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不能忘却的纪念︱祭武国英老师 精选

已有 5749 次阅读 2022-4-3 08:55 |个人分类:杂文评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说实话,这篇文章去年年底就该写,可是一直不敢提笔、一直逃避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我非常敬仰的武国英老师都真的离我们而去了:

20211222日武国英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在秦皇岛逝世,享年85岁。

武国英.png

看到消息的那一刻,真的是觉得这都是怎么了?这年就过不去啊!

前不久所里通知我:武老师办公室的东西清理一下吧。放下电话我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静坐了好一会儿:人真的走了,这一页总要翻过去、总要放下。于是,叫上助理,打开三楼会议室对面那间我非常熟悉的办公室,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武老师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啊!

所有往事都涌上心头。

武老师是我到北大微电子所来面试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人:因为是武老师带着其他几位年轻老师面试我。那时候我在隔壁做博士后,机缘巧合一次博士后活动上见到了张兴老师,他介绍的北大微电子的情况非常吸引我,于是我就投递了简历,面试的时候大概是2-3月份,我骑着自行车来到了物理学院院墙北面的三层小楼北大微电子所的小院,面试是在灯光昏暗的三楼会议室举行的,其实我到底讲了啥、大家问了啥,都忘了,只记得气氛非常融洽、感觉像是到了自己家,武老师和其他年青老师都非常友善,就这样我五一后就来北大报道了。我们的办公室在三楼尽头的第二间,一个很大的办公室,所有老师都在一起(当然总共也就5-6个人,还有人不常在),我第一天上班就闹了个笑话:

那天面试的时候灯光昏暗没有记住老师们的样貌,只记得有一位老教师,可是我一进办公室就遇到了一位白发的老教师,赶快叫:前辈,您好!这时候从办公室后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小张来啦?快进来吧,这位是小金金玉丰,不要把人家叫老了。

哦!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是那天面试我的武老师,他的声音特别洪亮、慈祥,我赶快说:金老师,不好意思,那天是记得大家都叫你小金,可我当时没看清……

金老师马上打趣:“不怪你,我从上大学大家都叫我老金,咱们这也就武老师叫我小金。赶快进来吧,你的办公桌就在我旁边,以后天天看我这一头白发就习惯了。”

真好,在武老师和小金老师的大笑声中我开始了新工作。他们真的是照顾我啊,武老师那时候是我们这个新的MEMS研究室的头儿,回想起来,按时候武老师应该已经65岁了,退休返聘,没办法啊,单位人手不够不说还差不多都是生手,绝对离不开武老师这样的大拿带啊。那些年,在北大微电子的小楼,武老师带着我们特别是我这个毫无经验的新人申请项目、做实验(进工艺间我连硅片都夹不起来啊)、写文章,手把手地教、非常细心不说还特有耐心,态度特别温和,天大的事都不见他发火,我的成长和进步真的是得益于这个美好和谐的环境,以武老师为首的大家庭,还有郝一龙、金玉丰、闫桂珍等这些热心肠的同事和师长,大家虽然很忙很累,但是其乐融融,我记得我们那时候还经常一起团建——我平生第一次打麻将就是在郝一龙中关园那个没拆迁的平房里,武老师水平最高、我第一把就诈胡了。那些日子真的是很美好,想起来都乐。

微电子的小楼确实太破旧了,我2006年回国以后就受王阳元老师之托全力以赴跑微电子新大楼的建设,武老师和其他几位老先生也是对我特别地嘱托:“海霞,这是咱微电子所几十年来最重要的事,一定要办成啊!”正是这份大家的信任和重托,给了我最大的信心:千难万险只有成功一条路!真的经历果真如此,为了开工的手续真的是校内校外跑断了腿、受了无数次的折磨、碰壁、刁难和意外,从来不骂人的我有一次坐在出租车上忍不住边哭边骂:有些事真的是太委屈了!搞得出租车司机一直安慰我:姑娘啊,你摊上啥难事了?可是,擦干眼泪下车继续战斗,因为,我身后是微电子小楼里几代人的期盼,再难再委屈我也不能放弃!

就这样,终于把所有手续都搞定了,微电子大厦在筹划了十年之后胜利开工,2011年我们的新楼-现在的微纳电子大厦终于建设竣工!我记得我是201164日前第一个搬进来新楼的,因为那一天是Transducers2011在北京开幕的日子,我一定要让全世界的同行来访问北大的时候看到我们的新楼!

也是因为要搬入新楼,我们规划要好好整理一下微电子所的发展历史,我这个热情的晚辈主动承担了资料整理工作,有幸采访到各位老前辈、搜集第一手资料,我才知道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武老师原来是个大人物!他50年代后期自北大物理系毕业之后就一直从事半导体研发,是研发我国第一块大规模集成电路1024MOS动态随机存储器的核心成员,是我国最早开展超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研究的专家,1995年在全国率先开展微机电系统研究,1996年建设"微米/纳米加工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80年代初就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机电部优秀成果奖、光华青年奖等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武老师真的是厉害!这也让我对他更是敬佩,想到工作以后见过那么多晃荡个没完的“半瓶水专家”——有时候我这个菜鸟都觉得烦,可从来没听到武老师说过啥,真的是豁达大度啊。

当然搬到新楼大家都很开心,我们MEMS分在三楼,武老师要了会议室对面的那间小办公室,他说:“年轻人都成长起来了,以后我就可以不常来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武老师其实已经75岁了,不过我真的没看出来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武老师已经是古稀之人,他虽然头发花白,但是身材高大挺拔,走路还虎虎生风,我也没觉得武老师已经退休返聘十年了(现在想想多不可思议啊,真的是为祖国健康工作了50年),武老师不怎么承担项目了,但他还是经常帮我们看学生论文,每次来大家一起聊天都好开心。

我在新楼挑了一间风景比较好的办公室,没想到真的是好看不中用——朝南的大落地窗简直是大蒸笼,夏天根本坐不住人,太热啦!开多大的空调都不起作用,我这个人又是那种体质本来就热的人,坚持了一年以后,我真的是在这间办公室呆不下去了,我只能求助于武老师了:武老师,我能借用您的办公室吗?

武老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你用吧,反正我也不常来。

于是,我就搬到武老师的办公室办公了,武老师偶尔来,大家一起聊天不亦乐乎,后来武老师的老伴生病他就来得少了。

前几年我的一个秘书辞职,她们的办公室空一些我就直接搬了进去,武老师那间也就不用了,但是武老师也几乎不来了,大家在微信上过年过节还互相问候。当然之后就是新冠疫情肆虐,一切都乱了套。我记得是去年的春节,突然有一天武老师在MEMS的小群里发信息:很凌乱的话,连着好几条,显然是有问题,于是电话打过去,没人接,赶快联系其他同事去问候,说武老师生病了,但是身边有亲戚照应(他儿女都在国外回不来),大家不用担心。之后还是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实在顾不上想其他,谁能想到,元旦前竟然就传来了武老师去世的消息!

这真的是太突然了!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来北大二十一年,带着我这个菜鸟上路的温文尔雅的武老师怎么就走了呢?我每天路过那间办公室都觉得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还在眼前,他那爽朗明亮的笑声还在耳边,可是,他真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他奋斗了一生一世的地方、这个他奉献了全部才华的事业,真的好遗憾,我们都没有见上最后一面,都没有机会告别......

今天是清明节,枯坐灯下,写下这段文字,献给我们敬爱的武国英老师,也希望告诉武老师,如今集成电路已经成为国家一级学科、国家集成电路的建设如如火如荼,您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无数后辈都在加倍努力!



https://m.sciencenet.cn/blog-299-1332268.html

上一篇:欢喜冤家︱我和我的健身卡的爱恨情仇
下一篇:清明节里盼清明

20 武夷山 张晓良 周忠浩 檀成龙 王启云 王恪铭 赵志明 贾玉玺 陈蕴真 王安良 郁志勇 闵应骅 王林平 吴嗣泽 谢海涛 黄育和 晏成和 史晓雷 曹俊兴 毛宁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9 08: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