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卢克索与西奈:从河岸到海岸

已有 1005 次阅读 2023-12-13 10:57 |个人分类:社会人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那天看地图上的埃及,有个地名汉译为乐蜀,当时甚觉茫然,联想到成语乐不思蜀。后来清楚了乐蜀原来就是卢克索,位于埃及南部尼罗河的东边。古埃及中王国和新王国时的都城遗址就在这里,那时候它的名字是底比斯,所以到卢克索主要是看地下的王陵与地上的神庙。

image.png

帝王谷是古埃及新王国法老们的陵寝地,距今大约在3000到3600年之间,比金字塔时代要迟1000多年。显然此时埃及的法老们,已经很难承受建造金字塔的巨大负担。于是他们换了一种寻求再生的方式,在一座宛如金字塔形的山谷中,深挖通道下去修建王陵。通道上布满了图像和歌功颂德的象形文字。

image.png

卢克索地下的帝王谷以及地上的神庙遗迹,经过三四千年的岁月流淌,依然保持着明丽的色彩。据说这里文物得以保存完好,是因为一直被沙漠淹没,直到300多年前被法国的探险家发现,才挖掘出来得以重见天日。那些石柱上有古埃及人的香水制造工艺,这些技术被法国人破译,难怪法国的香水如此著名。

image.png

帝王谷出来后,又从海普苏特女王神殿,到拉莫西斯三世神庙。前者是3500年前的埃及女法老,后者是3200年前埃及新王国时代最后的伟大法老。拉莫西斯三世之后,辉煌了两千多年的埃及王国开始由盛而衰。

image.png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从中王国到新王国上千年间,持续建设的卡尔纳克神庙,这是现在世界上遗存最大的神庙建筑群,直到后来的希腊人仍旧有所增建。那种辉煌的气势和宏伟的格局,充分展示了古埃及建筑和文化的高度。在卡尔纳克神庙的石壁上,有处镌刻的税收单据,已经3000多年仍旧依稀可辨,其统计方式竟然和现代的EXcel表格完全相似。目睹着眼前的一切,想来比它迟了一千多年的古希腊古罗马建筑,以及欧洲人直到文艺复兴才认祖归宗的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似乎也只不过是一种模仿和搬抄。

image.png

我和刘组长与余诗人从神庙群的外围,绕过那个已经几千年的龙池来到对面的高地,从这里可以全视角观察神庙群。然后又从另一个门走出,斜插里路路跑过来打趣说,他们刚才开会搞了个决议,就是王诗人的长诗《长江传》可以搁笔了,现在不管写到那里,随便让老江删掉一半,然后到埃及来改写《尼罗河传》算啦。烈日下奔波了一天,疲倦中闻言也禁不住为之一乐。其实我前面也开过类似的玩笑,说到原本计划中要去看二里头和石峁遗址,看了埃及古文明遗址后,感觉上有点沮丧。

image.png

别说那些三千多年的中国古代遗址在时间上拉下太久,那怕在保存上也难觅多少踪迹了。想到上个月刚结束的河西走廊之行,沿途最早的炳灵寺石窟造像距今也不过1700来年,竟然无法和比它早两千多年的古埃及造像相比,而且埃及的这些遗址可以随意拍照,甚至用手贴近抚摸。

image.png

想到在敦煌莫高窟,里面没有灯光不让拍照,只能凭借的导游手电筒照射听讲解。看来四大文明古国中,埃及位居第一不是浪得虚名。中华文明的优势,套用阿Q说话的语气倒装一下就是,咱家先前虽然没有你家阔,但好歹咱家到了现在还阔气,谁叫你家祖上这么阔,等俺家阔起来的时候你家却早早就断气了。

image.png

夜里离开卢克索飞开罗,然后从开罗转机到沙姆沙伊赫,就是现在很出名的西奈半岛南端红海边上。按照计划是在红海边休闲两日,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以色列与哈马斯交火的炮声?昨天到今天,从卢克索到沙姆沙伊赫,感觉上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如果说在卢克索神庙间,整日感受是灼灼日色如流火,那么现在则是蔚蓝色的悠遐。

image.png

到沙姆沙伊赫,入住酒店时已经凌晨两点。大概是最近中东局势紧张的缘故吧,机场的安检特别严格,酒店里也增加了安检措施。不过连夜赶到位于西奈半岛南端红海岸边的城市,应该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image.png

    ​入住的Novetel酒店就在海边,很适合休闲度假。从尼罗河谷的悠悠历史和灼灼日色中走出,很需要放松享受红海边的悠闲。上午的玻璃底船红海游,是不可多得的一次美好感受。乘船海上,然后隔着船舱下的玻璃底,清晰地看到海底世界。

image.png

大大小小的珊瑚,形形色色的簇拥着,成群的鱼在海底游动。近午的阳光穿过透明的海水,投射到海底的珊瑚丛中,折射出粼粼的波光。大片大片的海沙铺在海底,宛如高天上的连片的白云。

image.png

西奈半岛,这个曾经和戈兰高地一起深入记忆的地名,如今来到它的南端,红海岸边的沙姆沙伊赫。这里不仅连接着以色列和战火中的加沙,而且还连接着苏伊士运河,宛然是中东的一个战略要冲。难怪几次中东战争,埃及人和以色列人曾彼此争夺西奈半岛。

image.png

站在船舷上眺望海岸外的高山,山海之间都是沙漠,这里因为海而宁静和谐。我们的埃及地接导游中文名范帝王,教会我们说哈比比。他很是敬业爱国,讲解古迹时多次赞叹他的祖国:伟大的埃及。在海上他提出大家拍一个视频,由他对哈比比说:今天是2023年10月23日。我们则异口同声说:我们很快乐,我们很安全,我们很好玩。大家开开心心,为埃及旅游做个小广告似乎也乐在其中。

image.png

   按照康德的美学观点,人一旦脱离了危险和恐怖,就会对这种具有压力的对象产生审美的崇高感。​在海底巡游了一个小时,你会为另一个世界惊叹,这无与伦比的自然和谐,只能是天道自然鬼斧神工的创造。如此这般贴近观察海的世界,于我还是第一次,虽然不过只是茫茫大海之一粟,依然有一种超逸人世的别样感受。​


【原文作于2023年10月23日,西奈半岛沙姆沙伊赫】

image.pngimage.png



https://m.sciencenet.cn/blog-28418-1413662.html

上一篇:尼罗河:从下埃及到上埃及
下一篇:挥别埃及:河海千秋一飞鸿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1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