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没能“成果”的科研成果 精选

已有 4815 次阅读 2023-12-17 16:2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笔者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工作者,对“科研成果”持续保持观察与思考。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感知与认知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稍事梳理现阶段的观察与思考。

    成果指收获到的果实,常用于指工作或事业方面的成就,指学习、工作、劳动上的成效和成绩。科研成果指科学研究方面收获到的果实,或者说科学研究工作所取得的成效和成绩。种种原因,并非所有的科研成果均能“成果”。比如科学研究工作完成了一篇论文,但这篇论文没能正式发表出来,或者虽然正式发表了,但只是“普通期刊”,不能得到科研奖励或科研积分,在种种功利性需求场合无甚用途,很大程度上,就叫没能“成果”。又如各级各类科研项目申报,尤其是省部级以上纵向科研项目申报,成功立项了,取得了若干科研经费,这算取得了成果,如果仅仅是参与了申报,未能“金榜题名”,那也叫没能“成果”。

    每年年底,科研管理部门会采取一定的方式方法统计全校教职工取得的科研成果。统计时间范围、统计类型(科研论文、科研著作、科研项目、知识产权、科研奖励等等)、统计提供的辅助支持材料等有较为明确的要求。粗浅的判断是,符合统计范围的便算取得了成果,不符合的便不算,至少在这一统计周期内如此。当然了符合统计范围的成果,实际情况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金贵的,有的是低值的,甚至有可能有的只是凑个数(不能获得科研奖励或科研积分)。

    回顾我自身,2023年“成果”的科研成果“乏善可陈”或者说“不足挂齿”,没能“成果”的科研成果说有就有。暑假期间,花时间和精力完成了一篇论文,经历颇为曲折,以正式发表为标准,至目前为止算是尚未能“修成正果”。2011年9月至2019年8月算是已结集出版了4本“科学网图谋博客精粹”。2019年9月至今的尚未能找到机遇出版,但我先行整理了一下(截至2023年10月)。一是期待能有机遇;二是视作做一备份。整理之后,我自己有几分惊讶。2019年9月至2021年8月为28万字;2021年9月至2022年8月为30万字,2022年9月至2023年10月为32万字。这四年,我居然写了90万字!我这个“初选”是在已出版过5本博客书(先后得到过许多师友的热情指导与帮助)之后做的工作,因而算是比较严格的,主要选取可以正式“精选”成书的原创性内容。我之前出版的博客书,算是科研成果的,现在即便有机会出版出来,机构内部是算不上科研成果了。因为2023年8月制定的政策文件对社科学类著作有了新定义(要求该专著“第一作者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相关领域CSSCI/SSCI/A&HCI期刊论文”或该专著为该作者主持国家级或省部级项目成果)。

    科研成果的背后,五花八门,无味杂陈,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一类科研成果即便取得了“成果”,滋味也是苦涩的。比如为了完成考核任务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发表论文若干(有等级要求),发表一篇OA期刊论文缴纳的APC费用为2000美元,获得的科研奖励或科研积分可能远远少于这个数字,这类“成果”可能是“涩果”。现实中,各种形式的代写代发是屡见不鲜的,倘若依靠走“旁门左道”或“歪门邪道”取得的“成果”有可能为“苦果”。近日,与一学术期刊编辑交流,告知稿源萎缩(同类期刊均如此),录用率低,里面还有不少不满意的。背后的原因是格外复杂的。归根结蒂可能是成就感与获得感不匹配、不协调、不适应。

    面对没能“成果”的科研成果,怎么办?不妨找点空闲找点时间进一步探析“成因”,剖析造成这种局面或结果的原因,在此基础上,结合自身实际采取应对措施。没能“成果”的科研成果,情况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可能只是“时候未到”,有的可能只是“未遇到伯乐”,有的可能只是“包装不够”,有的可能只是“营销不力”……当然,有的可能只是阶段性习作(您的“第一只小板凳”),假以时日,大器可成。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4206.html

上一篇:关于《Cell》《Nature》《Science》论文与职称资格条件关联的调研报告
下一篇:2022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基本统计数据摘录

11 宁利中 杨正瓴 王涛 张学文 郑永军 武夷山 晏成和 王安良 朱晓刚 郑强 王成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4 0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