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pex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ruspex

博文

不正常的“低”引用 精选

已有 6251 次阅读 2022-8-8 10:5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除了不靠谱的“高”引用,对应的,还有不正常的“低”引用。这个低,不仅是引用次数上,还体现在引用的程度上。

先讲正面的“低”引。一般讲论文引用,从大道理来说,是尽量不要引用特别低档期刊或会议上的论文,尤其是自己研究领域完全没听说过的。因为这会让评审觉得作者看文献的底线有点低,在良莠不齐的乱看,进而会置疑作者的科研素质。这种低引是能低尽量低引,可称为遵守科研规范的“避引”。

但偏偏有些作者不信邪,或不太愿意遵守学术圈的陈规,或只想追求论文发表的短平快,导致好的研究成果埋没在低档期刊或会议上。类似地,还有因为论文题目取得过偏,导致成果无法被同行看到或通过关键词检索到。这两种都是比较可惜的低引用,是“憾引”。

还有语言方面引发的低引用。比如前苏联的很多先进成果都优先发在本国期刊上,俄文撰写。非俄语国家的人要么看不懂,要么看不到,或者通过翻译滞后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结果,国际上在某些领域发表的英文写成的成果,按发表时间算,实际上是落后于前苏联的研究成果。这或许是“民族自信”引发的“低”引。

另外,还有“滞”引导致的暂时“低”引。其原因是因为想法过于超前以至无法被认同,高档期刊怕担风险拒绝发表,以至于作者只能找不知名期刊发表的。比如美国科学家卡尔曼1960年提出的、在自动化领域关于最优控制理论的奠基性论文,就只能发表在墨西哥数学学会通报上。好在他的成果最终还是为学术界认可,得到了高的引用和正面评价。这可以算迟来的爱。

也有些成果是写成无法引用的形式,比如只是一篇微博之类的。举例来说,计算机视觉和图像处理领域常用于检测图像中目标边缘的索伯尔(Sobel)算子。在算力不是特别强的早些年,这个算子曾经被极为广泛的采用,以实现对图像中水平和垂直边缘的快速检测。但却极少有论文引用过提出该算子的原文。原因在于,该算子是作者Irwin Sobel在1968年、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项目组的一次博士生讨论组会上,与参会的一位研究生Gary Feldman共同提出的。他们认为是一种3乘3的各向同性的梯度算子,但并没将其发表。后来,1973年Duda和Hart出版的专著《Pattern Classification and Scene Analysis》也只是将这一算子作为注释出现。而数字图像课程里,冈萨雷斯写的经典教材《数字图像处理》,也没说这个算子的由来。直到2014年2月Irwin Sobel才撰文详细回顾了此算子的来龙去脉。以至于Sobel算子成了一项进入了教材、高应用但却是零引用的方法。

Sobel.png 

   图1: Sobel算子 

以上说的低引都还是正面的,也有些低引是负面的。一是太过优秀的研究成果,有可能把这个方向的潜力在短期内直接挖干净了,比也比不过。此时,同行们会有意识地避开此文,以免大家都在论文发表上没饭吃。

类似但略有差异地,还有做同一个方向的,明知道此方向上有相似思路的新成果出来了,但不进行引用;或者虽是隔得很远的方向提出来的,但与本方向的研究思路一致,也不进行引用。这两个都是担心降低论文的原创性,导致的不引。

当然,也有些文章也会引用。但是,可能不会大引特引,而是在综述的某个合引位置,比如【3-7】中的【5】里隐晦的引用。表面上看,文章确实是引用了,但其实没有公平公正地分析与该文创新点的相似处和实验性能差异,直接忽略了被引文的核心创新和与自己文章的强关联。

另外,还有种低引是耐人寻味的,就是审稿期间避开对某文章的引用,误导评审对自己工作创新性的判断。但在发表后,又引用该文,改变对创新性描述的措辞,比如将论文的某些创新点从“We proposed”弱化成“We introduced”,以避免正式发表后可能引起的攻击。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低引。

不管是低引还是高引,一项好的成果,都应该做到正面、客观的引用相关研究的论文,这样才利于科研大环境的良性循环。

 张军平

2022年8月8日 

参考文献:

1.     Irwin Sobel. History and definition of the so-called “Sobel Operator”, more appropriately names the Sobel-Feldman operator. Feb 2, 2014. 链接:https://www.scribd.com/document/271811982/History-and-Definition-of-Sobel-Operator

2. 彭真明,Sobel算子的数学基础. 科学网,2018.10.6

科学网链接: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5437-1139187.html?mobile=1


高质量读研其它文章:

1. 科研要记住的是名字而非帽子– 谈破五唯和忆孙剑

2. 《高质量读研》出版感言

3. 科研的主动性 — 从下厨做菜说起

4. 科研需要的品质:单纯

5. 不靠谱的“高引用”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89532-1350411.html

上一篇:不靠谱的“高”引用
下一篇:读研与汽车驾驶艺术

22 张永刚 孙学军 郑强 王安良 雷宏江 章忠志 汪凯 许培扬 褚海亮 崔锦华 王凌峰 武夷山 晏成和 王涛 彭真明 胡泽春 黄永义 郑永军 梁洪泽 胡大伟 程少堂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1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