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寻芳草——周浙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向往珠穆朗玛峰 精选

已有 8327 次阅读 2023-12-6 11:39 |个人分类:科学考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去过无数次的青藏高原,却一直没有见到过珠穆朗玛峰(下称珠峰),心中存下了一个大大的遗憾。得知研究组承担了“巅峰使命”的考察任务,要去珠峰等地考察,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2022年的4月,我们踏上了“巅峰使命”考察的征程。4月的昆明早已是初夏,暖意浓浓,而西藏拉萨却是春寒料峭。疫情期间的出行比平时多了许多的麻烦,口罩自然也是“标配”,即便是在氧气稀少的拉萨,口罩也是不能少的(图1)。

图1.jpg

图1 带着口罩到拉萨

图2 喜马拉雅山脉.JPG

图2 喜马拉雅山脉


这次“巅峰使命”考察,我们有两个主要的任务:一是探寻新近纪以来珠峰地区植物区系的组成及其演变;二是利用植物化石探索喜马拉雅隆升的奥秘。现代不同海拔高程地表表土、苔藓和湖泊表层沉积物中,保留了不同海拔高程的孢粉组合,这些样品是进行古高程重建,探索喜马拉雅隆升奥秘的最好研究材料。我们工作的第一站是采集不同海拔高程的表土样品。

喜马拉雅山脉从东西向展开,绵延2400多公里,这里集中了全世界最高的山脉,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100多座(图2)。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部,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也是世界最高峰。巨大的喜马拉雅山脉像一堵墙,横亘在欧亚大陆和印度次大陆之间,而喜马拉雅山脉的几条沟,像是在这堵墙上打开的豁口,成了南北坡之间的天然通道。

图3 .jpeg

图3 采集表土样品

图4 丛服.JPG

图5 丛服

图5 茄参.jpg

图5 茄参

图6 垭口.JPG

图6 白雪皑皑的山顶


我们就是经帕里镇,沿亚东沟进入到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的。在进入喜马拉雅山脉的北坡之前,我们在帕里镇附近的剖面,采集孢粉样品。巨大的喜马拉雅山脉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团,晚春的高原内部乍看上去干旱荒芜,毫无生气(图3)。但是,岩石下、荒坡上仍有生命在顽强的生长,在采集孢粉样品的时候,不经意就看到了正在开花的丛服和茄参(图45)。

此时的山顶还是白雪皑皑(图6),而山下早已是春意盎然,红的、黄的、粉的杜鹃花正开得热烈而灿烂(图7-10)。亚东沟从喜马拉雅山脉垭口到下亚东的国境线,海拔落差将近有3000多米,分布了以薄片青冈为优势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图11)、乔松林(图12,)、云南铁杉林(图13)、以桦木为优势的落叶阔叶林林(图14)、西藏云杉林、亚东冷杉林和高山灌丛等各种植被类型(图15-18 )。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团,此时的北坡还是一片荒芜,与郁郁葱葱的南坡形成鲜明的对照(图19)。



图7 树形杜鹃.JPG

图7 开得热烈而灿烂的杜鹃花

图8 树形杜鹃.JPG

图8 树形杜鹃

图9 朱砂杜鹃.JPG

图9 朱砂杜鹃

图10 杜鹃 .JPG

图10 粉蓝色的杜鹃

图11 常绿阔叶林.JPG

图11 分布在喜马拉雅山脉南坡的常绿阔叶林

图12 乔松林.JPG

图12 乔松


图13 铁杉林

图14 落叶阔叶林.JPG

图14 落叶阔叶林

图15 西藏云杉林.jpg

图15 西藏云杉林

图16 锡金冷杉林.jpg

图17 亚东冷杉林

图17 松、云杉和冷杉林植被.JPG

图17 乔松、云杉和冷杉林

图18高山灌丛.JPG

图18 高山灌丛

图19 北坡景观.JPG


图19 喜马拉雅北坡景观

完成表土孢粉样品的采集后,我们沿喜马拉雅山脉一路向西。一座座高耸的山脉扑面而来,虽然我们已经位于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处,但是喜马拉雅山脉还是高高的耸立着。途中我们还遇到了查果拉哨所,这里的海拔达到了5318米,是海拔最高的边防哨所,这里的氧气含量仅有平原的38%,年均温在零度以下,有解放军战士长年驻守在哨所,守卫着祖国的边疆。

过了查果拉哨所天色已晚,我们继续向前,一路上采集着孢粉样品,大约晚上9点多钟来到了岗巴县。在这个海拔4600米的县城,寻找住宿居然还有点小麻烦,好几家酒店已经客满,开着车子在县城找了好几圏才找到酒店。我虽然没有大多数高原反应的症状,但是住在海拔4600米的地方,晚上睡觉还是很不踏实,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睡觉,似乎是睡着了,似乎又还醒着。

第二天继续前往定日县。为了保护珠峰地区的生态环境,国家建立了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图20),即便是科考,进入珠峰也需要办理相关的手续。由于我们承担的是青藏高原二次科考的任务,进入保护区的手续很快就办好了。

图20.jpg

图20 珠峰保护区

记得十多年前,在前往樟木口岸的考察途中,看到一座雄伟的山峰,我激动的叫了起来:“珠峰”,藏族师傅淡定地说,那不是珠峰,是卓奥友峰,听着驾驶员这么说心中一阵懊恼和失望。用网络言语说,从那时起就在自己心中种上了草,看见珠峰就成了心中的执念。今天就要见到心心念念的珠峰了,小心脏砰砰在跳。当吉普车缓缓地爬上了一个山头的时候,珠穆朗玛峰映入眼帘。不等车子停稳,我就拿着相机跳下了车子。那天的天气特别的好,几座8000米的山峰一字排开,清晰可见。从左到右能够看到马卡鲁峰、洛子峰、珠穆朗玛峰、卓奥友峰和希夏邦马峰。世界上海拔超过8000米以上的山峰一共有14座,在这个观景台,一眼看去就能看5座。我不知道世界是否还有那一个地方,一眼看去就能把全球三分之一的8000米的高峰尽收眼底。观景台中有藏族同胞在做义务的讲解员,这几座山峰我在图片中都看到过,但是在这里我还是向当地的藏民同胞一一确认。我指着几座山峰问:“那是什么峰?”几位藏族同胞不屑地说:“那不到8000,我们不知道”。在这里也许只有8000米以上的山,才算得上山,才入的了人们的法眼。在这里看到的8000米以上的山峰分别是: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8516米的洛子峰、8463米的马卡鲁峰、8201米的卓奥友峰和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图21)。

图21珠峰及其珠峰.jpg

图21 珠穆朗峰及其其它8000米以上的山峰

离开观景台,车辆沿着绒布河朝着珠峰驶去。多年的宿愿得以实现,海拔似乎也变低了,行驶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山路,竟然没有心慌气短的感觉。其实那几天我身体状态并不是特别的好,还有一点小感冒,嗓子一直隐隐作痛,偶有咳嗽。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巴松村,这里俨然成为一个旅游小镇,各种宾馆、饭店沿着公路一字排开。在藏族师傅夏加的推荐下,我们入住了珠峰屋脊酒店(图22)。进了酒店的房间发现,房间里干净整洁,24小时热水和抽水马桶一应俱全,条件远远好于预期,分到“山景房”的幸运者,从房间里就能看到了珠峰。

图22.jpg

图22 珠峰屋脊宾馆

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赶往珠峰大本营。车辆沿着平坦的柏油路前行,少了些在世界屋脊行驶的感觉,很快珠峰大本营就映入了我们的眼帘。由于参加巅峰使命的考察,我们的车子直接开进了大本营。此时的大本营一派繁忙景象,山下搭起了各种帐篷(图23),国旗、科学院和二次科考考察队的旗帜迎风飘扬(图24),一群群牦牛正往山上运送物资(图25)。进到帐篷内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和山上的考察队员们在联系着,并得知考察队员这一天前已经达到了7000米的营地,为考察队五月份的登顶做着各种准备。

在这个二次科考的营地前合影后(图26),我们迫不及待向珠峰走去,想体验一把登珠峰的感觉。从大本营看珠峰,近在咫尺,垂直高差也不过3648米(大本营海拔5200米,珠峰的顶峰8848)。但这咫尺之路和3648米的高程堪称世界上最难走的路程,最难爬的山。世界上走完这段路程,爬完这段山的人,少之又少。而巅峰使命就是要在这最难走的路上,最难爬的山上,开展一系列的科学考察活动,探索珠峰的奥秘以及它对环境变化的影响。

图23.JPG

图23 搭在珠峰大本营的帐篷

图24.JPG

图24 迎风飘扬的旗帜

图25 运送物资的牦牛.JPG

图25 运送物资的牦牛

图26 合影.JPG

图26 在珠峰大本营的合影

图27 终积聋.JPG

图27 冰川形成的终积

图29双壳类.jpg

图28 在珠峰大本营附近三叠纪地层中发现的腕足类化石

图28化石.jpg

图29 腕足类化石

我们匆匆而行,在最难走的路上迈开了脚步,爬上2个冰川形成的终碛垄后(图27),我们停止了前进的步伐。我们的任务还是要采化石,再说面对这条最难走的路,爬最难爬的山,你不能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需要有充分准备。2023年的下半年,苏涛和刘佳经过充分的准备之后,再次返回到珠峰大本营,并登上了6500米的高程,并采集了沿途的样品,当然这是后话。

在一次科考的时候,中国科学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前辈们,曾经在珠峰附近三叠纪的地层中发现过旋齿鲨的化石。我们虽然不搞古脊椎动物的研究,但是也很想去拜访一下神奇的旋齿鲨的化石产地。按照一次科考的采集记录,我们找到了旋齿鲨的化石产地。遗憾的是在这里我们没有找到旋齿鲨的化石(在稍后的考察中,古脊椎所的同行们发现了科考队员在珠峰大本营附近海拔约4700米的三叠纪地层中找到了旋齿鲨的化石,同样证实珠峰曾经没于海面之下),但是发现了大量的腕足类化石(图2829),这表明在三叠纪早期(大约2亿多年前)现代的珠峰地区还是一片汪洋。

考察队还需要去卓奥友峰寻找加布拉化石产地,我们念念不舍地离开珠峰。在离开珠峰的时候,我拍下了最后一张珠峰的照片,高峰特有的“旗云”清晰可见。“旗云”被称为“世界最高的风标”,指示着珠峰的天气。在第一次科考的时候,气象学家高登义先生通过8年的观察,掌握了“旗云”所隐含着的珠峰天气变化规律。许多科学数据,在实验室是得不到的,必须要从大自然中获取。古生物的研究更是如此,没有发现就没有研究,这就是我们科学考察的意义所在。

图30.jpg

图30 珠峰及其山顶的旗云


黄健、刘佳提供部分照片。


 

 

 

 




https://m.sciencenet.cn/blog-52727-1412689.html

上一篇:前度刘郎今又来——第二次感染新冠的杂感
下一篇:站在板块的交汇处

35 贾川 周忠浩 许培扬 张晓良 杨顺楷 刁承泰 段含明 信忠保 李学宽 杜学领 杨正瓴 栗茂腾 李东风 郑强 王安良 宁笔 谢煜 晏成和 崔锦华 郑永军 张士宏 李学友 胡泽春 夏炎 聂广 贾玉玺 徐长庆 刘利 刘钢 何俊 谢钢 朱林 汪凯 李沣 be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4 0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