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rother8

博文

额尔古纳河之遐思

已有 743 次阅读 2024-2-12 22:1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几年前,去呼伦贝尔出差,第一次看到全牛头宴,第一次去欣赏额尔古纳河。

额尔古纳河是黑龙江的上游,而额尔古纳河的上游则为海拉尔河。从大兴安岭西侧的海拉尔河出发,一路向西,到达新巴尔虎左旗阿巴图附近折向东北,始称额尔古纳河。

在地质上,这一段河流流经的地区叫做额尔古纳地块。相比较于板块,地块比较小。额尔古纳地块非常重要,它处于华北板块、太平洋板块和西伯利亚板块之间,蕴含着这些板块之间拼合的秘密。

沧海桑田,在10亿年前,在远古西伯利亚和华北之间存在着一个大洋,叫做“古亚洲洋”。随着板块之间的相对运动,古亚洲洋逐渐减小,在西伯利亚和华北之间逐渐形成了一个拼接带—中亚造山带。该区地势起伏,火山岩发育,矿产资源丰富。

从额尔古纳往西北方向走最近距离不到700公里就可以到达一个更加神秘的大湖—贝加尔湖(意思为天然之海)。它像一个初生的上玄月,长636千米,宽大约50公里,水深最深处可达1600多米,储存了大约24亿立方的淡水,占全球淡水总量1/5,是中国全国淡水总量的10倍,够全球人类喝50年。贝加尔湖的形成时间偏晚,在25百万年前,这里还是开阔的平地。在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相撞后,25-20万年年间,历经大约5个百万年,内陆之间裂开,形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深水淡水湖。

人类很早就在贝加尔湖边繁衍,在旧石器时代,这里没有农业,人类主要的生活方式是捕鱼和海豹。到了新石器时代(7500-7000年),这个地区就开始了玉器的制作,比我国东北地区的红山文化(~6000-5000年)要早。

从空间距离上,贝加尔湖地区距离东北很近,对于游牧民族来说,这点距离不是障碍。鄂伦春族就是起源于贝加尔湖东部地区,直到17世纪中叶以后,才有一部分鄂伦春人迁徙到目前的东北地区,人口数量并不多。

在茫茫林海中狩猎是鄂伦春人赖以生存的主要方式,驯鹿也随着鄂伦春人的迁徙而来到东北地区,也因此创造了特殊的文化和习俗。

我第一次吃鹿肉还是在北美留学期间。第一次去密西根洲一个同学家里。他的父亲在冬季到来之前打猎,把鹿肉储存在冰柜中。晚餐很是好爽,一人一片大鹿排,几个土豆,配上盐和啤酒,壁火红红,照在脸上红红。

驯鹿和猛犸象等在冰河时代之前都存在。冰河时代来临,海平面下降120米,白令海峡路桥出露,人类开始迁徙,有一部分人从亚洲走到美洲。猛犸象等大型哺乳动物灭绝,而驯鹿则顺利地与人类共存,虽然达不到猪和养的境遇,半驯化状态就已经足以让其持续繁衍。

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去看人类的演化历史,工具史、材料史、农业史、包括驯化史等等。看似人类驯化动植物,其实从另外的角度,也可以认为是动植物利用了人类,给人类提供了所需,同时也帮助自身繁衍。人类文明中很多特征和特色,其实都和其生活模式与环境密切相关,或者是直接响应。

鄂伦春人信奉萨满教。萨满(Saman)是一个译音,通古斯语中的真实含义就是因兴奋而狂舞的人(巫师)。这种人有机会继承民族文化,成为民族领袖,以通鬼神的方式为人治病消灾。

纵观人类演化史,不同民族几乎都有一个特征就是用舞蹈与唱歌与天和神灵沟通。据说酒的神圣就来自于它能够给巫师带来晕乎乎的状态,更能与天交流。所以,早期酒并非常人所及,而是神圣的代表,装酒的容器更是礼器。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得知,人类文明演化其实是自然构建自然地理环境下逐渐演化的结果。人类并非独立存在,而是受到所处地理环境与资源的深层约束。

鄂伦春人就是典型的文化代表。随着国家的演变,比如17世纪中叶,沙俄侵占了中国东北地区,1689年与清政府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额尔古纳河成为了两国国界,鄂伦春人也就被分散在不同国家。贝加尔湖等地从中国曾经的内陆湖变成了别国的资源。这种现象在西亚的库尔德族身上也发生。曾经的地理上的一族人被现代国家认为地分为不同国家的人。

《额尔古纳河右岸》则代表了历史与现实。目前只有右岸是我们的领土,而其西安则归属了他人。这一片土地上的人从历史走来,记忆中还留着祖先在贝加尔湖的传说,那是一个自由迁徙的时代,与自然为伍,可也不是世外桃源。

《额尔古纳河右岸》这本书展示给我们的是文明内部的细节,在痛苦与悲伤层面上,所有民族,不论其任何生活方式都是同等的,有爱恨情仇,都有很多的无奈和遗憾。这些看似负面的情绪,其实是推进一个文化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叔本华曾经探讨如何才能幸福度过一生。其实作者本身的一生相当寂寞,由此使其思想很深邃。很多文明的深层次其实也是寂寞,也因此而意境深远。

我们无法阻挡额尔古纳河汩汩向前,借着时间之舟,也让文明一代代传承,故事一遍遍上演。读这样的作品,也常常会让我联想起自己的家族。曾经听我的爷爷讲述其祖父的故事,也曾经听说早起家族的辉煌,以及后期各种离奇故事。细细想来,到我这一代健康成长到现在,已经是一种幸运。历史中太多的小巧合,可能就使得我不存在于世,一切都没发生过。

可是,很多事情在过去百余年中,确实真真切切地发生了,有如神灵护佑一般。稻盛和夫最大的一个思想灵感其实就是这种对神灵的感恩。我们都是时间邀请来的客人,受到生活的一些恩惠,还能思考自己思维的提升,这已经很好。历史不是虚无的,但是曾经的故事确实也带上了朦胧的面纱,在远处的地平线升起层层薄雾。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定地走出迷雾,留下我们自己的痕迹为后人所知。

这足够了,无需太多感伤,因为后世在地球这个舞台上,一定会有新的辉煌。



https://m.sciencenet.cn/blog-1057014-1421488.html

上一篇:清风 雨露 明月 星辰
下一篇:社会流动性与动态公平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5 06: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