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建军
两种民主的一次试验
2022-7-27 16:08
阅读:1236

      记得在湖北文理学院上班时,我当了好几年的班主任,每次班级评选贫困生,都是非常棘手的难题。原因在于学校层次不高,贫困生比例较高,对贫困补助的需求远高于学校所能提供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最应该得贫困补助的学生成为了难题。学校要求的做法(也是绝大多数班级采取的做法)和我实际采取的做法不尽相同。现在仔细回想,却无意中进行了两种不同民主一次试验。

   学校要求,每一个贫困生都应该写申请,由班主任组织开班会,每一个贫困生都要到讲台上对着全班同学讲述自己申请贫困补助的理由,然后全班投票。当场计票,谁得票多,谁就得到贫困补助。贫困补助的等级也靠得票数来确定。

     我作为班主任,感觉这样做非常不恰当,让贫困生当众比惨,靠暴漏自家的困难获得选票,怎么说都不够人道。况且,这样也让某些脸皮厚,口才好会表演的假贫困生获得支持,而真正贫困的真正难受和羞涩的贫困生反而不能获得足够支持。我就决定采用另外一种模式。

    我首先在班会上号召同学们珍惜同学情谊,发扬风格,自己根据平时观察,决定要不要写贫困申请,申请交给我(不公开)。我不希望大家都一哄而上写申请。结果,每一次写了贫困申请的人数只比学校给的指标多1-2个。如是,我把这些申请人集中到我办公室,选择贫困情况比较轻的,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跟他们商量,让他们发扬风格,让他下次再申请,下次优先考虑他们;贫困等级的确定也是我逐个当众商量确定的。结果,大家都满意,很轻松很快解决了难题。

     那些演讲+投票的班级,每年都有学生去告状,说:太不公平,不该得贫困的学生得了,该得的没有得到。而我的班级,一次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现在觉得,当年我搞的是民主集中制。而学校要求的是西方的普选制民主。显然,无论是效率还是效果,民主集中制更好。这里有合适的隐私保护(只有班主任一个人了解贫困生的全部情况),有交流和协商,也取得了实质性的民主效果。当然,要保证民主的质量,集中这个环节的主持人,须由没有利益关系的公正的第三方担任(实际上,这个主持人也有监督,那就是这些写了申请书的所有贫困生。)

      通过这个民主试验,我坚信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更好。我们不要迷信西方的普选制。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叶建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546075-134897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