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翰
广泛阅读,可以有效纠正错误观念 精选
2021-5-18 23:57
阅读:2417

我们在生活、学习和工作中,不断积累经验教训,形成自己的思想观念,又按照自己的思想观念生活、学习和工作。同时,一个人的思想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这些思想观念,也可能是学术方面的,还可能是错误的。如果没有恰当的机会,我们或许永远难以发现自己思想观念中的错误,就是被人指出自己思想观念的错误,也未必乐于去纠正,从而一直坚持这样的错误观念。广泛阅读,无论是阅读网上资料,还是阅读传统书籍,都可能让我们接触到其他思想观点,都可能让我们获得纠正自己观念的机会。这里用本人的3个例子来说明阅读纠正观念的问题。

例一,我曾经在网上看到杨振宁先生的一段话,核心意思是说,他认为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研究规范场理论,研究这个问题,是他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杨振宁先生表示,他后来也感到奇怪,别人怎么会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呢?他同时代的人都没向这个方向发展,而他在这个方向发展了。

当我第一次看到杨振宁先生的这段话时,极为震动,因为它与我的一个观念不同。我此前一直认为,如果一个问题别人都没有研究,那就表明这个问题是不重要的,否则,别人怎么可能没有研究呢?杨振宁先生的例子让我明白:别人没有研究的问题,可能是别人还没有注意到,可能是别人暂时没有去研究,也可能是别人尚未研究出来什么结果,没有公开发表相应论文。无论如何,我们根本不能从别人有无研究来判断一个研究问题的质量。

例二,我曾经在网上看到一则材料,介绍丁肇中先生200206月接受央视记者专访时的情况,他对很多问题都坦率地表示自己“不知道”。记者无奈地说:“我发现在咱们谈话的过程中,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知道’。”丁肇中先生这次做了正面回答:“是!这确实是事实。不知道的,你是绝对不能说知道的。”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材料时,同样是震动,丁肇中先生的观念与作法,也有效地纠正了我的观念。此前,对于别人向我提出的问题,无论正式场合还是私下场合,我都竭尽全力地想着给出一个合理的解答,并为自己的机智暗自高兴,虽然我也清楚,自己的一些解答不过是似是而非的。关键之处,在于我都想着要给出一个解答,而不管自己是否真的能够给出一个解答!看了丁肇中先生的事例,我决定自己也要勇于坦然而真诚地说:“不知道。”

例三,我在阅读陈希孺先生的《数理统计学简史》一书时,看到作者在导言中明确指出,“数理统计学只是从数量表现的层面上来分析问题,完全不触及问题的专业内涵”,并强调“数理统计方法是一个中立性的工具,它既不在任何问题上有何主张,也不维护任何利益或在任何学科中坚持任何学理“由于数理统计方法只是从表面上的数量关系来分析问题,其结论不可混同于因果关系。”(p.3“明确和标示数理统计方法的这两个特点——方法的中立性和工具性以及它不肯定因果关系,可以使统计学者处在一个超然的立场,避免陷入一些无谓的争论。”(pp.3-4

看到这样的观点,我恍然大悟,击节叫好,并且反复诵读!在涉及统计学的问题时,很多人往往强调统计学检验显著的结果,并不能表明专业学理上的显著,从而显得统计学是不高明的,因为它的显著性检验不能提供专业学理的意义,我也深以为然。看陈希孺先生的观点,我感慨不已,原来,我对统计学长期存在误解;原来,许多使用统计技术的人对统计学存在误解原来,以为是统计学缺点的地方,其实正是的优点!

广泛阅读为什么可以快速、有效地纠正错误观念呢?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看到了榜样。正如前面例子所显示的,3位大家的事例很典型,观点很鲜明,看到之后让人感到震动,能够深刻触及读者的思想观念,并乐于把他们做为自己学习的榜样。其二,避免了尴尬。昭示或揭露自己思想观念的错误,是让人难堪和羞耻的,从而个人的自然反应是防御,进行各种否定或辩解。阅读材料,没有面对面的尴尬,个人更可能降低自我防御的强度,也就更可能接受自己思想观念存在错误的事实,从而进行纯粹的纠正。

参考文献

希孺. (2002). 数理统计学简史. 长沙: 湖南教育出版社.

丁肇中的“不知道”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621386254(搜索于2019-03-28

35岁即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杨振宁再谈科学之美. 

https://www.163.com/dy/article/FOLCQUE40536O239.html搜索于2020-03-18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宏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619783-128718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