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结识紫丁香 精选
2022-4-11 11:19
阅读:4597

结识紫丁香

文/蓝莲花瓣

当我把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抛在身后,当我开始了远离故乡的生活,1990年的春天,我在我的大学校园里初遇紫丁香。我以为那是我和它的初次相遇。但当我站在师大校园,在那栋陈旧且充满了故事的理科楼下,嗅着它的清香、看着它紫色的花朵儿时,记忆中那株朦胧的小灌木便慢慢清晰起来了。

当我还年幼无知,在我生活的大山里有一种小小的灌木,开着紫色的花,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它是我的最爱,只是当时没有人告诉我它叫什么。山风吹拂,也许就只是和它在山坡上邂逅了一次,它就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海中。那些时候,我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并没有翻遍典籍去查证,我在内心里认定,我和紫丁香这貌似初次的邂逅相遇,不过是一种重逢,它就是那个我从小热爱上了的花朵。只不过,当它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已经不是旧时模样。曾经的它和小时候的我一样,一派天真烂漫,纯真自然,在山坡上、山崖边,吹着山风,沐浴着阳光和雨露,哭泣和欢笑都如同婴孩一般。在师大校园里的它,和在师大校园里遇见了它的我一样,都已经变成了大家闺秀,或者,我和它都是走在通向大家闺秀的路上。我们都变得那么地收敛和文静。理科楼下的那株丁香,树很高大,树形也非常好,完全不是自由生长的结果。这不但让它与这春天、与春天的校园和春天的城市是那么地和谐,也让它在这小小的花园里别具着丁香的特色。

就这样,我在他乡有了故交,有了知音。尽管我当时并不知道,这种沉默的、甜美的相遇和喜爱,对我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每一个紫丁香盛开的春天都会徜徉在树下,各种呢喃,各种观赏。在那春风和花香一同骀荡的春光里,我和那些青春正好的女孩子们会在枝头翻检,想从它四瓣花朵丛生的繁茂之中找到五瓣的那一朵,只是为了一句小小的戏言:找到五瓣的丁香花,便是找到了幸福。

后来我真的找到了五瓣的花朵,我还找到了六瓣的花朵,我甚至见到了七瓣的花朵。

其实,我和那几个大学女生在还没有上大学走进师大校园、还是中学生时,我们已经在生物学的课堂里知道了一个词:变异。但在大学里青春正好的我们,微笑着、嬉闹着在丁香的枝头翻检,想要从那茂密的四瓣花朵之中寻找五瓣的丁香花朵时,我们真心以为幸福就是那不寻常的花瓣,我们以为幸福是稀缺的,而我们想要这稀缺的幸福,还有美丽的爱情。我们以为,我们将要到来的爱情以及这爱情给予我们的幸福一定与众不同。是啊,我们多么希望自己不是喧哗的众荷,不是凡俗女子,我们也希望未来那个和自己同行一生、追求幸福的男子也是卓尔不群的。

就在那时、那个年代,就在师大的校园里,紫丁香也不是只有理科楼下才有,紫丁香到处都有。只要人有心,只要愿意栽种,以紫丁香顽强的生命力,在祖国的大地上,尤其是在西北,紫丁香几乎到处都有。紫丁香后来布满了我的人生,它们每个春天都会开放。无论是哪个地方的紫丁香,都会开了满树的花朵。而那些花朵几乎全部都是四瓣的,只有精心寻找,花费很多的气力之后,才会发现那些凤毛麟角的五瓣花。然而,又能怎么样呢?把四瓣的花朵和五瓣的花朵都拿在手心里,一样美丽动人,一样芬芳沁心。

那短短的四年,我还没有大学毕业,我就在同一个大学校园里遇见了好多人,好多不同的人,不同专业,不同相貌,不同性格,不同的才华和气质。他们虽然都是大学生,可他们又都是那么地独特。我竟至一时就糊涂了,我不知道我自己和他们,谁是四瓣的,谁是五瓣的,我也没有办法区分平常和不平常。要说平常,我们一样平常,要说不平常,好像每个人都不平常。就像是那美丽的紫丁香的花朵,无论它长了一张四瓣的脸,还是五瓣的脸,我们都是喜爱着它的。

当我们的长夏已经过去,紫丁香的花朵就全部都凋谢了。再也没有人区分它的花朵是四瓣的,还是五瓣的。我们在紫丁香浓密的、碧绿的心形叶片下最后一次徜徉,再也没有那些幼稚的呢喃和嬉戏,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那是印在心头的绿色叶片和蓝色天空斑驳在一起的、彼此分离的图案。别过师大,别过青春,别过了寻找五瓣紫丁香的时代。

无论我在哪一条路上行走,无论我在哪一条大路的那一条崎岖小路上行走,紫丁香一直都在。我不知道是因为它一直在我心里,因而我总是能够着意寻找到它,还是它本来就在我的生命中,它本来就有与我一生一世的缘分。当我告别青葱年少,掉进生活的大河,奔跑,努力,把希望和失望放在一起形成所有起伏的波浪......我依然能在每一个春天里热爱紫丁香,它总会开放,总会给我紫色的花朵和芬芳的香味。这淡淡的紫色,深深的紫色,这吸引着我的芬芳,总是带着我童年的味道,像是我的故乡,满溢着那曾经在故乡疼爱的祖母的温度。

在我不曾明确紫丁香就是我人生的抚慰时,我在自己连爬带滚的现实生活中发现了一个非常明亮和浅淡的道理:原来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普通人,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有获得幸福的能力,因而,我们每一个人的幸福都是普通的幸福,我们也能够获得普通的幸福。如果春天的紫丁香开放了,而我能够徜徉在紫丁香的花朵之下,微笑,开心,陶醉,或者幻想着美丽的诗篇,我又怎么不算幸福?那些曾经和我一样的女生,那些后来和我一样的女人,她们不都和我一样,热爱着紫丁香么?她们也有她们自己的紫丁香,她们自己的幸福。那幸福的特质和内涵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们都用力地生活着,我们获得一样的幸福,就像春天的紫丁香是一样地开放的。但紫丁香对于每个人又是不一样的。在我的心里和眼里,它就是我的紫丁香。

我的紫丁香开始在子午岭的那个山坡上,仿佛是它故意要和我结识,仿佛是它长在那里专门等待着我,就像一颗星辰,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位置等待着我,等待着与我结识,从此照耀着我孤独的人生,照耀在我灵魂的上空。我的紫丁香,用它的美丽动人的紫色,沉稳幽深的紫色,用它永远都让我热爱的芳香,结识了我,热爱了我,像是那个从小就陪伴着我的小脚的祖母,它的抚慰啊,我的幸福哦。

我以为我离开童年,离开大山,就会失去我的紫丁香。可是,紫丁香在我所有的路口,在我人生的每一个春天,等着我,送给我它美妙的紫色和香味,仿佛是人生治愈系的神奇,它比春天还要温暖。我只要走过它的身边,或者它在春风骀荡的夜晚远远地站在我的眼前,就会把神奇的芳香送到我的面前。而当我抬眼望去,那满树的淡紫和新绿,一定会给我欣喜和力量。

那是多么熟悉的颜色,多么熟悉的香味,多么熟悉的姿态!无论我生活在哪里,无论是在我人生的哪个阶段,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我的中年时代,我的紫丁香都以同样的温暖和同样的熟悉抚慰着我,我接受了它的抚慰,却从来都没有道谢,我觉得它就是我的,一定是属于我的,它不会离开我,弃置我。

可它又是我的谁呢?我最早关于被宠爱的记忆,是祖母给的。她给那个小女孩穿花衣服,梳小辫,吃好吃的。我最早关于温暖的记忆,是祖父给的,他总是用温暖的大手拉着我的手,我常常依偎在他的身边,就那么心安。而我后来有关爱的体味,是母亲和父亲给的,他们虽然质朴地什么都没有说,可我知道他们为了我的生存拼尽了全力。我渐行渐远,在人生这场盛大的告别宴上,我后来就走远了,我像是那一只梁间的燕子,独自飞走了。

春天一次又一次回来,我却再也没有回去。所有我熟悉的,我热爱的,他们给予的,紫丁香都替我保存了。那是我的紫丁香啊,在我中年的路上,在我走向满头白发的路上,紫丁香一次又一次在春天里告诉我,他们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在我的生命力,告诉我能够满血复原,告诉我要我热爱春天。



结识紫丁香

文/蓝莲花瓣

紫丁香打开了繁盛的春天

就像打开一个生命

紫丁香用什么打动了我

春风里轻轻摆动着它的花朵

风也招手,花也招手


我用成长结识你 紫丁香

不是悲伤和忧愁

不如桃花一般艳丽成欢乐


紫丁香沉稳幽深

美丽得让人不动声色

芬芳的气息那么深那么远

它生来就是

没有尽头的时间


我用光阴结识你 紫丁香

从童年到永远

把阳光布满了整个的山坡


紫丁香就在我的楼下

紫丁香就在我的心里

紫丁香牵连着我的亲爱

把每个春天的温度

带来到我的身边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79594-133338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