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waho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光和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自由能源万岁!

博文

天下老九一般臭?不见得,总体还是香的!

已有 7597 次阅读 2017-4-25 03:57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科学, 知识分子, 老九, 论文撤回, MarchForScience

中国历来有三教九流之分,很不幸,在十年浩劫的文革期间,知识份子的职业高贵度,一下子跌到末尾的老九,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满天飞,应有的尊重荡然无存。

这届大知识份子,包括科学家、工程师、人文学家,以及奋战在教科文卫军各条战线的香老九,总体来说,整体社会地位大大提高,比文革时臭老九关牛棚、挨批斗强了N倍不止,尽管偶有少数不珍惜的大V公知,因不检点而被揪出来上电视忏悔。这一大好局面,突显了18大的领导团队营造了尊重知识、爱惜人才的良好氛围。

近来有几件跟老九有关的事件还是非常扎眼的。

Tumor biology 一次性撤稿107篇,且95%以上都是中国科学家的论文,这无异于给天朝专家教授贴上crackpot标签,打脸中国学术界。我看得治!

既然标题直指天下老九,那就扫描整个地球吧。

前天,趁世界地球日,世界上600多个城市的老九们走上街头,呼吁全球政府重视科学家。活动的发起者乃一众美国科学家,这是咋回事?

由于特朗普总统坚信全球气候变暖是个大忽悠,且猛砍科研预算,严控“官窑”科学家在媒体唱反调,逐渐引起美国一部分利益受损的老九们的不满。

起初,老九们山寨了一些官方推特帐号,如@RogueNASA等,引来大批“官窑”以及“民窑”科学家在那里公开与政府唱对台戏,也有很多特朗普的铁杆粉丝砸场子的。民窑没啥顾忌一般用实名,官窑担忧饭碗则用马甲。

之后觉得不过瘾,就张罗上街游行了,可赶上当时其它游行队伍太多,尤其是妇女大游行,担心从未有干这事的经验,怕组织不好,科学家的队伍太小,声音容易被盖下去。

犹豫徘徊中,游行计划从时间、名称、口号历经几次改变,最终定在世界地球日,并积极筹款,准备将活动扩展到全世界,并放弃先前指向特朗普的矛头,改为旨在警醒全球各地政府。

请看全球各地老九在搞啥震。


主场--美国首都华盛顿


分场--芝加哥


分场--加拿大首都


分场--加拿大多伦多


分场--伦敦


分场--澳大利亚墨尔本


分场--新西兰


分场--丹麦格林兰北极科考


分场--巴黎


分场--南非


分场--日本东京


分场--海底科考

分场--中国台北

本次活动中国大陆城市全体缺席,仅有香港闹出丁点动静,网上张贴了下图的海报,但终不成气候。可以理解嘛,香港的老九在世界上那是出名的香,香如其名,教授工资直逼美国总统,怎么会上街呢?


秀才游行就是不一样,世界各地警察纷纷惊叹,竟然斯文得不需要警察维护秩序!

这一曲曲你方唱罢我登台的事件说明了什么呢?

一方面,这说明世界范围内的知识分子们,也有一本难念的经,日子不一定过得比中国同行更滋润。

另一方面,这并不表示新总统要发动美国版的文化大革命,相反,特立独行的他还是尊重专家意见的,只不过他信得过的专家,与另一部分持不同科见的专家杠上了而已。

记得他上任前的系列热身活动中,就召集过科技界的精英们去特朗普大厦共商国事,听取知识份子的呼声,这不明摆着肯定美国智库的尊贵地位吗。

特朗普的百日新政成绩单业已出炉,依我看90分,或A+还是能得的。这次科学家上街后,总统也推特表示支持环境保护。有图为证:


为了进一步回应人民的呼声,总统还发推特预告:下周六他将在宾夕法尼亚州,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集会。想与总统握手的、合影的、聆听最高指示的、甚至诉苦的赶紧去,至于要不要戴红卫兵的红袖标没要求。大伙儿拭目以待,猜测他是否届时会振臂一呼:炮打司令部--川普挑战极左的一张大字报?

至于全球气候变暖是否完全人为造成,科学界从来就声音不一致,信者恒信,疑者恒疑。与特朗普论调一致的人所占百分比也相当可观,甚至多于“变暖教”的阵营。

我倒是期待将来哪位牛人拿出旷世之作,赞成也罢,反对也罢,从数据到逻辑,以铁证如山的事实,一统江湖。我看过支持的高论,也看过反对的高论,很遗憾,旷世大作现在还没有!

在谁也不服谁的情况下,特朗普的经济优先发展的思路是正确的。只有人人都有事干,不去吃福利,将失业率降至历史最低,最好为零,就没有人上街闹事了,层出不穷的涉枪刑事犯罪案也才能大幅度减少。

这总比空守绿水青山,坐听街头枪声大作,靠举债度日的奥巴马时代要强。其实,如果不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早就破产N次了,真不明白极左人士为何宁愿固守现状。

不扯远了,还是来个收官总结:知识份子是最宝贵智力资源,是国家繁荣昌盛的可靠力量,也是世界文明的开路先锋。老九不能走,更不能裸奔!


参考信源:

游行组织者官网 http://marchforscience.com/




https://m.sciencenet.cn/blog-2339914-1050986.html

上一篇:数学难题挂谷猜想的百年回眸及其川普解
下一篇:单光子不能折射只能直来直去

37 张操 许培扬 钟炳 代恒伟 王安良 宁利中 董焱章 檀成龙 武夷山 曾太平 杨正瓴 徐令予 陈楷翰 李颖业 朱晓刚 史晓雷 蒋大和 侯沉 苏德辰 李学宽 王春艳 杨国力 李世春 李竞 赵美娣 程少堂 刘钢 李毅伟 azzx lyyng zjzhaokeqin brns gaoshannankai dulizhi95 xqhuang bolifly ericmape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6 1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