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喧闹以后 精选

已有 6627 次阅读 2012-6-10 09: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博主按:上海进入了黄梅雨季。对于我这种亚热带出生的虫,我舒服地蛰伏在这样又潮又闷的空气里,极尽慵懒。我害怕干燥,干燥的空气让我的心烦躁而狂乱;我喜欢潮湿,在这个潮湿的黄梅雨季里,我是一条安静的虫。
 
喧闹以后
曾泳春
 
      我居住的小区,因离着车水马龙的虹桥路缩进去差不多一个弄堂的距离,几乎不受虹桥路喧闹的影响,是上海一个闹中取静的小区。小区已经存在20多年了,不大的院子里,有一小片松树林,靠墙有一排香樟,楼与楼之间的过道有些杂乱地种了玉兰树(白玉兰和广玉兰)、女贞树、枇杷树、桑树,还有就是桂花树了。这个院子的桂花是一绝,到了秋天满院桂花香。这些树是当年小区建立时栽种的,长了20多年了,都很高大茂密。因为树多,鸟儿也多,在上海的钢筋水泥丛林里,我每天清晨还能在鸟叫声中醒来,真是一件奢侈的事。当初把房子卖给我们的是一对中年夫妇,那个妻子竟然说:这个小区好是好,就是鸟叫声太烦人了,还有夏天的蝉鸣,叫得人心烦。我无限悲哀地看着她——她怎么会觉得鸟叫声和蝉鸣是烦人的呢,这是怎样一种心境!而后来我们在这个小区住了下来,enjoy清晨鸟叫,夏天蝉鸣,雨打落叶,风过树梢,不觉光阴悠悠地在上海这座嘈杂无比的城市过了几年。
      我居住的小区与一个颇为现代化的小区毗邻,正是这个现代化的小区帮我们小区挡住了虹桥路的喧闹。从虹桥路进入那个有着三座高层建筑的现代化小区(by the way,这个小区里每一套商品房都在500万元到1000万元之间),通过一个小铁门,就进到了我们小区的那片小松树林,透过高大的松树,可以看到阳光洒在小区那些4层楼高的80年代建成的公寓房。我经常惊诧于时光通过这个小铁门的流转,从21世纪现代化都市的喧闹转瞬进入上世纪80年代的静谧。我的心,总在进入这个铁门之后,从烦躁中安静下来。
      上海这个大都市,实在是过于喧闹了。人们被这样的喧闹诱惑着,因为知道喧闹中暗藏着更多的机会,暗藏着繁华,甚至暗藏着纸醉金迷。我们一直这样被喧闹的人流推着往前走,脸上带着焦躁的笑容,以为人人都在羡慕我们处于繁华中心的生活。而某天,当我们在这样热闹过头的生活中静下来想一想,却忽然明白过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我们与繁华无关、与纸醉金迷无关,却在别人的繁华与纸醉金迷中,找不到内心渴望的绿野。我们只是在喧闹中躁动。
      于是开始回忆我是如何进入这个喧闹的都市生活的。10多年前,我从上海这个大都市的大学校园毕业,从上海的嘈杂中逃到了珠海那个安静的渔村建成的新城。当我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纯净的空气时,便爱上了那个城市。在蓝天碧海和清新空气里,我觉得找到了心灵静谧的港湾。而若干年后,当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我开始怀念上海。我在珠海空荡荡的九洲大道、桂花北路、前山河边,怀想上海陕西北路与淮海路口的繁华,以及离开上海时刚建成不久的有着华丽外表的贵都大酒店。有好几次,我在珠海静谧的夜空下睡觉,梦中却是站在昔日繁华的上海路口,而当我醒来,发现眼角有泪。于是我知道了,我离不开那个都市,那个我因为喧闹而离开的都市。我迷恋它的热闹、迷恋它的繁华,我发现只有在那样喧闹的人群中,才不觉得孤单。
      于是我又努力地逃离珠海,那个我曾经以为找到了心中绿野的安静的城市,回到了喧闹的上海。我重新站在车水马龙的南京西路,发现我那么喜欢那些法国梧桐,喜欢法国梧桐树下熟悉的店铺,喜欢波特曼酒店,还有走来走去的矫揉造作的上海女人——她们对着路边每一块可以照得见自己身影的反光的玻璃,都会不自觉地停下来摆动一下身体,看看自己的妆容。这是2000年的上海,比我6年前离开时更繁华了。而在此后的10年里,上海以飞一样的速度,向世界挑战。这样的发展速度,几乎是一种极限。陆家嘴迅速崛起,几座世界top 5高度的巨型建筑拔地而起,在上海惯常的乌云笼罩下,这块布满冰冷的摩天大楼的区域,似乎是处于外星球上,给人极不真实的感觉。十几条轨道交通线似乎在一夜之间建成,人们都被塞到了地下,成了地下的虫,飞快地从城市的一个角落被运送到另一个角落。城市以蚕吃桑叶的速度扩展,那些昔日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小镇,一日日被城市的商品房填满,似乎是一种瘟疫在蔓延。奢侈品也在这座都市蔓延。整座城市光怪陆离,人们的心灵被奢侈品填充,再也塞不进其它的信仰。
      而我在这样的喧闹都市里,又开始烦躁起来。这里显然不是我心中的绿野,我只是习惯于这样的繁华,习惯于这样的人流,因为习惯而心安。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从嘈杂逃到静谧,又从静谧逃回喧闹,而现在,我的心又开始躁动,这种躁动来自于心灵深处,我有一种远离人群独处的渴望。于是,我来到了北卡。当最初的孤独感适应了之后,我真实地爱上了这个异乡。这是我当成故乡来思念的异乡!当我独自走在downtown的街上,当我在Crab Tree附近猛然看到夕阳照着不远山坡上的几座公寓,我情不自禁地眯起了双眼,心被一种深沉的静谧镇住了,我努力捕捉脑中一闪即逝的影像,惊讶地发现,我前世一定到过这里,不然我不会如此熟悉,如此动容,如此心安。是了,我为什么如此迷恋北卡?因为从到达的第一天起,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虽然独自一人,可是我从不慌张,我满怀深情地享受独处的生活,我的心安静极了。这是我和北卡的默契,直到离开北卡的那一天,我独自在搬空了的屋子里,在这间我惬意地晃荡了整整一年的one-bedroom,泪流满面。
      然后我又回到了上海。我好像逃不掉这个都市,逃不掉喧闹。一路走来,觉得生命中想要珍惜的美景似乎总是在幻化,总是那么难以留住。我在喧闹与安静之间来来往往,找不到心灵的归宿。
      于是今夜,在这个繁华都市夜空下,身边是车水马龙,天上是我爱的星星,我触摸不到它们。我哭了。
 
杨庆煌,《心爱的小镇》
 
请不要忘记成长的过程,也不要在浮华中淹没
 


https://m.sciencenet.cn/blog-531950-580587.html

上一篇:方言
下一篇:弹性粘性都成就纤维的妖娆运动

50 曹聪 李程 曾庆平 张志东 汤治国 张珑 庄世宇 陆俊茜 吕洪波 王善勇 左宋林 武夷山 徐长庆 严少华 邢富强 王芳 赵新铭 强涛 褚昭明 朱钢添 吴飞鹏 柏舟 张欣 罗帆 邢志忠 徐世文 吕乃基 李学宽 李伟钢 张天翼 水迎波 金小伟 孔晓飞 杨玲 王德华 王春艳 叶威源 唐常杰 李丽莉 聂广 朱嘉宝 fishman936 fansg wwxxmm EroControl kongmei piaoyao998 zzjtcm crossludo kongsh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