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从奥赛看人才成长的短程激励与长程激励 精选

已有 6095 次阅读 2022-7-26 12:2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R-C (66).jpg

从奥赛看人才成长的短程激励与长程激励

李侠 谷昭逸

据媒体报道,2022715日,第63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IMO)成绩公布,中国队再次获得团体总分第一,六位参赛的选手全部获得满分,中国队第23次获得世界第一。在疫情肆虐的黯淡岁月,这个消息的确振奋人心。热闹过后,我们需要考虑两个问题:其一,中国拥有如此众多的聪明孩子。不仅仅是数学学科,任何一个领域都是如此,他们后来的职业发展又都怎样了?其二,具有共性的话题是如何从数学大国跃升为数学强国。至少,从历届数学奥赛的成绩与我国数学在国际上的整体表现之间所呈现出的差距,让人能更深刻地体认到这种从人才到成长之间的不对称性断裂,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为了从宏观层面体现中国数学奥赛团队取得的辉煌成绩,笔者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自1985年中国首次参加奥赛以来,共获得了23次总分第一,在世界各国的排名中遥遥领先。这30余年间,我国参赛选手共获得174枚金牌,平均单次参赛可获金牌数为4.7枚,这些指标都是世界第一,具体见下图:

image.png

1:国际数学奥赛各国团体冠军获奖次数

image.png

2:国际数学奥赛获奖数前十国家金牌得奖情况

从上述两组数据中可以直观地说明两个问题:其一,中国的基础数学人才很强大;其二,有数学天分的学生很多。由于参加奥赛的都是中学生,我们不妨假定这些参赛者都为应届高中毕业生,按照中国的激励模式,这些获奖者大多被国内重点大学提前录取,由此走上职业化的数学道路。这些通过层层选拔一路过关斩将的优胜者,随后又接受了最为优秀的职业化学术训练,应该在未来取得可喜的数学成绩,遗憾的是,这个预期的结果并没有出现。众所周之,数学界有两个著名国际大奖:菲尔兹奖(Fields Medal1936年设立,每四年颁奖一次)和沃尔夫数学奖(1976年设立,1978年开始颁奖),可以作为我们衡量杰出人才获得国际承认的指标,前者规定获奖者必须未满40周岁。遗憾的是,我们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参加国际数学奥赛,涌现出的众多金牌选手并没能在这轮竞赛中脱颖而出,即便按照菲尔兹奖设定的40岁年龄限制,那么从获奥赛金牌的18岁到40岁仍有22年的时间,在学术产出峰值的这22年间,这些天之骄子们又是如何完成从精英向平庸转化的升腾与坠落之旅的,是什么因素影响了他们的展翅高飞?

在笔者看来,造成这种只开小花不结大果的原因很多,关键在于我们的激励机制出现了问题:只注重短程激励而缺乏有效的长程激励。短程激励之所以被热捧,是因为它的结果符合绩效主义原则,对于政策制定者与政策受众而言政策后果都是明确与可见的,从而在双方之间实现了共鸣: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一旦学生获得金牌,将为整个学校带来巨大的声誉收益,进而影响学校未来的升级、招生与宣传,符合政绩考核要求;对于参与者而言,一旦获得金牌就能成为进入名牌大学的通行证。由于,激励靶标明确可及,从而在政策制定者与参与者之间形成巨大的共识:推荐者为参赛者提供巨大的社会支持(组织老师专门辅导以及相关的便利),参与者为可见的收益全力以赴。这个流程从一试、二试再到全国集训都是如此,短程激励路径简短、清晰而明确,大家众志成城,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我国中学生参加奥赛的热情与成绩都如此辉煌,其实这是多方合力的结果。

如果说短程激励是基于短链的功利主义理念来设计政策靶标的话,那么长程激励的激励链条则是长链的,不仅具有短期的考量,它更侧重于对个人爱好与理想的持续支持与尊重。问题是长程激励的目标是无法量化的,而且收益在短期内是不可见的。这就导致政策制定者与政策受众对于不确定性后果产生严重的风险厌恶,从而个体的爱好与理想让位于实实在在的可见政策标的。这些获奖者一旦进入大学,又回到了功利主义占主导的短程激励环境中,这时那些藏于内心的爱好与理想的渺茫的长远目标则日渐被周围强大的功利主义文化慢慢吞没与覆盖,所有人的选择又一次殊途同归地被短程激励所牢牢掌控,乐此不疲地从一个小问题走向另一个小问题,渐渐地我们就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了深刻与长远的问题,甚至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问题了,活在当下成为一种被认可的正确的学术理想与人生观,其实,正确地做事与做正确的事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学术上的长期价值主义恰恰需要长程激励机制。建设长程激励机制需要解决三个问题:首先,政策的激励靶标设计要实现多元化,防止出现单一的短程指标。要给每一种学术偏好和理想以现实的存在空间,换言之,喜欢功利主义选项的人在这套激励政策下可以安身立命,同时那些喜欢理想主义的人也可以安然地生活。每一种为生活付出的真诚努力都值得尊重。笔者前些日子看到一个视频,介绍的是北大青年数学家韦东奕的生活,那份朴素和热爱令人心生敬意,油然而生的想法就是:不要干扰他,让他生活在自己的数学世界里。忽然想到孔子对于颜回的赞赏;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其次,基于折现原理,从短程激励到长程激励需要设计收益的补偿原则。即短期激励靶标的收益小,而长程激励靶标的收益高。这也是打破短程激励与长程激励之间不对称性断裂的关键举措,通过对激励收益的计算,自发调节人们从事科研的偏好选择。第三,设立人才培养特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为了保证一种新型的长程激励机制能够在竞争中不被短程激励机制吞没,必须设立人才培养特区,只有这样才能让一种新型的激励机制在特区中逐渐完善并茁壮成长起来。其实,这种努力也是建立多元激励机制必须付出的代价,否则新生的激励模式很难生存下来。这点尤为重要,在功利主义甚嚣尘上的社会环境中,手段与目标已经严重错位,很多人已经把手段当成了终极目标,如时至今日,社会只认可那些拥有四唯/五唯的人,却恰恰忘了那些荣誉等身的人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科学成就,各种唯无非是激励的手段,然而,今天它们却成了众多科学家们念兹在兹的追求目标,这不就是科学界在短程激励机制下舍本逐末的典型表现吗?

长程激励的宗旨在于在科技界培养一种耐心与执着,树立一种学术理想主义与英雄主义,不惜用长时间去挑战难问题、大问题,甚至可能冒着此生失败的风险也要为人类的认知进步努力推进一点点,微观上一个个体的孤勇式坚持,在宏观上就是众人协力夯实科学基础,为科学界整体提供坚实的知识储备,今天的中国已经发展到这一阶段了。再按照以往的短程激励模式已经无法带领中国在世界知识生产市场中实现知识迭代的整体跃升。回到本文主题,我们不妨看看菲尔兹奖与沃尔夫数学奖的获奖者的国籍分布,看看那些数学强国的激励机制与我们有何不同,从中不难明白改变激励模式在当下中国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image.png

3:1962-2022年菲尔兹奖得主国籍分布

image.png

41978-2022年沃尔夫数学奖得主国籍分布

【博主跋】这篇小文章是前几天应崔老师之邀而写,现发在《中国科学报》2022-7-26的A1版,这是原稿,合作愉快,是为记!

OIP-C.jpg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2-7-26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s://m.sciencenet.cn/blog-829-1348832.html

上一篇:为啥国外人文社科学者的引用率都很高
下一篇:读已死之人的书之166:奥登《某晚当我外出散步》

22 杨正瓴 汪凯 曾跃勤 周忠浩 毛善成 傅国旗 鲍海飞 高峡 武夷山 史晓雷 逄焕东 郑强 李毅伟 李陶 汤茂林 卜令泽 吕泰省 冯圣中 郭战胜 肖慈珣 孙颉 白龙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2 2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