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秋美如梦 精选

已有 7083 次阅读 2023-10-18 17:34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秋美如梦

文/蓝莲花瓣

美是什么?有人说美是抽象的共性,有人说美是大众的感性。据说造字里的美,是一个有着对称的双角的羊。无论从哪个角度去阐释,美总是属于人类的,没有属于这个物种的感觉、认识、文化和艺术,美便就无从谈起。

人类即使面对着由无机物组成的土壤和岩石,也能觉察到美的存在,更不要说江河湖海与巍巍高山了。有人说“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眠。”这话算是百分之百的感性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喜欢山的美,但我相信,那些在春寒料峭中开始动心的山的模样,那些被夏天着染得不成样子的山的风姿,那些在冬天安静寂寥得一动不动的山的容颜,还有那些在秋天生命盛开到狂野的山的装扮,它们都无一列外地要打动人类的内心。

所以,美是什么呢?美是美的本身,还是美的事物呢?2023年的国庆小长假如期到来,10月3日清晨,我们一行八人从张掖出发,穿过祁连山前往青海互助县。天气并不晴朗,然而跟随车轮滚滚而来的田野风光与巍巍祁连山,却如同清澈的风和温润的光,滋润着我们的心田,使人的身心放松、感觉爽朗,想要微微地笑一笑。

田野和秋山如妆否?被谁装扮的呢?那些成熟的玉米,褐黄红,颜色很深的野草,曲线温柔的山峰,峰顶和山坡上高大的树、簇拥着的灌木,红的黄的深绿的,远远望过去,在灰濛濛的天气里,它们都显得很成熟,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仿佛又只是静止,任由我们一闪而过。

到鄂博镇之后,高速路边是平坦的原野,那种宽阔而展开着的枯黄色,是那么无畏,那么平和,那么柔美,它们被远处天际线上起伏绵延的群山环抱着。这个草原上有个叫阿柔的地方,有个寺庙叫阿柔大寺,这是个安静柔软的牧区,黑色的牦牛和白色的绵羊星星点点洒落在广阔的原野。

中午时分到达互助县城,这是个以土族为主要代表的少数民族聚集区。但其城市建筑、景观文化都和西北其他地方差不多,从本地市民的穿着上几乎看不出他们的民族归属。街上到处是卖八眉猪的店铺,好奇地百度了一次,却发现八眉猪原产地在甘肃。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美,却又都息息相关在中华的大地上。

走进土族的民俗文化村,小街上的建筑和景观给人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虽然有异域风情扑面而来,又总像是参杂着故乡的味道。最让人惊叹的是,有个卖盆景的店铺,居然把祁连山里常见的金露梅都培育成盆花,把一种山里的爬藤植物爬满了门前的木架子,像一个绿色的门廊。

所以,什么是美呢?别人卖的都是中规中矩的“花”,他卖的是我们观念里的“野花”,在细雨的阴天里,这一切都显得朴拙而别致。还有他们的香包,其配色和造型都有特别之处。但那些马车上的用具,炕几,漆着画的木箱子,都是我们小时候见过的家什。

10月4日早晨,我们向互助北山浪士当景区出发。一路下着小雨,烟雨迷蒙的祁连山又别风情。乳白色灰白色的云雾弥漫在路边的山顶上,或者它们轻柔地飘荡着、升腾着,很是随性。那种云雾缭绕,有时感觉我们走进了雾中,正像是在仙境里,没走过二三里,雾和云却又跑远了,挂在左边或者右边的半山腰,把沟里的和山坡上的树露出来给我们看。很快把来来往往的汽车看醉了,一段一段,观景台上就停满了车,站满了照相的游客。

湿润的山峰高高低低挤在一起站立着,好像要排队,却一直没有排好。路把它们分开了一点,大个子、矮个子都还错落着,或者亲密地依偎在一起,或者把高它一头的山头藏在后面,都凭游客们伸长脖颈到处寻找更佳的观赏角度。单就这些景色,已经让人们感受到了无比的喜悦和赞叹。然而,这只是在去往景区的路上,真是不愧人们的共识-----风景都旅途中。

到了浪士当景区入口时,天上依然下着蒙蒙细雨,似有似无若有若无,让秋天显得挺潮湿,仿佛有意地渲染着一种秋的轻愁。四丛鲜花打出的四个汉字于是夺眶而出,横在人们的眼前,一下子让人对景区的纵深产生了极度的向往,于是纷纷购票入内。在游客中心购票时,我抬头望向细雨的天空,看到一群雄鹰正在天空盘旋飞翔,似乎这种天气正是它们想感受的。

进入峡谷,峡谷里有溪流淙淙,长满了树木和灌木,树根旁边是灰白的石头、褐色的土坎和深绿的成片的苔藓,白桦树长得很沧桑,树皮都炸起来了,它们的树干都细高细高得,那些貌似眼睛的所在,好像在雨中等待着一种归属,若是等不到,就落拓不羁地活着,听虫鸣鸟叫。一条瀑布叫嚷着从山上跌落下来,让我们早早就发现了,遥知瀑布挂前崖。

坡度越来越大,路越来越陡。游客的私家车排成了队,右行进入,左行出谷,仅供双向单车通行。于是不停地刹车、起步。在最不经意间,服务我家15年的别克英朗熄火了,半坡起步为难了发动机,打不着火了。就在搞不定的时候,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们来帮我们推车,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士,很干练,她还担任了现场指挥。有个老司机亲自操刀,无奈发动机排量小,再加上高反图片,居然现场冒烟了。他就帮着我们把车头掉过来,我们找了个宽一点的地方让它抛锚了。虽然焦头烂额地没有机会拍照留念,可我发现那些陌生的人们不但热心,而且都很美啊。

于是步行上山到索道发出的地点,坐在索道上虽然胆战心惊,可是景色极美。简直是饱览了深秋的美景,在半山腰,已经无法看到山峰的岩石了,只有树,绿的树,黄的树,红的树,阔叶的,针叶的,颜色是深深浅浅,模样是千姿百态,却又都挤在一起,不分你我,密集的,热恋的,独自沉醉的,除了一条蜿蜒的路像飘带一样围绕在山坡上,其他看到的都是树,它们像是一个条彩色的毯子,完全覆盖在山的表面上,只显出高低不同的峰峦的模样。

当缆车越来越高,那些庞大的树群逐渐被石头和小小的草垛代替了,细雨变成了小的雪粒。低头看下去,似乎有山羊的身影。等到下了缆车走在栈道上,则四顾茫茫,都是白色的雾。栈道上、扶手上、草地上,都是雪,天上也下着小雪。气温寒冷而潮湿。这里海拔已经到了3780米。游客们都很小心、很缓慢地走着,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感受着神奇的大自然。就那么半天,从山门开始,我们算是经历了夏秋冬三个季节。

旁边的朋友近在咫尺,我们想叫她靠近一些来,结果好几个人轮番喊叫,她却顾自行走。看来这潮湿,这海拔,这白色的雾,也不只是风景,它还改变了声波的传播呢。美是什么呢?高山之巅稀薄的空气,寒冷中飘落的雪,在这雪与雾中清清的流水,无一不让人觉得美,美得神密。告示牌上写着“圣母天池”,我们四顾茫然,只见雪和落了雪的草地,看不见一片汪洋的水域啊!在随性乱走动中,走下栈道,走到草地上,到雾的深处,从那个淡淡的身影那里传来了惊喜的声音,原来湖水完全被大雾覆盖了,分不清上面的雾和下面的水。大家走下去,一直到草地的边沿,只能看清楚的,是水边的一点点水和几块黑黑的石头。在远处的湖面上,努力观察才可以发现,那里有微微移动的身影,大家猜测它们是天鹅。

什么是美呢?在这本该人迹罕至的地方,又潮湿又寒冷的石头缝里,竟然开着细细小小的花,像米粒一样,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石苔呢。美的事物,小小的力量,生命与非生命,石头和小花的依偎,它们总也分不开的亲密,都被我们看在眼睛里,打动着我们的心,为了它们我们跋山涉水千里追寻,所有这些都很美。

回程中穿越祁连山,从山南来到山北。植被发生了变化,树林减少了。可是秋山依然很美,只是各美其美了。这里的山峰,仿佛洗净铅华,纯净干练,地表是灌木和小草,山就展示着自己最坦荡的曲线,那是温柔的,被风雨抚摸过,无惧时间的线条,它们毫无违和感。站在高处,远远望去,毫不违和是不是美?当然是美,特别地美。

在这一路上所见所遇,有自然的,人工的,它们都是美的一部分,都很美。把山峰和树木单独拿出来,各有各的美,它们联合在一起,又似乎天生分不开,是那么雄浑的壮美。有人说美有自然美、形式美、艺术美,我不想分开了看,我的感性是浑然一体的,我觉得这山里的各种声音、各种颜色、各种形状、我们遇到的顺与不顺、游客和自然界,它们一起就是一幅动态的美的画卷。

若美是纯理性,失去了人的感觉,美即使存在也无意义。若是纯感性,美的哲理部分又在哪里找寻呢?在梦境里,那些事物、人物故事和场景都是不连贯的,而人们的梦又不是空穴来风,它们和做梦人的经历、思想和潜意识都有关联,可谓理性与感性想纠缠的集中体现。最关键的是,我们压根不需要给梦境一个合理的解释,只需按自己的心意解读它吧。

美既如此,则可谓美轮美奂,美不胜收。祁连山的秋天,就美如梦境。

从互助县城去往景区的路上

景区入口处

北山秋色

在索道上俯瞰

山顶风光

祁连山北麓



https://m.sciencenet.cn/blog-279594-1406400.html

上一篇:风景
下一篇:清晨

15 尤明庆 李学宽 孙颉 胡泽春 刘钢 郭战胜 曾荣昌 朱晓刚 郑永军 宁利中 王从彦 陆仲绩 杨正瓴 谌群芳 王大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4 0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