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致 学 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xuechuanbo .................................................................................... 科学史-科学期刊史-科学传播史-期刊传播学

博文

国立北平大学-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周名崇教授魂归何处?

已有 4169 次阅读 2019-11-3 09:21 |个人分类:西北联大往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学者

周名崇教授魂归何处?

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发动全面侵略战争。值此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为求保存中华文脉和高等教育的火种,1937910日,由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一部分、国立北平研究院一部分,西迁西安合组成立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次年春,在西安仅半年,因日寇逼近西安东大门潼关风陵渡,不得不举校南迁汉中。1938311日上午,西安临大在东北大学与本校第二院所在的大礼堂召开南迁动员大会。1938316日夜自西安火车站乘火车到宝鸡,次日分为四批经川陕公路陆续徒步翻越秦岭,至420日,历时36天的长途迁徙结束,始在三县(城固县、南郑、沔县)六地安置,途中于193842日改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

南迁沿途山高谷深,路途艰险,即所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且匪患迭起,川陕边山区常有土匪出没,更有王三春等巨匪,动辄啸聚数千众,打家劫舍,抢掠商旅。3月18日,第一中队途中于马道附近遭遇土匪劫车,教职员家眷金银首饰被洗劫一空。迁徙全程千余华里,其中步行500余华里,是为四院校历史上首次。李书田常委称为“徒步千里的破天荒大举动”;刘德润教授记为“百年不遇的大事”。

国立西安临大文理学院化学系周名崇教授于1938323刚刚抵达南郑(即汉中),因身体素弱,不胜长途之苦,在南郑病世。次日,学校派往汉中接洽校址的徐世度等在汉中吊唁周名崇教授。根据徐世度先生《奉派至汉中区觅校舍工作日记》中“二十三日,上午往办事处、天主堂、交行。晚,李委员耕砚到。是日,周修士教授去世”和“二十四日,往两湖会馆看屋,并吊周修士先生”(姚远《西北联大史料汇编》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2012:103)。由此来看,因周教授为湖南人,住宿于和病逝于两湖会馆的可能性很大。周教授病逝当日,南迁队伍第二中队借宝成铁路测量队汽车,因秦岭坡度陡峻,直到晚9时方到东河桥宿营,故各方面条件均很差,但学校仍尽力救治未果。除此外,还有一位青年教师和一位学生在途中不幸身亡。

据其家人回忆:

学校由西安迁往汉中(即南郑)途中,在火车上传染斑疹伤寒,而医谓需注射盘尼西林,中医则需羚羊角退烧,因值抗战期间,缺医少药,三天之内学校拍四份电报至家,母亲原拟留下我们姊弟,只身前往照顾父亲,但仅由湘潭至长沙,即获已经逝世来电,加上战争期间交通阻塞,敌机轰炸,人既已亡,家中又有小孩,除哥哥在高中就读外,姐姐十四岁,我十二岁,两个弟弟,一个四岁,一个还不足两岁,急需照顾,亲友均劝其不要前往,无奈妈妈只得忍着悲痛,返回湘潭。父亲后事完全由学校料理,据来电告知已在汉中安葬,并在坟头立有石碑,以凭后人寻找悼念,可是抗日战争历时八年,接着三年解放战争,很多地方已面目全非,且家中经济困难,也无能力去寻找父亲坟墓,真是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在心中永远纪念着他老人家,时间是1938年农历二月二十二日,享年45岁。现如今,我父亲(周授章,章字辈)五子妹仅剩我姑妈(94岁)一人在世了。

周鹏先生于20191025日发短信给姚远,求助社会和知情者帮助寻找周名崇教授的墓地或大致方位,以便携家人前往祭拜。他提出

我想尽早到汉中寻找到我爷爷的坟墓,以了却家人的夙愿。目前,我不能确定的是我爷爷的坟是埋在南郑还是城固,以及当年西北联大在陕西的行走路线?若能得到你们的帮助,将万分感激。

我们吁请社会各界,特别是知情者和汉中市有关的地方政府部门,对周教授的后人给予真诚帮助,或指引葬身处,或提供线索,以了却其家属的夙愿。

让我们以此纪念抗战岁月中一批不甘做亡国奴的知识精英们,以高度的文化自觉,民族大义为先,家国情怀为重,西迁南渡,千里跋涉,翻越秦岭,绛帐重开,弦歌复起,赓续民族文脉的壮举,缅怀在大学西迁中不幸病逝的师生。周名崇教授安息!

附录1

周名崇教授小传

姚  远

周名崇(18931938),字修士、明群 ,湖南湘潭人。7岁丧父,由母亲王氏抚养成人,少时就读于湘潭县益智学堂,辛亥革命后由叔父周大烈带至北京,考入北京高等工业学校应用化学专业,1917年毕业留校任教,1922年该校改为国立北京工业大学。1922年初,与俞同奎、李乔苹等发起成立中华化学工业会。1928年国立北京工业大学并为国立北平大学工学院。1934年任北平大学工学院化学实习讲师,相继任北平女子大学艺术学院、中国学院生物系讲师、农商部试验所股长等。1936年为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数理系和工学院合聘教授。1937年随校迁西安,任西安临大文理学院化学系教授,在西安时住西安城内土地庙什字28号朱斋。1938323日刚刚抵达汉中,因身体素弱,不胜长途之苦,至南郑(今汉中)病逝。

周名崇著有:

[1]W.McPherson,W.E.Henderson著,周名崇,赵沅译.《化学通论》(A Course in General Chemistry),北平:文化学社,19342月初版;1935年再版2册(747+22页),有图表

[2] 周名崇. 化妆品中之两种原料(续),《农工部农工浅说》,1927 (3):12-14

[3] 周名崇.化妆品中之兩種原料(未完),《农工部农工浅说》,1927 12):14-17[4] 周名崇. 炭酸曹達製法之概要(附圖), 《中华国货月报》,1916 15):120-123

[5] 周名崇.酱油之氮素成分,《工学季刊(北平)》,1936 23/4):45-48

[6] 周名崇. 专门著述:珐琅原料之研究 ,《中华化学工业会会志》,192731):9-38

[7] 周名崇.酱油之氮素成分 ,《国立北平大学学报》, 1936 15):45-48

[8] 周名崇. 专门著述:水之分类及用途并工业用水之清洁法,《中华化学工业会会志》,    1925 21):157-184;

[9] 周名崇.钴之一核“配位化合物”之成因及其制法 ,《工学季刊(北平)》,193521):35-51;

[10] 周名崇.应用化学:工业用水及饮料水之分析 ,《中华工程师学会会报》 1926139/10):1-15.



             图周名崇,赵沅译.《化学通论》与周名崇照(周名崇孙子周鹏先生提供)

周名崇教授逝世后的次日,即1938324日,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徐世度等在汉中吊唁周名崇教授。根据徐世度先生《奉派至汉中区觅校舍工作日记》中“二十三日,上午往办事处、天主堂、交行。晚,李委员耕砚到。是日,周修士教授去世”和“二十四日,往两湖会馆看屋,并吊周修士先生”(姚远《西北联大史料汇编》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2012:103)。由此来看,因周教授为湖南人,住宿于和病逝于两湖会馆的可能性很大。1938330日下午七时,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常务委员会常委谈话,准本校文理学院院长刘拓先生等提案,为已故周修士教授请求恤金,并请从优发给薪金数月以示体恤等情。常务委员谈话议决:“除依照教职员恤金条例呈部请发给恤金外,并由本校发给周教授薪俸至五月底止”。193853日下午三时,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准教务主任张贻惠等为已故教授周修士先生开追悼会案,常委会决议:“周故教授名崇在本校工学院服务在15年以上,不幸积劳成疾以致不起,应予开会追悼,由常委、教务主任各院长及有关之学系主任教授领衔发送函启并推张贻惠、易价、刘振华三位先生担任筹备”。

西安临大学生姜祖肱(1914生,湖南永州人)作《挽西安临时大学周化学教授》:“善化仰先生,持化学以化愚,化雨正频施,茂叔高才伤物化;远东遭浩劫,攘东夷于东亚,东风偏不便,周郎赉志痛江东”。其中“善化”,即长沙;“茂叔”,即宋朝周敦颐号茂叔,借比周名崇;“东风”,指孔明在赤壁祭东风;“周郎”,指东吴周瑜,借喻周名崇;“赍”,指怀着大志向(引自肖望卿,无官,张月中,许秀京.古今对联选注[M]. 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86199)。

(摘自-《国立西北联合大学档案史料选编》2018;姚远《西序弦歌-西北联大简史》陕西人民出版社,2019

附录2   周鹏:周名崇小传

我叫周鹏,祖籍湖南省湘潭县,现在家住云南省昆明市。我的爷爷周名崇字修士,1893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出生,七岁即丧父,由母王氏抚育成人,少时就读湘潭县益智学堂,后由叔父周大烈(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周大烈曾以湖南省名额当选众议院议员)带至北平,考入北平高等工业学堂,学习化学专业,1917年毕业留校任教,1927年学校更名为北平工业大学,继而更名为国立北平大学工学院。

我姑妈周莼章陈述:1918年高等文官考试合格,曾受当时大总统徐世昌接见,1936年提升为副教授,1934年曾与学生赵沅合译《化学通论》一书,由北平文化学社出版。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国立北平大学工学院、北洋大学工学院等校联合迁往西安,命名为西北联大,不久潼关吃紧,学校由西安迁往汉中(即南郑),迁校途中,在火车上传染斑疹伤寒,而医谓需注射盘尼西林,中医则需羚羊角退烧,因值抗战期间,缺医少药,三天之内学校拍四份电报至家,母亲原拟留下我们姊弟,只身前往照顾父亲,但仅由湘潭至长沙,即获已经逝世来电,加上战争期间交通阻塞,敌机轰炸,人既已亡,家中又有小孩,除哥哥在高中就读外,姐姐十四岁,我十二岁,两个弟弟,一个四岁,一个还不足两岁,急需照顾,亲友均劝其不要前往,无奈妈妈只得忍着悲痛,返回湘潭。父亲后事完全由学校料理,据来电告知已在汉中安葬,并在坟头立有石碑,以凭后人寻找悼念,可是抗日战争历时八年,接着三年解放战争,很多地方已面目全非,且家中经济困难,也无能力去寻找父亲坟墓,真是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在心中永远纪念着他老人家,时间是1938年农历二月二十二日,享年45岁。

本来搬迁有教师专车,父亲完全可以不与学生同行,如和其他教师一道,车上条件肯定会好一些,起码不会那么拥挤,或可免于一死,而能延其寿命,为人类、为国家多作贡献!在平任教期间,与李四光、黎锦熙、吴蕴初、杨树达等人过往甚密。

附录:中华化学工业会

1922年初,李乔平同母校老师俞同奎,郭世绾、张新吾、吴匡时、王季点,学友周名崇、汪度等人发起组织和筹备成立中华化学工业会。同年4月22日总会正式成立,选张新吾为第一届会长,俞同奎为总编辑,定期发行《中华化学工业会志》。这是在国内成立的第一个化学学术团体。

 现如今,我父亲(周授章,章字辈)五子妹仅剩我姑妈(94)一人在世了。所以,我想尽早到汉中寻找到我爷爷的坟墓,以了却家人的夙愿。目前,我不能确定的是我爷爷的坟是埋在南郑还是城固,以及当年西北联大在陕西的行走路线?若能得到你们的帮助,将万分感激。

 

                                               周名崇孙子:周鹏

                                               20191025

 

 

附录3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记录和常务委员谈话会记录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记录

时间:二十七年五月三日下午三时

地点:本大学会议室

出席人:李书田、李蒸、陈剑翛、徐诵明、张贻惠(列席)

主席:李委员书田

记录:陈叔庄

一、开会如仪

……

9、张教务主任贻惠等来函拟为本大学已故教授周修士先生开追悼会请予照准案。

   决议:周故教授名崇在本校工学院服务在15年以上,不幸积劳成疾以致不起,应予开会追悼,由常委、教务主任各院长及有关之学系主任教授领衔发送函启,并推张贻惠、易价、刘振华三位先生担任筹备。

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谈话会记录

时间:二十七年三月三十日午后七时

地点:南郑中央银行

出席人:徐诵明、李书田、李蒸、张贻惠(列席)

主席:李委员书田

记录:陈叔庄

……

2、本校文理学院院长刘拓先生等来函,为已故周修士教授请求恤金,并请从优发给薪金数月以示体恤等情,请核定案。

   决议:除依照教职员恤金条例呈部请发给恤金外,并由本校发给周教授薪俸至五月底止。

 

 

 




https://m.sciencenet.cn/blog-469915-1204617.html

上一篇:第八届西北联大与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论坛综述
下一篇:人民政协报:漫漫西迁路——西北联大抗战迁徙二三事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3 19: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