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
记录一段文字
2021-8-16 10:39
阅读:1183

昨天带孩子在家闲来无事,打开泗洪老乡许老师的那本书,被书里的人和事深深的吸引。那不就是我们老家,我小时候的记忆吗?我写过很多的关于家乡和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囿于文字功底薄弱,总觉得写出的情景与家乡本来的味道还有距离,就如一坛老酒在旁,却掌握不了煮酒品谈的方法,恨不能行。许老师不愧是知名的作家,几行字,几句话就将我拉回上个世纪洪泽湖畔的那堆人里,那里的人情世故、爱恨情仇写的栩栩如生,让我久久不能自已,现摘抄一段,与大家共勉:

如今小高庄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也将逐渐消失,原住民也五零七散各个小区、楼层;那些历代的头领,爪牙、领导也都该死的死了,该病得病了,该老的老了,新一代也失去了世袭根基,也没有组织了。小高庄几百年深厚的、错综复杂的血缘关系,也如狂风中落叶,离散纷飞;几百年的故事烟消云散,越散越远,越消越缥缈;几百年的家族文化如洪水流向沙漠,最终被沙漠吸干;几百年的血缘被搬迁分居稀释了;几百年的语言、风俗、习惯你连捕风捉影的收获都没有了。

有人说,回忆是衰老的表现。我说,回忆是感情的升华,回忆是记忆的凝练。回忆恰恰是年轻的表现,是追寻青春,是寻找未来。如果你连实实在在的经历都忘了,你对尚未到来的明天又能有几分把握?正如,你连家族都忘了,祖宗都忘了,你的根又能扎多深,你的路又能走多远?

小高庄,一个普通的村庄,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一夜之间,门前那棵几十年朝夕相伴的大树没有了,让出一片蓝天;大树上的喜鹊窝没有了,喜鹊喳喳几声也走了;门前那汪水塘被填平了,它再也望不见星月蓝天,也没有鹅鸭在那里荡漾游弋了;等青蛙醒来已经更加迷糊,或者就根本醒不来而被水泥、柏油覆盖到永远;那熟悉的脚步声没有了,二大爷去哪了?那些摇头摆尾,来去匆匆,聚散自由的狗都哪去了?主人会带着它们吗?树上的各种鸟呢?它们一直在门前叽喳,今天又该去了何方?

一个村庄消失,对于一个外人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目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空前的震撼。这里有依恋、有记忆;这里有恩爱情仇、甜酸苦辣。那些司空见惯的环境失去时才觉得珍贵,那些习以为常的生活规律失去时才觉得无所适从。

忽然想起毛主席的:“我们不仅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这多少给那些离散纷飞的人,给化为乌有的小高庄些许安慰。

 

摘自《远去的乡村符号》,许卫国著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建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419327-129999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