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周讯(总第499期 20231201)

已有 613 次阅读 2023-12-1 16:0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周讯(总第499期 20231201).pdf


张芸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目录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3

1.1图情会议、招聘信息 3

(1)2023年第五届中国数字人文年会 3

(2)广东图书馆学会关于公布2023年“杰出贡献奖”“优秀服务奖”“终身荣誉奖”获奖名单的通知 3

(3)广东图书馆学会60载,精彩议程抢先看 3

(4)NSTL开放获取发展与实践研讨会会议议程 3

(5)广东省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蓝皮书(2018-2022) 3

(6)2023年信息行为研究学术年会12月在京召开 3

1.2链接资源、分享推荐 3

(1)智慧图书馆发展历史、现状与趋势 3

(2)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4

(3)点一盏心灯,用阅读照亮|公益阅读活动落地马王公益图书馆 4

(4)加拿大大学绿色开放获取现状 4

(5)北美及拉丁美洲区域开放科学生态系统:绿色和钻石开放获取联盟 4

(6)上书房行走第三十九期:走进沈奎林老师的书房 4

(7)图书馆史有哪些经典文献? 4

(8)新书快报|《中国图书馆的历史与发展》 4

(9)《中国图书馆人物口述史》序言 4

(10)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 5

1.3你提问,我回答 5

(1)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在学科服务中有什么区别 5

(2)已经购买CNKI,再买CSSCI是否浪费? 7

(3)CSSCI来源集刊算核心刊吗? 8

1.4图书馆工作与版权问题 8

1.5秋日美景赏析 11

1.6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13

1.7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 14

1.8图书馆学科服务的认知 15

1.9沈奎林老师简介 16

1.10江苏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情报咨询专业委员会2023年学术年会 17

1.11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孩童服务 23

1.12庆祝武汉大学建校130周年大会 25

1.13“图林逸事”获青岛市自媒体生态大会2023优秀账号 26

1.14图书情报档案类学术期刊投稿信息辑录 27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27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27

“参考咨询”是“学科服务”之母 27

情报咨询学术年会参会记 27

 关于图书馆学研究的思考 27

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 28

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28

2.2 群文件共享 28

3.大事记 29

4.延伸阅读 29


圕人堂简介

QQ群名称:圕人堂(LibChat)

QQ群号: 311173426

适宜人群:图书馆及图书馆学相关人员。

定位(MISSION):专业讨论、行业交流、信息共享、资源、人脉

《圕人堂周讯》编辑组

主编:王启云

编辑:宋晓莉 赵生让 董行 范良瑛 曾家琳 张婵 卢娅 陈艳 

史蓓 陈玮 李爱玲 张芸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赞助单位

  世界艺术鉴赏库 弘雅科技


                                           

1 圕人堂本周讨论概要

1.1图情会议、招聘信息

(1)2023年第五届中国数字人文年会

会议君:“图书情报​丨【注册、缴费与录用】“数实共生:预见数字人文未来图景”——2023年第五届中国数字人文年会https://mp.weixin.qq.com/s/n15pr3I7fq_2rAgKDJpjjQ。”


(2)广东图书馆学会关于公布2023年“杰出贡献奖”“优秀服务奖”“终身荣誉奖”获奖名单的通知

木木贝:“广东图书馆学会关于公布2023年“杰出贡献奖”“优秀服务奖”“终身荣誉奖”获奖名单的通知https://mp.weixin.qq.com/s/C9B9hjGqENxs6gsymsJiig。”


(3)广东图书馆学会60载,精彩议程抢先看

会议君:“大咖云集齐庆广东图书馆学会60载,精彩议程抢先看https://mp.weixin.qq.com/s/QiYnghk2ln0ndMS0GHpkaw。”


(4)NSTL开放获取发展与实践研讨会会议议程

低调:“NSTL开放获取发展与实践研讨会会议议程https://mp.weixin.qq.com/s/7iTkw05-WNTnl2Iv6I6gEQ。”


(5)广东省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蓝皮书(2018-2022)

低调:“广东省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蓝皮书(2018-2022) http://0amsom.epub360.com.cn/v2/manage/book/2vou2o/。”


(6)2023年信息行为研究学术年会12月在京召开

会议君:图书情报​丨“AI赋能视角下的信息行为研究”2023年信息行为研究学术年会 12月在京召开https://mp.weixin.qq.com/s/aGXNKxW7TVsaRS33vod-ag。”


1.2链接资源、分享推荐

(1)智慧图书馆发展历史、现状与趋势

雨后彩虹:“智慧图书馆发展历史、现状与趋势https://mp.weixin.qq.com/s/kH9jcmypGLS0acuq1Aa89w。”


(2)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图谋:“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https://mp.weixin.qq.com/s/lzCMZNFslYSp3Sdef35eLg今年是著名历史学家、方志学家、图书文献学家来新夏先生诞辰100 周 年,在这一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时间节点,由《来新夏文集》编委会精 心编纂、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多卷本《来新夏文集》与广大读者见面。”


(3)点一盏心灯,用阅读照亮|公益阅读活动落地马王公益图书馆

宋朋:“点一盏心灯,用阅读照亮|公益阅读活动落地马王公益图书馆https://mp.weixin.qq.com/s/fOmc0HzW2qdcFFUppybBeA。”


(4)加拿大大学绿色开放获取现状

MINAMI:“加拿大大学绿色开放获取现状https://mp.weixin.qq.com/s/CrF4a0qLq7NvykcoyP-ncw。”


(5)北美及拉丁美洲区域开放科学生态系统:绿色和钻石开放获取联盟

MINAMI:“北美及拉丁美洲区域开放科学生态系统:绿色和钻石开放获取联盟https://mp.weixin.qq.com/s/R81Nfe2T5FG6D4CNI4B9Jg。”


(6)上书房行走第三十九期:走进沈奎林老师的书房

Biochem:“上书房行走 | 第三十九期:走进沈奎林老师的书房https://mp.weixin.qq.com/s/YzQ3hxen4yrR45xn2_nqOQ。”


(7)图书馆史有哪些经典文献?

西安小图:“图书馆史有哪些经典文献?.https://mp.weixin.qq.com/s/m16oXoOcou1dMUEz05702g。”


(8)新书快报|《中国图书馆的历史与发展》

西安小图:“新书快报|《中国图书馆的历史与发展》https://mp.weixin.qq.com/s/tVJfL9uL0IK_VdhigEuYvQ。”


(9)《中国图书馆人物口述史》序言

宋朋:“程焕文|《中国图书馆人物口述史》序言https://mp.weixin.qq.com/s/OOQ11QAEGzocTOa3GjnTyg。”


(10)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

图谋:“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https://mp.weixin.qq.com/s/Z9teOqATlPoFoF78uBN2Sw。”


1.3你提问,我回答

(1)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在学科服务中有什么区别

peacef*:“想请教下各位老师,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在做学科服务中,二者有什么区别呢。”图谋:“这题由文心一言大模型解答,可以得高分。”图谋:“问: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在做学科服务中,二者有什么区别?答: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在学科服务中各有其独特的价值和作用。CSSCI数据库,全称为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是由教育部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收录中国社会科学期刊论文引用文献的数据库。它旨在提高社会科学研究的质量和国际影响力,有助于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CNKI总库,即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简称CNKI)众多数据库中的一个。CNKI上的资源非常丰富,涵盖自然科学、工程技术、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由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国内外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中国年鉴全文数据库、中国引文数据库等组成。总的来说,CSSCI数据库和CNKI总库都是重要的学术资源库,但它们的重点和领域有所不同。CSSCI数据库专注于社会科学领域,特别是期刊论文的引用文献;而CNKI总库则涵盖了更广泛的学术领域,包括自然科学、工程技术、人文社会科学等,提供更为全面的学术资源。在做学科服务时,可以根据学科领域和具体需求来选择使用这两个数据库。(图谋注:答案由文心大模型3.5生成 https://yiyan.baidu.com/)。”图谋:“前边,我想接话。没时间打字,想到文心一言。输入、输出,数秒中解决问题。这个答案,图谋可以给满分。其答题思路,与我想的是差不多的。如果我自己答,让我自己答,能得80分就不错了。”图谋:“让我去得80分,费时费力。让文心大模型解答,几乎不费力,费时数秒。”ren:“这种模型,国内有几个可以用了。科大讯飞,还有网易的一个?”图漾:“@图谋 @图谋 我看是不及格。”图漾:“为什么呢,首先它没有指出cssci更‘值钱’这一最重要的事实,其次,有一个明显的低级错误。”图谋:“也是我特别强调是我的认知的原因。”图谋:“说cssci更值钱,我是不赞同的。”图谋:“那不是事实。”图谋:“单从引文数据库这个角度比,CNKI的‘中国引文数据库’也很值钱的。”peacef*:“哈哈,谢谢各位老师。”图漾:“是不是‘值钱’,看看大家的讨论。群里经常说发c刊多么多么难,可没人说CNKI收录多么难。”图谋:“各种I(sci,ei,csci,……),cnki中也有揭示。”图谋:“看问题角度完全变了。”图谋:“CSSCI来源刊实际上只有个别没在CNKI中。”图漾:“我说的‘值钱’本来就是指认可度高,体现为在评职、评奖、毕业乃至发科研绩效上算数。CNKI也能揭示各种i,那是它沾人家的光,是各种i值钱,而不是CNKI自己值钱。”ren:“这么看,如果买了cnki,再买cssci 是不是有点重复建设,浪费了?”图漾:“@ren @ren 显然不是,这就是被图谋误导了。”ren:“既然zhi含几乎所有cssci论文期刊,再买一遍cssci不是浪费?”图漾:“按图谋的说法就会导出这样的论点,但事实上很多学校都买这两个数据库,反证法,证明图谋的观点是不对的。”图谋:“这锅图谋不背。”图谋:“我当然知道图漾想表达的意思。我只是在试图澄清误解。”雨后彩虹:“@ren @ren 图谋老师说的是对的。有个别C刊不愿意入选任何商业数据库。”雨后彩虹:“大部分都是重复建设。”图漾:“cssci本身就是索引库,自己不带全文,它和CNKI干的活不一样,它的活官面上有很多,但在实际中,最大的作用,无论是它自己还是用户都明白,是用于评价。它提供了一个受到广泛认可的社科期刊遴选名单,而这个名单和普通师生的提职、毕业、获奖、拿钱等息息相关,也就是我说的‘值钱’如果不指出这一点,就不是好的答案。此外,文心一言的另一个低级错误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ren:“如果只是评价?或者是查询社科期刊遴选名单?直接查询cssci发布机构官网南京大学,每一次发布都是及时而且完整准确的?”图漾:“@ren @ren 这个库当然还有其他功能,比如引文索引,最主要的,是它相比其他库真不贵,很多学校顺手就买了。”图谋:“本来那个答案挺好的。越解释越糊涂。”图漾:“图谋还是不了解大模型的套路,就是说空话加瞎话。看着一大堆信息,没有真正有用的。”图谋:“就说当前看到的这个解答。其实人家真的是很聪明的。”图谋:“如果真的去解释您个人认为的‘最重要的事实’,那这个答案真的会很糟糕。”图漾:“可提问者想知道的就是这些‘糟糕’,而不是空话。”图谋:“人家给出的这个答案叫‘空话’,至少我不这么认为。”图谋:“我自己不可能给出比这个解答更好的解答。”图谋:“这个答案的瑕疵,我看到了。”图漾:“比如有人咨询考研目标学校导师情况,你把官网上导师的介绍复制一遍有什么帮助?如果有人回答哪个老师nice,哪个老师勤奋,哪个老师复试看本科出身,哪个老师注重实践能力等等,这才是提问者想知道的。”图漾:“拿这个ai生成的答案来说,第一段是套话,任何数据库都可以套进去。第二段瞎话,存在事实上的错误信息。第三段废话,谁都可以检索到。第四段套话加废话。”图谋:“‘CSSCI数据库,全称为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是由教育部和北京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收录中国社会科学期刊论文引用文献的数据库。’这句更正为‘CSSCI数据库,全称为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是由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研制的中国社会科学期刊论文引用文献的数据库。’,这样更靠谱一些。 参见: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简介.https://cssrac.nju.edu.cn/gywm/zxjj/index.html。” 


(2)已经购买CNKI,再买CSSCI是否浪费?

图谋:“关于‘如果买了cnki,再买cssci 是不是有点重复建设,浪费了?’实际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关键看你想要什么用途。CSSCI数据库是引文数据库(不提供全文),主要的作用是供社会科学研究评价参考。CNKI是非常庞大的资源与服务体系(参见:https://www.cnki.net/subpages/webmap.html 包括有评价类产品)。如果只是想了解某个刊物是否为CSSCI来源刊,确实没有必要另行购买CSSCI数据库。因为中国知网的‘出版来源导航’(https://navi.cnki.net/knavi/)有清晰的揭示,且这部分功能即便没有购买CNKI系列任何产品与服务,也是可以检索与利用的。” 麦子:“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参考咨询案例:原来问的人是要两者的区别。我有生抽和老抽。你给我说说两者的区别。你不说生抽用在什么地方老抽用在什么地方,而在网上找了海天酱油和李锦记的公司背景和酱油成分,告诉读者。这实在不是很好的做法。”麦子:“其实我们就是个卖酱油的,顾客需要,你照实说就可以了,否则人家做了红烧肉没什么颜色,一定会很不爽,你没有必要为了不得罪海天和李锦记而迂回作业。”麦子:“不过,我记得好像是先炒糖色在到最后加点老抽,反正生抽是用不上的。”麦子:“当然,要加点味,生抽用了也无妨。”麦子:“我好像更迂回,变成了用什么都可以。”弯曲的*:“做红烧肉,是放生抽呢还是老抽,二者有什么不同效果?”麦子:“我刚想说少油少盐少糖。”麦子:“我以前说过,我自己最怕问图书馆员问题,因为往往会很全面地给你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biochem:“简单问题复杂化,复杂问题简单化。”麦子:“要保持本色,最简单的是不炒。直接在滚水里窜一下,然后浇点橄榄油。”弯曲的*:“色香味是表面,实质是营养破坏了。”biochem:“蔬菜全部生吃。” 图谋:“科研评价与创新服务平台(CDAP)系列产品网址:https://science.cnki.net/CNKI科研评价与创新服务平台(CDAP)是CNKI基于世界知识大数据挖掘,提供各类科研成果深度分析与评价的平台,旨在为科研管理与科研创新提供一系列科研文献情报分析与创新服务工具。”图谋:“科研评价与创新服务平台(CDAP)系列产品是今年开始宣传推广的,若干功能确实有可取之处,同时年使用费也是不菲的。”图谋:“种种原因,关于CNKI,感知和认知可能会存在很大差异。以‘CNKI总库’概念为例,至少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理解为‘CNKI资源总库’,一种理解为‘CNKI中国期刊网络出版总库’。实际上还有更多理解,比如‘大统库’(之前宣传为20个子库,现在有变化)、还可以是域名含‘cnki.net’的所有资源与服务。”图谋:“已购买的用户,各家具体购买的资源与服务实际上是各不同,甚至大不同。即便是购买了‘大统库’的机构,实际也可能存在差异。”图谋:“如果留意招标结果公示信息会发现,不同高校的年使用费从几万元、几十万元、数百万元均是有可能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购买的东西(资源与服务)是不同的。”猫奴一枚:“@图谋 对的,通过浙图进入的检索界面就和我们图书馆的不一样,我就猜想两家采购的具体数据库可能有区别的原因。”


(3)CSSCI来源集刊算核心刊吗?

书海漫步:“各位同仁:请问CSSCI来源集刊算核心刊吗?”天下第*:“看单位认不认可。”天下第*:“高校一般都是和c扩一个级别。”天下第*:“我们学校则把c集和cssci正刊视为同一级别。”书海漫步:“C集也是两年评一次吗?”天下第*:“c集现在官方不公布目录了,是把证书发给编辑部,让编辑部自行公布。”天下第*:“现在zhi网上显示的CSSCI集刊标志还是18年的。”天下第*:“CSSCI期刊,cssci集刊和cssci扩展。”天下第*:“一般就是默认CSSCI期刊和集刊。”小满:“我们集刊不认哦。”天下第*:“我们学校CSSCI集刊评职称和CSSCI期刊一样用。”天下第*:“加分都一样。”天下第*:“不过大部分学校是降一级看待。”天下第*:“就是CSSCI集刊和CSSCI扩展版一个级别,比CSSCI期刊低一级。”天下第*:“看学校文件的要求。”碧海潮生:“集刊特指除期刊、报纸之外,近年来被国内学界和社会公众广泛接纳的一类介乎期刊与图书之间的学术成果出版方式。形式上具有相对稳定统一的题目,以分册形式按照年、半年、季度等周期定期出版,并有连续标识序号,计划无限期出版并具有正式书号。内容上以某一专门领域为背景,具有连续性、专业性、主题性,有特定的研究领域和研究共同体。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打造的以学术集刊和专题文集资源为基础的学术论文知识服务平台——集刊全文数据库。目前共收录集刊402种、2800余辑,其中CSSCI来源集刊50余种,收录文集2800余本,文章9.8万篇,约17亿字资源。https://www.jikan.com.cn/。”


1.4图书馆工作与版权问题

图谋:“有些话题,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说到什么程度。我昨晚的分享,其实主要是在表达图书馆工作与版权需要做的事情,可以做的事情有不少。不少图书馆在积极实践与探索,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有些方面是值得学习与借鉴的。分享的过程中,实际上是在‘送福利’的。感兴趣者,实际关注与利用国家图书馆、浙江图书馆资源与服务可以得实惠。”图谋:“我是有深刻印象的,2016年上半年,国家图书馆可以远程利用的资源确实很多(有的是昂贵的外文数据库,绝大多数高校图书馆买不起,即便是买了的也没买那么全,比如有的学校只是买了部分学科、少部分年份),而且其VPN服务很稳定。引发舆情之后,好些资源(包括中文、外文),互联网访问权限不同程度受到制约。”图谋:“互联网上的资源,图书馆的资源,亦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公共图书馆(尤其是办馆条件较好的大中型公共图书馆),有许多资源可以合理合法进行关注与利用。”猫奴一枚:“我们图书馆购置的电子资源很有限,VPN也只给教工开辟,所以只要有学生咨询我如何在校外使用电子资源,我就推荐给他们利用支fu宝申请浙图,现在谁还没有支fu宝,谁又不用淘bao呢,所以,是一个很有效很方便的途径。”图谋:“互联网上的免费资源,有一些是明显侵权或涉嫌侵权的。国际通行的图书馆职业伦理规范要求‘承认并且尊重知识产权,防止损坏著作权人的利益……’作为图书馆工作者,需要注意边界,有所为有所不为。”图谋:“我关注浙江图书馆,是近期猫奴一枚老师在一次小窗交流中透露的信息才进一步关注的。进一步体验后,很意外很惊喜,但我确实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说,说到什么程度。”猫奴一枚:“通过浙tu的维pu,一些直接下载不到的论文文献,可以通过文献传递的方式获得,提出申请后秒到自己的邮箱,也很方便!这些技巧都是我个人从事我的所谓科研时一点点摸索而来的,我把我摸索来的技巧再传达给有需要的读者,以此简单的例子来说明科研有助于服务工作,不能一味的认为图书馆人做科研无用,有没有用在个人,不在科研的本身。”猫奴一枚:“@图谋 你说的这点我也同意,我也是担心广泛传播不太好,但面对校外访问的读者急需文献无路可走的情形,只好告诉他们。”图谋:“有些时候,好心很可能是在做坏事。这方面,图谋有不少感受。比如,我是看到好的方面,受众视角不同,有的可能是看到不好的方面,甚至‘上纲上线’,结果造成负面影响。”千由子:“有些公共馆既然开通了此类服务,是不是就是说他们对此类服务商家也是知情的,这也跟有些馆的服务宗旨有关,其实也是想扩大使用率,有些商家就是按照使用量收费的,只要不商业用途就在合理使用范围吧。”千由子:“其实公众的信息素养还没有那么高,这类实际在用的也是一些急于找资料的研究人员和学生等,所以才需要图情人持之以恒的努力,我们的工作也是在遵循图书馆学五定律。”图谋:“有些事情是在探索过程中,边走边看。”图谋:“商业化的产品与服务,也是这样。”千由子:“是的,慢慢会寻求到一种平衡,服务公众,共同发展。”千由子:“@猫奴一枚 @猫奴一枚 上图其实也有,只是多了一步,要去激活。”千由子:“@猫奴一枚 如果有相应的数据会更好,看看图书馆支出的资金和真正的使用量。”雨后彩虹:“疫情期间很多数据库商开通了师生的校外访问,譬如说:中国知网。图书馆自身更不用说,都是方便师生写论文,做研究。”雨后彩虹:“电子图书大家都没有注意。”图谋:“怎么可能没有注意?”雨后彩虹:“前一段时间发现很多专业图书都有电子图书。”图谋:“相关方面,方方面面均有人在群里。”雨后彩虹:“将来完全是纸电同步吧。”图谋:“纸电同步,只是现阶段国内努力的一个方向。”图谋:“麦子那边,好些电子书,实际上是E-only。”图谋:“网上实际并么有那么神奇。”图谋:“网上没有的东西,实际有许多。当然,没有的原因也是大不同的。”雨后彩虹:“我发现图情专业好多书都有电子图书。”图谋:“‘有’法也是不同的。”图谋:“有的是合法的,有的是非法的。获取的方式方法、需要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存在差异。”图谋:“我国的电子书,实际上主体还是‘数字化图书’阶段,有较大比例,至今未能理顺版权问题。”麦子:“@图谋 这类的书会越来越多,尤其是专业书,因为这样可以完全跳过纸本印刷的过程,加快流通。此外,我认为(没有见过类似的讨论)以后越多的书和网页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上面有群友说,还是希望看纸书,我觉得以后完全可能你根本没法看有些书,因为像JOVE那种格式的书一定会出现(可能已经出现)。”图谋:“书的呈现形式,确实是多种多样了。”图谋:“有些问题的讨论,需要分众分类。”麦子:“@图谋 @图谋 我完全同意这个看法,但这个做法其实是解决一个过去的问题,所谓遗传收藏(legacy collection)的过渡问题,但如果停留在这点上,你就会面临保留一个原来的格式。这类的问题,已经出现过太多次:我不知还有多少人现在还在看DVD,我最多的时候有4个DVD机器,但早都当垃圾扔了。”麦子:“当然,我知道还有人在用胶片唱机,然后就是这个声音是其他的设备没法比拟的,但这和现在的纸书和电子书的讨论其实是一样的。”图谋:“大窗交流的特点是碎片化。获取想要的信息,可能会是‘大海捞针’。早期,成员间可以借助大窗交流发现志趣相投的交流对象,较为自由地进行进一步交流探讨,这种状态更可取。”图谋:“关于‘图书馆工作与版权’话题,纸书和电子书,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实际还有许多方面。”麦子:“@图谋 @图谋 这可以写好几本书。”图谋:“前期的交流与探讨,倘若留心,可以有许多收获。比如‘遗传收藏(legacy collection)’,这个术语,我首次接触。”图谋:“麦子老师分享了大量‘干货’,这些内容,可以肯定会有人关注与利用的。”麦子:“@图谋 这个我们说的很多,而且也有年头了。这可能和很多东西的精准定义有关,比如,我们一般说monographs, serials而不说books, periodicals 。”图谋:“我作为‘群辅’之一,很多时候更像打杂的。有些内容的领悟、消化是非常欠缺的。图谋采取的办法是,先是‘照单全收’,以备‘回头看’。”图谋:“当然,囿于个人精力和能力限制,绝大部分内容我真顾不上,但是‘有心人’可以关注与利用。我的观察是,群内‘有心人’真不少。”麦子:“从我的角度看,这个群实在不是太有意思,因为隐蔽不发言的有些人太多,我个人没有什么收获。”图谋:“我的建议是,重点关注发言的几个,实际也是传递了不少信息的。”图谋:“还有,我当前做的努力,实际上是在‘钓鱼’。”图谋:“图谋策划这个话题的讨论,实际上是比较重视成员的获得感、成就感的。”图谋:“且希望各方——各美其美,各有所获。” 古饶:“感谢麦子老师分享的‘干货’,感谢图谋老师的辛勤付出!。”图谋:“麦子老师的收获,我还有一个建议视角——收获他人的收获。”图谋:“这个话题开展以来,麦子老师分享的信息最多、最深刻,我真的很有收获,非常感谢!” 图谋:“‘隐蔽不发言的人太多’,换个角度也是好事。如果3000人中10%的人积极发言,图谋就没有絮叨的机会了。”biochem:“@图谋 @图谋 又是老话题了,基于本群,应该建了不少的兴趣群,我也参加了几个。”图谋:“@古饶 谢谢罗老师!我的‘辛勤付出’,有‘渔获’。比如麦子老师分享‘干货’,您、我、还有群里的有心人在享用‘干货’,这是‘硕果累累’。” 图谋:“麦子老师的收获真多,这会大概是‘五味杂陈’吧?”biochem:“我这个外行一直在跟本群各位老师学习。”弯曲的*:“@麦子 @麦子  您浇花施肥了,花茂盛地开着,就是对您的回应。”猫奴一枚:“我想至少我是这样,我也算是比较老的图书馆员了,但从事的工作很浅显,高大上的东西无从涉猎,也没有知识储备,所以,只能观看,不敢回应。”麦子:“@猫奴一枚 @猫奴一枚 这话多少有点道理,另外我觉得误传太多,听的人无所适从。”麦子:“@弯曲的直线 @弯曲的直线 还是你会说话。”麦子:“@猫奴一枚 @猫奴一枚 这倒也不是,毕竟图书馆没什么高深的东西。”麦子:“@猫奴一枚 @猫奴一枚 很多话题是反复说的,所以也没有错过什么。”猫奴一枚:“@麦子 不对,还是有很多东西一般馆员搞不清楚的,我认为我还是愿意学习摸索的人,但对图书馆很多知识还是稀里糊涂,一知半解,所以,不大敢轻易评论,生怕说出让人耻笑的话来。”猫奴一枚:“@麦子 我这个晚还有不可言说的意思。”麦子:“@猫奴一枚 但不问不说的话,很多东西可能会一直搞不明白。”


1.5秋日美景赏析

图谋:“有道是‘一叶知秋’。”猫奴一枚:“通过麦子老师的分享,让我们这些没法走出国门更让我这种懒得走动的人了解了美国图书馆的一些事情,欣赏到了美景。”猫奴一枚:“麦子老师带我逛世界,不用花钱出力,真便捷。”麦子:“昨天是感恩节,其实这大概可以和圣诞并列,因为这是唯一放两天的假日,学校没人。”





1.6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图谋:“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https://mp.weixin.qq.com/s/lzCMZNFslYSp3Sdef35eLg今年是著名历史学家、方志学家、图书文献学家来新夏先生诞辰100 周 年,在这一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时间节点,由《来新夏文集》编委会精 心编纂、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多卷本《来新夏文集》与广大读者见面。图书信息:《来新夏文集》编委会.来新夏文集[M].广东人民出版社, 2023. ISBN:9787218156255 (多卷本共9册)。”图林逸事:“广东人民一向走在时代的前沿。”图林逸事:“在图书馆学专业著作上。”图林逸事:“如杜定友文集,谢灼华文集。” 西安小图:“来新夏(1923-2014),号弢盦,斋名邃谷,曾用笔名来振、禹一宁、周南等。浙江萧山人,著名历史学家、方志学家、图书文献学家。1946年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史学系,受教于陈垣、张星烺、余嘉锡、启功诸名师。1949年被保送至华北大学,师从范文澜先生攻读中国近代史研究生。1951年奉调至南开大学历史系任教,历任南开大学教授、校务委员、图书馆学系主任、图书馆馆长、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2002年获美国华人图书馆员协会(CALA)年度‘杰出贡献奖’。生前任教育部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地方文献研究室主任、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兼任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地方志学会学术委员、全国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常委等。来新夏治学严谨,功底深厚,研究成果宏富,面世学术专著30馀种、古籍整理多种。其著述多为开创之作,如《北洋军阀史略》《古典目录学浅说》《方志学概论》《中国古代图书事业史》等,都开启了学术研究的新领域,因此以‘纵横三学,自成一家’而享誉学界。晚年仍笔耕不辍,将历史研究与文化传承融会贯通,留下了诸多为各界称道的文史随笔,如《冷眼热心》《依然集》《一苇争流》《邃谷书缘》等30馀种。”


1.7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

麦子:“这其实就是我们之前讨论的一个实证:因为版权没法实施,原生电子书是没法做下去的。因为亚马逊自己是没有这些书的版权,他每卖出一本书,他是必须也一定会给版权者版税的,他是绝对不会在灰色地带行走的,因为这个风险是实实在在,而且可以是无限大的。所以,看看聪明,但盗版的事情,到了最后,谁也没有什么好处,每一方都是受害者。有些事情,开始做做也就算了,但到了后来,还是没法转型,到正轨上面来,你就只能被抛弃了。”麦子:“因为个人原因,我很关注这些商业的盈利情况。Kindle在中国不行的原因还有一些文化地缘上特有的风险。在美国它的阅读器是基本不赚钱的,赚钱的是靠书。在中国是反过来的,这样的模式是很有问题的,因为前面的量是有限的,后面的是持久的。这样的例子实在举不胜举:机器本身只要成本价甚至亏本,钱是从耗料里赚的,kindle卖的书其实是耗料。但一旦靠机器,这样就很鸡肋,做了没意思,不如不做了。”麦子:“又比如Da Vinci手术机,在中国也用的很多,它的使用需要大量的专门耗料,公司以前一直做的不错。但前三年,公司利润大减,因为手术量少了,耗材也就少了。”麦子:“但在中国,它主要是也靠卖机器的,这样利润就和反F挂钩了。”biochem:“越招标越贵。”扣肉:“kindle 在中国水土不服,是多方面原因。”扣肉:“核心问题是出版社不信任电子出版。以前卖纸书,出版社可以即时回款,印一万册马上就能收到销售商的货款。电子书的话,平台买断的话出版社怕没有办法分成,平台不买断一本一本的结算出版社又会觉得亏。”扣肉:“出版社实际上横亘在电子出版的改革道路中间。”扣肉:“而且我一直觉得大部分出版社对于自己是否拥有图书的绝对原始著作权也搞不清楚。”扣肉:“电子出版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个权利出版社是否可以转让,出版社自己是不知道的。”麦子:“另外,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版权清算中心。如果没有,这版权费的结算就很麻烦。”麦子:“Paperback: 5-8% royalties. Hardcover: 15% royalties. Ebook: 20-25% royalties。”麦子:“我查了一下美国电子书在销售时的版税率。”麦子:“也就是说,出电子书对版权拥有者是很有利的。其他的,大家自己琢磨吧。”麦子:“看了有人在亚马逊卖自己的书,亚马逊是直接付给此人上月的销售额比例。纸本的比例最低,因为运费开支大。”扣肉:“因为国内实际上对于出版物实行内容控制,出版社要承担对图书内容进行审查的前置职责。”扣肉:“个人是不能出版图书的。”扣肉:“有的时候,对于著作权的约定,出版合同也未必写的那么清楚。”扣肉:“信息网络传播权究竟归谁所有,是否可以转授权,著作权原始拥有者是否能够通过不同的出版形式分成,这个事情很难落实。”麦子:“@扣肉 @扣肉 这个话不是很对,起码不适合世界其他一些地区的情况。没有出版社,你就变成自我出版了,编辑和推广怎么做?”扣肉:“对,我说的仅限国内的情况。”扣肉:“亚马逊一家独大,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扣肉:“但也不是什么坏事。”扣肉:“这个就看你怎么看。”麦子:“所以,还是那句话,很多关于中国的讨论之限于中国情况,不能拿国外例子做引用,因为根本是两回事!”扣肉:“我举另一个例子。前一阵子我们学校开展不安全插座的排查活动,我们更换了一批符合2021年国家标准的接线板。”扣肉:“然后发现,国家标准的起草单位里,只有公牛是主营接线板的。其它全部是做插座的。”扣肉:“关于电子出版,其实zhi网的事情大家可能体会更深。”麦子:“@扣肉 @扣肉 美国高校没有拿亚马逊做主要供应商的,我们有他们的账户,但只在极其特定的情况下用,而且每年大概就几百块而已。”图谋:“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1171.html图谋按: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进一步开展之中,11月26日几位成员就电子书版权问题展开讨论,特此予以整理。”


1.8图书馆学科服务的认知

图谋:“关于学科服务,感知和认知的差异亦会非常大。《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名词》(科学出版社,2019)中未定义。我较为接受的一种表述是‘学科服务是以用户需求为中心,以学科馆员的专业知识和相关专业知识为基础,依托图书馆文献信息服务平台,在一定条件下为学科用户开展的深层次信息服务。’。”图谋:“学科服务做得比较出彩的高校,通常本馆拥有的资源与服务相对较多,本身购买了若干种工具类数据库(比如科rui唯an旗下的系列工具),有的还另行购买了学科情报检测与分析工具(个性化定制),工具是一个辅助手段,还需要有训练有素的专业馆员,这样可以更好地相辅相成。”图谋:“实践中,高校图书馆之间的资源与服务是存在‘数字鸿沟’的,学科服务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质量也会是不同的。立足自身实际,积极实践与探索,各有可为空间。”peacef*:“做学科服务,一般要买哪些工具和数据库呀。”图谋:“问的问题,真正要了解,需要自行进一步学习与了解。”图谋:“那些东西,并不是像做考试题,几句话能说清楚。”图谋:“没有哪里规定做学科服务要买哪些工具和数据库。” 图谋:“立足实际,实际上也不难搞。”图谋:“圕人堂群内的好些信息,包括今天的不少信息。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学科服务范畴,或者说,学科服务用得上。”图谋:“‘图书馆工作与版权之惑‘这个话题,许多相关的东西,进一步理清楚之后,其实可以收获许多‘宝贝’,对开展学科服务工作是大有帮助的。”图谋:“比如大型公共图书馆的资源与服务,有不少是可以合理合法的使用;商业数据库也有部分服务是开放的、免费的;此外,还有许多OA资源、预印本资源,也是可以合理合法使用的……”图谋:“作为学科馆员,有许多可为空间。”麦子:“@图谋 这事情一是一,二是二。其实这就是信息检索加简单的参考咨询。但非要说成是什么学科馆员,这真是很误导所有人的。”图谋:“当前,狭义的学科服务,高校决策层或多或少是有需求,而且有关职能部门(发展规划处、学科办、研究生处)实际在用,但很有可能是直接购买服务或外包了(市场上相关产品与服务非常多)。”麦子:“到了后来,就是@猫奴一枚 的情况,让一线的馆员很难做。”图谋:“所谓学科馆员(学科服务),实际上就是参考咨询工作的延伸。”猫奴一枚:“@麦子 我们后来就是参考咨询部人员再做,让其他部门人员做,真是瞎扯淡。”图谋:“国内许多高校的馆的学科服务部,实际是参考咨询部改名的。”图谋:“当然,现在好些馆的学科服务部也已经撤销了,有了其它更时髦的名字。”麦子:“@图谋 @图谋 就是个参考咨询的,然后用了一个美国50年前用的名字。”麦子:“@图谋 @图谋 这倒可以说一下,叫教学支援部,研究支援部吗?”图谋:“《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名词》(科学出版社,2019)学科馆员(subject librarian):拥有专业知识、业务经验和从业资格,从事特定学科领域的专门信息服务,包括文献选择与评价、书目指导、专题信息导航和参考咨询等工作的图书馆员。参考咨询馆员(reference librarian):图书馆中从事参考咨询工作的图书馆员。一般具有比较广博的检索专业知识,具有专业的检索技能,熟悉馆藏及各种参考源,并熟练掌握参考咨询业务技能。”图谋:“可以比较一下两个名词的异同。”图谋:“实际是没法说的,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各行其是。”猫奴一枚:“反正我恐惧学科馆员服务,真不知道要服务些啥,还得上学院上杆子的去给人家服务,真不如我在馆内给读者提供点实实在在的服务来的踏实。”麦子:“@图谋 这样也简单,弄块牌子,用个最时髦的名字,让几个人做。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东西长成什么样子。”麦子:“我的简单回答是:有真正条件做这个的,国内大概不会超过10个馆。我们学校最近成为AAU成员,而且早已ARL成员。这两个组织都是在100个成员左右,所以算是顶尖学校了。但早已没有做这学科馆员的能力了,其实现在的参考咨询都做得跌跌撞撞。”


1.9沈奎林老师简介

biochem:“沈奎林,甘肃人,兰州大学图书情报系图书馆学理学学士,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情报学管理学硕士。现任南京大学图书馆系统部主任,副研究馆员。从事多年图书馆技术开发与系统维护工作,主要参与研发下一代图书馆管理与服务平台和图书馆智能盘点机器人。喜欢拍照、喜欢看纸质图书、喜欢写写小文章,经营着个人微信公众号‘奎林说’。”biochem:“沈老师退群前曾改名为‘如花’。”biochem:“退群有各种理由。”图林逸事:“@bioche 奎林老师是知道的,奎林老师对我帮助很大,在各个方面曾指点过我,受益匪浅,曾帮我牵线找到沈固朝老师(中间还有一个沈老师的学生),此情不敢忘却。”橙子:“沈老师好学博学,携带后辈,学识大度,为人实诚。曾在硕士论文阶段获得沈老师点拨,此种厚德师范着实难忘!”


1.10江苏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情报咨询专业委员会2023年学术年会










麦子:“这东西其实已经有很多年了,名字是2008年开始的,我觉得图书馆作为传统的信息储藏和传播方,的确可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大概在参与其他的方面,尤其是这类东西的制作,其实是很难的,一定要商业企业介入,把这东西商品化。”麦子:“但这点在国内其实很难,这东西需要原始资源的作为基本素材的,这样有这些东西的都想把内容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且版权的问题更难解决。美国的DH基本都在教学和研究单位,图书馆直接参与的好像很少。在2018年左右听到这个,但现在似乎很平静了。”麦子:“我不是说这类人讲座不好,但比起学科委员什么的,这东西的要求更高,而且人员和资金的投入也大,最要命的是,其实一般图书馆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寻真:“听说斯坦福大学数字人文项目是多学科交叉,专门的实验室,专门硅谷挖来的人,从数据做起。人员和资金是门槛,知识产权卡脖子。”麦子:“@寻真 @寻真 就是这样,现在有些学校有DH系,所以这是一个新的学术领域。美国高校图书馆很少有自己做的,最多只提供一个场所而已。这东西不是能做个比较一般的东西可以混过去的,要做的好的,太难了,图书馆根本能力做这个。”图漾:“国内图书馆上图做的不错,https://www.library.sh.cn/service/service/11,依托于高质量的元数据,这时图书馆的专业性体现出来了。什么智慧、智能,没有基础的数据都是镜花水月。chatgpt那么能,背后也是肯尼亚数据标注工人的辛勤劳动。”中原劲草:“@图漾 @图漾 这句话是正途,没有基础数据一砖一瓦的加持,再好的数字人文也好,智慧图书馆也罢,都是镜花水月的纸糊大楼。现在国内图书馆不务正业的多的是,搬砖不丢人。”麦子:“这个内容我在2016年国内的一些报告中稍微提到过,当时我是拿NCSU做实例的,当然是有不少照片。这几年的科技进步很快,所以在这方面能应用的技术手段更多。我觉得这类东西在人文上的应用,最后起码能做到你能在像黑客帝国里一样的逼真感和历史人物做个访谈,而且了解以前未必知道的事情。”麦子:“这东西一定会起码汇总AI, ChatGPT和Apple vision pro(明年卖?) 这类东西。当然,要有海量的数据。这些如果图书馆能做,这图书馆也不叫图书馆了。”不落悠阳:“数智时代,图书馆可以从自己能擅长的领域着手,把纸本数据到电子资源数据再到各类运行数据逐步掌握到自己手里,建立属于自己的基础数据基座,才能更好提高运营效能和服务读者。”麦子:“@不落悠阳 这类事情,需要大量的财力和人力才能整合。图书馆其实就是一家店,并不拥有卖的东西的知识产权。唯一拥有的是顾客的流量数据,并以此备好货而已。即使你知道哪种货好卖,因为你没有产业链,你还需要找厂家贴牌给你做。”中国药*:“理性思考很有必要。”不落悠阳:“@麦子 @麦子 是的,国内目前的做法是依托厂商建立元数据仓储,各个端口的流量数据通过平台逐步积累(部分数据还需要用户从一个入口访问才行),确实这是一个持续大工程,要时间积累和沉淀,现阶段就是流量数据的归拢和管理手段都不够完备准确。”陕科大*:“除了极少数的大馆,大部分的高校馆应该都承担不起相应的费用,得不偿失啊。”麦子:“@陕科大高博 就是这个意思。我很支持这个东西和方向,但问题是,图书馆辅助可以,但不是图书馆的业务。如果硬要做,其实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因为有更好的办法来做这个事。”


1.11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孩童服务

麦子:“女儿带孩子去图书馆听故事……但照片的信息量毕竟大。这是公共馆里的,针对6个月到18个月,基本是儿歌。每次大概不到7,8个小孩。”猫奴一枚:“我们的公共馆,这么小的孩子活动可能很少的。”


麦子:“@猫奴一枚 我的观察是,10岁以下的孩童是公共馆的重要读者群,所以这是服务重点。其余就是失业找工作的(计算机)和一些喜欢读书的。”麦子:“坐在图书馆看书的人不多,一般借了书也就走了,除了流浪汉。”猫奴一枚:“没实际去过公共图书馆,不敢妄断,通过一些文献阅读感觉国内公共馆,小儿童的服务做的还是不够到位,但南方比北方稍好些,加大小儿童服务工作是不是可以改变或者助推公共图书馆尤其是地方性小图书馆入馆读者不景气的现状呢。”猫奴一枚:“我从一个专业人员的角度感觉,如果我有一个小儿童,我就很想带他去体验这种阅读,就像您图片里展示的美国公共馆这样的,但是苦无距离公共馆太远,恐怕很难达成心愿。”猫奴一枚:“国内现在全职妈妈很多,如果公共馆可以提供这项服务,再做大的推广,一定会受到一些年轻妈妈的喜欢,图书馆环境好,又是免费服务,比带孩子去参加那种营利性的服务我个人觉得要好很多。”猫奴一枚:“我的邻居每周带8个月的孩子去培训机构参加亲子活动,当时很不可思议,现在看来是有这样的读者群体的,只是公共图书馆没有开发他们。”猫奴一枚:“社会上的很多绘本馆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绘本阅读那不是我们图书馆的长项吗。”麦子:“我觉得切入点不同,美国就是很多很小的馆。我离开我社区的公共馆走路大概5,6分钟,我女儿也是。不过,我自己的我大约1年去一次,就是为了借州立公园的停车证,每次可以借2周,如果没人借,自动续两次。否则每次停车费20(大概可以买4、5公斤里脊)。不过,我在我女儿处,每周起码带孩子去两次图书馆借书和玩。”猫奴一枚:“越小的公共图书馆越接近民众,但是推广做的不够,知道的人不多。”猫奴一枚:“我个人觉得,图书馆高精端的东西必须做,但这种接地气的细小化的服务也应该跟上,方能从方方面面得到改进。”麦子:“这是其实到最后还是由财政结构决定的。美国的公立馆90%以上营运支出的资金来源于本市zheng府的税收拨款(大部分来自fang产税),而基建盖新馆翻修只能州里靠发行债quan,而这一定要选min投票通过,所以盖大馆新馆是比较困难。只能由本市维持目前馆的营运。这种结构造成了目前既有的部分的维系有保证,人员的工资可以发出来,但很难有多余的钱做大项目。” 扬抄:“@猫奴一枚 其实猫老师说的是公共图书馆服务社区的事情。服务社区是一个趋势就像吴建中馆长说的,图书馆要从回应馆内读者需求到回应社会需求进行转变。服务社区工作其实是大有可为的,老年人,儿童,残疾人,全职妈妈,这些都是社区的常备人员,应该对他们展开服务。青壮年虽然说白天要奔赴山海,但晚上还是要回归他们所在的社区。”闽农林*:“@扬抄 现实中有个问题——就是他们回到社区就是晚上八点后了……这时候还能够坚持学习的,都是很自律的人了。”扬抄:“我所说的服务社区是指的居民区,和美国的community概念不太一样,他们的社区的含义更加广泛一点,几个有关联的人在一起就可以称之为一个社区。”闽农林*:“@扬抄 我下班到家,如果老婆没下班还要看孩子写作业——等把他安排去睡觉,起码也是十点后了。有时候真的觉得,要坚持学习是非常需要自律的。”麦子:“@扬抄 @扬抄 是,美国的社区是个笼统概念,看上下文,可大可小。小到几十个人,大到几千万人。”扬抄:“我只是看了几篇论文,深入的东西我回答不了,应该问麦子老师他应该对community的含义非常了解,因为这在美国是个非常常用的单词,在国际图联的网站上也经常出现。2022版的《公共图书馆宣言》上出现了20多次Community。”猫奴一枚:“@cpulib2009 @cpulib2009 你说的这点我很同意,从相关论文也可以看出这一点,东南部沿海公共图书馆这方面做的事情明显比北方做的多做的好。”猫奴一枚:“@扬抄 有人或者某些公共图书馆关注这个问题,并持之以恒的做下去,我认为还是大有前途的,毕竟现在的家长和过去相比更重视孩子的教育,公共图书馆应该担当其这个责任,不能一味的追求高大上的业务,忽视更切近民生问题。”麦子:“我们馆里,说面向我们的community的服务,除非表明campus community, off-campus community可以包括能够涉及的所有人。”麦子:“要看上下文,有时的确就是社区的意思。”扬抄:“@麦子 @麦子 学习了,不知国外馆服务community都有哪些举措?”猫奴一枚:“@扬抄 @扬抄 但是我觉得肯在这上面下功夫的图书馆不会很多,毕竟这个见效比较慢,同样需要投入,比如需要建立适合小童使用的阅览室,购置相关书刊尤其是绘本图书价格不菲,更需要大力推广活动,那比得上那些类似智慧图书馆高大上的服务和设施更为直观更为出彩呢!”猫奴一枚:“但这个服务于小童的业务更接地气,也符合国jia现在推行的鼓励生yu的配套政策。”麦子:“普通人对图书馆员的看法可能因个人经历和观点而异。一般来说,一些人可能将图书馆员视为提供图书和信息支持的专业人员,对他们的服务抱有积极的看法。另一方面,有些人可能认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图书馆的重要性减弱,因此对图书馆员的看法可能较为中立或不太了解其职责。总体而言,图书馆员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认可度因地区和文化而异。”


1.12庆祝武汉大学建校130周年大会

木木贝:“直播时间段:9:15—11:20直播标题:庆祝武汉大学建校130周年大会直播简介:武汉大学即将举办130周年校庆大会的全球直播活动,这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将向全世界展示武汉大学的历史、成就和未来发展方向。该活动将通过互联网全球直播,让观众可以在家中观看这场庆典,感受武汉大学的氛围和魅力。届时,将有众多知名嘉宾和校友出席,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这是一场不容错过的全球直播活动,让我们一起期待吧!”木木贝:“11.29 庆祝武汉大学建校130周年大会直播地址 (点击下图二维码进入),欢迎大家观看[玫瑰][庆祝]。”




1.13“图林逸事”获青岛市自媒体生态大会2023优秀账号


图林逸事:“愿为图书馆发声。”陕科大*:“@图林逸事  为您点赞。”猫奴一枚:“@图林逸事 能不能讲讲具体的做法,很想了解。”图林逸事:“@猫奴一枚 @猫奴一枚 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在摸索中寻找,在寻找中摸索,可能一点声也发不出,不知道往前冲吧,计划赶不上变化。”


1.14图书情报档案类学术期刊投稿信息辑录

图谋:“图谋.图书情报档案类学术期刊投稿信息辑录.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846563.html 关于图书情报档案类学术期刊投稿信息,该文(尤其是后续评论部分)仍然具有一定参考价值。”图谋:“种种原因,相关信息在发展变化。系统梳理时比较费时费力的。动态变化信息,知悉者及时增补至评论中,也是一种可取方式。”图谋:“比如 学术期刊投稿分析系统 https://m.datauthor.com/这个系统做的较为系统、细致,便于检索,实用、高效。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图谋:“这样的信息有一定帮助。”图谋:“中国zhi网的出版来源导航(https://navi.cnki.net/knavi/#)检索相关信息亦是可取方式。”




2圕人堂专题与群文件共享

2.1 科学网图谋博客圕人堂专题

“参考咨询”是“学科服务”之母

2023-11-30 21:30

近期参与了圕人堂交流与探讨,稍事梳理。 关于学科服务,感知和认知的差异亦会非常大。《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名词》(科学出版社,2019)中未定义。我较为接受的一种表述是“学科服务是以用户需求为中心,以学科馆员的专业知识和相关专业知识为基础,依托图书馆文献信息服务平台,在一 ...

个人分类: 圕人堂|266 次阅读|没有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情报咨询学术年会参会记

热度 1 2023-11-30 16:16

2023年11月27-29日参加了江苏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情报咨询专业委员会2023年学术年会暨成果交流会。 11月28日的会议分为三部分。上午专题报告有3场,每场半小时,分别为邵波《新学科背景下图书馆情报工作高质量发展思考》、李爱国《迎接新技术挑战,增强图书馆服务能力》、黄水 ...

个人分类: 圕人堂|301 次阅读|1 个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热度 1

 关于图书馆学研究的思考

2023-11-26 11:14

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工作者,我算是与图书馆学研究有缘的。几乎是从入职开始,一直在努力——学中干,干中学。学与干的过程中,发现越学越需要学,越干越需要干。越学越多,越干越多。且令人沮丧的是,获得感、成就感并没有成正比或“与日俱增”。不变的是变化。有的是科技进步带来的积极变化,比如GPT(Gen ...

个人分类: 圕人堂|3494 次阅读|没有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3)

2023-11-26 08:38

图谋按: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进一步开展之中,11月26日几位成员就电子书版权问题展开讨论,特此予以整理。 罗维尔: @图林逸事(注:图林逸事发一张图片推荐《焚毁书籍——电子书革命和阅读的未来》)但kindle水土不服,已关闭服务了。 麦子: @ 罗维尔 这其实就是我们之前讨论 ...

个人分类: 圕人堂|414 次阅读|1 个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新书推介:《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

2023-11-25 16:42

图书信息: 《来新夏文集》编委会.来新夏文集 .广东人民出版社,2023.11. ISBN:9787218156255 (多卷本共9册) 来新夏(1923-2014), 浙江萧山人。1946 年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史学系。1949 年进入华北大学学习,师从范文澜教授,成为中国近代史研究生。1951 年奉调至南开大学,由 ...

个人分类: 圕人堂|377 次阅读|2 个评论 |编辑| 删除 | 置顶

2.2 群文件共享

本周共分享6个文件。





3.大事记

(1)《来新夏文集》多卷本出版,圕人堂服务体系第一时间予以推介。图书信息:《来新夏文集》编委会.来新夏文集[M].广东人民出版社,2023.11. ISBN:9787218156255 (多卷本共9册)。详见: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1112.html 。

(2)2023年11月27-29日图谋参加了江苏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情报咨询专业委员会2023年学术年会暨成果交流会。圕人堂“转播”三场专题报告:邵波《新学科背景下图书馆情报工作高质量发展思考》、李爱国《迎接新技术挑战,增强图书馆服务能力》、黄水清《图书馆与数字人文研究》。

(3)2023年12月1日16:00,群成员达2975人(活跃成员318人,占11%),本群容量为3000人。圕人堂微信公众号总用户数7625人。


4.延伸阅读

 圕人堂QQ群知识库 http://43.142.145.220:88/  

www老师研制。内容源自《圕人堂周讯》,涉及图书馆各项业务和热门话题,对业务学习、日常工作、科研等具有一定参考价值。功能特点:1.具备检索功能;2.提供对话模式和原文模式两种浏览方式;3.点击具体某一期《圕人堂周讯》可以下载PDF版全文。


圕人堂圕结一切可以圕聚的力量。

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

(本期编辑:张芸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2026.html

上一篇:“参考咨询”是“学科服务”之母
下一篇:圕人堂话题:数字资源利用统计与绩效评价

2 宁利中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8 20: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