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自然缘何好?理论有说道 精选

已有 1697 次阅读 2022-6-28 23: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环境心理学研究表明,自然环境为人们的心理资源提供了慰藉,能够增加积极情绪、减少消极情绪(Felsten, 2009)。与接触城市环境相比,接触自然环境能够缓解心理疲劳,改善情绪和认知功能,促进完成需要注意和工作记忆的任务(Brancato et al., 2022)。

自然环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促进效应呢?目前,至少已有压力减降理论(Stress Reduction Theory)、热爱生命假说(Biophilia Hypothesis)、注意恢复理论(Attention Restoration Theory3个解释。其中,压力减降理论和热爱生命假说主要解释人类个体与自然互动的情绪收益,注意恢复理论试图整合前面两个理论,重点解释人类个体接触自然的认知收益,以及心理健康促进效果。

压力减降理论(Ulrich, 1981)认为,自然的审美属性和情感属性足以促进副交感神经的自主活动,从而减少不愉快的压力感。这个理论还具体指出,由于生存性资源的可及性是进化的突出线索,因此,人类个体对植被和水等自然资源的审美评价,能够快速地或自动地引起副交感神经的自主活动及生理变化(Ulrich, 1983)。

基于进化论的观点,热爱生命假说(Wilson, 1984)指出,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人类个体作为狩猎-采集社会的成员而在野外生存,从而,人类与其他生物有很强的联系。一个地区的动植物种类的数量,亦即生物多样性,可能标志着存在重要的生存资源,这就在生物多样性和繁荣生命之间建立了积极联系(Wood et al., 2018)。

这两种理论得到大量研究的支持。在这样的研究中,比较刻板的自然环境与城市环境,例如,城市环境基本没有自然存在的动植物(Ulrich et al., 1991)。此类研究很多,不用赘言。

同时,也有研究结果与这些理论的预测存在出入。例如,一项研究发现,与自然环境相比,儿童其实更喜欢城市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才逐渐形成对自然的偏好(Meidenbauer et al., 2019)。又如,当人们对自然环境刺激和城市环境刺激的偏好相同时,自然环境刺激并不比城市环境刺激更能改善人们的情绪(Meidenbauer et al., 2020)。这些研究结果提示,自然环境对情绪的积极效应,可能比热爱生命假说或压力减降理论认为的更为微妙。

注意恢复理论(Kaplan, 1995)指出,人类个体在自然中度过的时间能使认知资源得以恢复,当再次进入城市生活时,注意力暂时得到改善,这对心理健康也有益处。Kaplan1995)认为,环境需要满足一些条件,即,环境必须能够培养人类个体的脱离感、开阔感、迷人感、和谐感,才能具有恢复认知资源的能力。

脱离感是使个体在自己和心理疲劳的情境之间形成距离的体验。当然,注意恢复理论指出,脱离感不一定是物理距离,例如,在虚拟条件下接触自然环境,也能在个体与压力源之间形成心理距离(McAllister et al., 2017)。开阔感是指个体对环境宽广性和可探索性的体验。同样地,开阔感也不是说环境需要在空间上是广阔的,当然,空间广阔是提高开阔感的一种方式。花园或迷宫也能提供开阔感,尽管它们的空间可能并不大。迷人感是指个体感受到的情境趣味性,迷人感水平高,能够轻易地或自动地吸引个体的注意。和谐感是指个体感受到的环境符合自己目标及为目标提供必要信息的程度。

显然,通常所说的自然环境,比如,森林,全部符合上述4个条件,从而,被认为是注意恢复的理想环境。毫无疑问,已有很多研究支持注意恢复理论(Brancato et al., 2022)。

总之,已有压力减降理论、热爱生命假说、注意恢复理论解释自然环境的心理促进效应。这3个理论的关注点存在差异,意欲解释的重点亦不完全相同。

参考文献

Brancato, G., Van Hedger, K., Berman, M. G., & Van Hedger, S. C. (2022). Simulated nature walks improve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long a natural to urban continuum.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81, 101779.

Felsten, G. (2009). Where to take a study break on the college campus: An attention restoration theory perspective.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19(1), 160-167.

Kaplan, S. (1995). The restorative benefits of nature: Toward an integrative framework.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15(3), 169-182.

McAllister, E., Bhullar, N., & Schutte, N. S. (2017). Into the woods or a stroll in the park: How virtual contact with nature impacts positive and negative affec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14(7), 786.

Meidenbauer, K. L. Stenfors, C. U. D., Bratman, G. N., et al. (2020). The affective benefits of nature exposure: Whats nature got to do with it?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72, 101498.

Meidenbauer, K. L., Stenfos, C. U. D., Young, J., et al. (2019). The gradual development of the preference for nature environments.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65, 101328.

Ulrich, R. S. (1981). Natural versus urban scenes: Some psychophysiological effects.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 13(5), 523-556.

Ulrich, R. S., Simons, R. F., Losito, B. D., et al. (1991). Stress recovery during exposure to natural and urban environments.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 11(3), 201-230.

Wilson, E. O. (1984). Biophili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Wood, E., Harsant, A., Dallimer, M., et al. (2018). Not all green space is created equal: Biodiversity predicts psychological restorative benefits from urban green spac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9,2320.



https://m.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45014.html

上一篇:环境不相同,感受很分明
下一篇:你能想到吗?沙漠能减压

15 侯丹 宋玉 李世斌 王平平 杨韩 杨正瓴 程少堂 张晓良 李学宽 孙颉 籍利平 马鸣 张俊鹏 谢钢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9 19: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