上交后离开。考试后得知书记主考的班级出了事情,有学生用手机拍照试卷发送,并且接收别人发送的答案。这种作弊方式的有效性我能理解,但我们这种课程看小抄似乎没用。考试纪律要求手机关机放到考场前面,没有交出手机本身就是违纪了。

 

考试过程中我没有什么事情。在考场后面走来走去。没有在考场里拿出手机,只有一次想看看时间,刚拿出来,想起考场墙上有钟,就放回去了。后来看到系微信群的通知,监考主考在考场中看手机,有监视探头能看到。监考,监监考,想到Michel FoucaultSurveiller et Punir,汉译本跟着英译本译为《规训与惩罚》而不是法文的《监视与惩罚》。也想想学生为什么觉得这门课难,有些推测,但没有什么对策。



https://m.sciencenet.cn/blog-220220-1421003.html

上一篇:重庆磁器口古镇
下一篇:宁波鄞州公园

9 郭战胜 黄永义 郑永军 周忠浩 宁利中 王启云 汪运山 王安良 陆仲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5 0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