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鹰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zhang1 农村小伙的回顾与展望

博文

3.10 生活中的悖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模糊” 精选

已有 107908 次阅读 2022-1-14 11:33 |个人分类:生活1|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句妙不可言的话如何翻译成英语?如果不追求翻译中信达雅的最高要求,I know it when I see it [1],是一个通俗的翻译,表达当我看见时,我就理解了,虽然我无法确切地进行解释。生活中有很多这样无法精确区分或解释的连续问题定义,被称为“模糊”。本文中,我们检视常见的模糊悖论,谈谈它由于无法精确定义,给生活的哪些方面造成了影响。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可能是言有尽而意无穷,展现一个包罗万象的概念。“什么特征构成了你的‘椅子概念’呢?你可能认为椅子有腿,有座位,有椅背可以靠。即使有些椅子不完全符合这些特征(比如躺椅和摇椅没有椅腿),它们仍然符合你对椅子的分类。然而,如果你见到豆袋椅(bean bag,而且不知道它是什么,你可能不把它称为椅子。”[2] 又比如什么是好吃的食物,嫩脆酥软各不相同,需要不同特征的平衡。椅子与美食的定义已经如此困难了,想要对广泛事物进行解释,需要更多的知识论方面的哲学思考,本文只侧重于“模糊”这一语言与哲学中的问题进行讨论。

什么是模糊?从图1展示的例子,可以获得直观的理解,这个模糊的例子来源于《悖论》这本书[3]。两个身高相差0.1厘米的人要么都是高个子,要么都是矮个子,比如身高都是190厘米左右,或者都是150厘米左右;但是在哪个身高成为了高和矮的分水岭呢?在170厘米与180厘米之间并不存在一个确切的分界线。如果你用精确的数字进行定义,比如175厘米以上的人是高个子,这会让174.9厘米的人觉得非常委屈,而且也会被批评说标准过于随意。高矮的区分看上去并不那么重要,但是这个模糊的问题在其他方面一直困扰着人们。

continuum paradox.png

1. 高矮定义的模糊性,没有明确的边界区分

“当我看见时,我就知道了”(I know it when i see it,上文中这个诙谐说法来自于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波特·斯图尔特的解释[1]。在那时的美国,色情电影是非法的,而合法的艺术电影与色情电影的边界比较模糊,斯图尔特法官最后给出了关于区分两者的阈值(threshold)的现实性处理办法。这个模糊问题,有时候也被称为堆垛悖论(sorites paradox),论证中的连续体谬误(continuum fallacy)也正来源于此。一个连续体谬误的例子如下:胚胎在出生时是一个人,而胚胎一直在连续地成长,由于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点,可以定义胚胎从非人转变成了人,所以胚胎在受精的时候已经是人了[4]。在欧美等国,堕胎与宗教等因素有关,尤其是几个月的受精卵可以合法堕胎是一个很重要的法律问题,民众也一直因此而进行争论。

在法律的实践中,还是需要具体的数字进行定义与区分,否则社会的秩序就难以维持。在很多国家其实面临着如何定义成年人的年龄这个问题,因为成年人需要负担法律上的刑事责任,而未成年人会被更加宽容的对待。如果成年人年龄定义为16岁,那么15.99岁的人,或者离生日还有1天的未成年人,如果故意利用法律的漏洞怎么办?不论是161718岁的数字定义,似乎都不够好,这是模糊这一哲学概念给我们出的难题。可以参考机器学习中作为激活(activation)函数的修正线性函数的概念。

通常的的法律中的惩罚如图2a)所示,对于未达到法定年龄的人不采取强制的刑事惩罚。不管这个年龄的定义如何变化,总会存在非法分子钻漏洞的空间,好像数学中的奇点一样。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不是包庇未成年人。所以通过将这个阶跃的瞬间的年龄区间进行拉长,变成图2b)的情况,可以堵住漏洞。出于关爱未成年人的动机,直接关进监狱也不是一个好的方案,考虑社区服务进行替代。适用缓刑的人,可以用强制性的周末的社区服务作为惩罚。一些轻微的民事违法,如果最后的处罚方式只是批评教育,也有资源浪费之感,最好也可以用社区服务进行代替。

continuum penalty.png

2. a)传统的惩罚函数呈现跳跃的特征,对于低于某年龄的人不采取强制措施(b) 修正的线性函数(rectified linear function),可以堵住法律惩治的漏洞。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主要还是防微杜渐,在滚雪球一般变大之前抹去势能。日本社会与影视剧常见的问题是校园暴力。对于受害者而言,加害者的道歉通常并不能抚平创伤,因为他依旧有打人的实力,需要培养自己反击的能力,自己变强才可以自信。日剧中的校园暴力有传播链:欺凌的带头人,武力去压迫他人去伤害更加弱小的人,中间人既是受害者也是帮凶;最终的受害者虽然能够体谅中间人的处境,但不会原谅中间人。需要破除这中间的传递性,也就是阻断团队形成的过程。在出现第一个受害人的时候,及时对加害者进行管教与规训,校内的志愿服务可以作为惩罚。当然如果聚拢了一些叛逆的学生,反而可能促进他们形成小团体,需要分时分地进行。也不能让学生产生破罐子破摔的想法,需要一些品德修养较好内心强大的志愿者与叛逆的学生的进行合作与交流,这些看法仅作参考。对于未成年人一些冒险与叛逆行为,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与社会关注,比如脑科学与荷尔蒙相关的生理学与心理学的研究[5],才能让我们找到更好的角度与青少年交流,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模糊这一个看上去容易理解的哲学概念,在生活的不同方面产生影响:择偶中的身高,道德与法律中的对与错的边界,边界与阈值的定义等等。这也提示我们普通人,学习工作时,多接触与实践人文社科与哲学的知识,才能更好地理解与融入社会。


后记:读博的有一天,实验室的同学问老板,什么时候可以毕业啊。老板笑着说,You know it when you see it,同学听后哈哈大笑. 当时,我不理解他们的笑点,后来同学让我网上查了以后,才明白,这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想不到,若干年以后,我用这段话开头写了一篇科普短文。


引用文献:

[1] Wikipedia, I know it when I see it, 

[2] 罗杰·霍克,白学军等译,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第7版,人民邮电出版社,2018年,07,类别天成,p.63-64

[3] R. M. Sainsbury, Paradoxes, Cambridge Universality Press, 3rd edition, Chapter 3, Vagueness: the paradox of the heap.

[4] T. Edward Damer, Attacking Faulty Reasoning, Wadsworth, Cengage Learning, 2013, 7th edition, p.60.

[5] Kerri Smith, sex drugs and self-control, Nature 2018, vol. 554, pag 426,




https://m.sciencenet.cn/blog-3116575-1321036.html

上一篇:3.9 阅读,选择、推荐与交流
下一篇:3.11 体育,竞争与合作中的成长

20 郑永军 王安良 饶鑫 尤明庆 宁利中 李宏翰 武夷山 周忠浩 吕秀齐 王兴 黄永义 陈新平 黄河宁 李东风 曾杰 杜占池 张学文 谢钢 童华 邢锦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6 0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